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我是袁术 > 第五百七十三章 中伏
    这是一条略有些狭小的旁支水道,入口尤其狭窄,仿佛山谷谷口一般,两岸丛林密布。乘船逃窜的袁绍军仿佛慌不择路一般,直接冲进了这条水道,而其后的甘宁水军已经衔尾追杀了上来,开始了屠杀和劫掠。

    如此地形,自然立刻引起了甘宁的警惕,作战经验丰富的他在看到这狭小的河道入口的第一时间就感到有些不对,但这种警惕感却迅速的被心中的兴奋盖过。

    “杀!”看着被攻下的对方船上满载的钱粮和军械,甘宁兴奋无比的继续道。

    袁绍军战船上的物资之丰富直令甘宁这个见过不少世面的“大户”都觉得有些惊讶。若是这几十艘船都是这般的富裕,那这一票他就赚翻了!

    财帛动人心,那船上明晃晃的钱财和不算掉入水中的丰厚物资,直令甘宁麾下的士卒眼中兴奋,纷纷厮杀着。要知道,袁术对于麾下大军的待遇可是杠杠的,这些战利品到最后有两三成会落到他们手中,这段时间他们一直累死累活却没什么油水,现在终于能开荤了。

    甘宁的大军一路追杀通过略显狭小的入口涌入了水道之中,不断地追击着,一路厮杀,很快就将这支并无多少战力的船队彻底消灭。为了避免船只受到损伤,甘宁的水军基本都是采用了接舷战。看着数十艘满载着物资的船只,甘宁兴奋无比:“清点一下收获,将物资全部搬上来,收拢士卒,我们准备撤退!”

    甘宁麾下士卒兴奋无比的涌上船只,将其上的钱粮军械纷纷搬走,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了问题。

    张念站在袁绍军的船只船舱之中,不疾不徐的指挥着自己的手下将物资搬到己方的战船之上,眼中颇有些欣喜。

    他作为甘宁麾下的百夫长,自打江东水军组建之始就跟随着甘宁,当初他还是一个普通的士卒。数年下来他跟着甘宁南来北往见过无数的世面,在瀛洲押送过大量金银,一船一船的金银;在朱?Q洲、夷洲押送过珍珠,一大筐一大筐的珍珠,见识可谓是真的广。袁绍战船里的钱粮虽然不少,但却无法令他震惊,只是有一丝的动容。

    看着麾下的士卒将放置在外侧的箱子搬完,张念闲来无聊随手打开位于里面的一个箱子。

    “砰!”

    箱子被打开后,张念顿时睁大了双眼。入目的不是金银铜钱,也不是军械,而是一堆沙子。

    “不好!”张念第一时间跑出船舱,大喊道:“都撤!撤回船上!我们中计了!”

    远处正满心欢喜的甘宁听到这一声大喝,仿佛从醉酒中被惊醒了一般,立刻回过神来,大喝道:“全部撤回船上!都回来,不要管这些物资了!我们撤!”

    甘虎闻言不解的问道:“将军,怎么回事?”

    甘宁回头看向远处的支流入口之处,面色凝重道:“我们怕是中计了。”

    此时袁术军饱经训练的优势就发挥出来了,尽管心中有些不解和不舍,但甘宁麾下的士卒在甘宁发话的第一时间立刻扔下所有的事情,条件反射的向着己方的战船狂奔撤去。整支大军很快的从这些船上撤离,集结完毕。

    甘宁丝毫不敢耽误,大军全部撤离后迅速的指挥向着支流入口处撤去。

    然而,此时已经晚了。发现甘宁军的动作,两侧的密林中陡然涌出大量的弓箭手,纷纷向着甘宁的大军急射而去。与此同时,支流入口处涌现出了阵阵火光。

    看着远处密密麻麻的火光,甘宁只觉得双手冰冷无比,咬着牙道:“该死!是火船!”

    他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作为天下第一水军将领,面对河北的这些旱鸭子,甘宁自认只要不离开水,绝对无人能奈何得了他。但水火之力却是甘宁无法抗拒的,而火船恰是甘宁最为害怕的。

    若是在漳水之上,凭借着宽广的河面,甘宁自觉地还有可能从这种火船冲阵之中安然无恙的穿插而过。可如今这狭小的支流,如此密集的火船他迎面根本躲避不了,而且也无法后撤躲避。因为这种狭小的支流,其后河流只会愈发的狭窄,而且长度太短,伴随着两边埋伏的袁绍军,到时候他的生机只会越来越渺茫。

    “冲!尽量避开火船从两侧冲过去!”

    狭路相逢勇者胜,明白此时后退只会自寻死路的甘宁丝毫没有束手待毙的想法,直接破釜沉舟道。

    在甘宁的指挥之下,战船迅速的分散开来,往迎面而来火船阵的空隙之中行驶,准备躲避。好在这条支流的入口相对于甘宁所在的河面更为狭窄,涌入的火船还算分散,留出了一部分的空隙。而甘宁麾下的水军都是训练有素、经验丰富,驾驶战船挥若臂使,尽力的躲避着迎面而来的火船。

    可甘宁面对的不仅仅是一波火船,谷口的火船一波接着一波顺流而下,迎面而来。仿佛飞机大战游戏一般,源源不断的撞来。

    即使甘宁麾下都是些经验丰富的水军,遇到这种源源不断、触之即亡的火船阵,很快也出现了大量折损。这水面实在太过狭窄,再加上两侧不断的箭矢,不过两刻钟下来,甘宁的水军已然死伤大半。而此时,对方的火船终于用完了,甘宁立刻率军迅速的冲了上去。

    主导这一切许攸站在不远处的岸边,在大量士卒的保护之下冷笑着看着这一幕,眼中满是讥讽和兴奋。他为这一刻筹谋了多日了。

    为了能够蒙骗过精明的甘宁,许攸可说是费劲了心思。为了不露出马脚,许攸连自己人都没有通知,连自己人都骗。这支运输队伍是确实存在的,那封责令县尉率军护卫的信件也是真的,不过被许攸发到了所有沿岸的县城之上。高干那里也是真不知情,许攸暗中令人拖住了高干的传令兵,延误了他支援的速度。除了路线有些绕远之外,许攸安排的这一切可说是一点破绽都没有,以甘宁刚直急躁的性格怎么可能不上钩?

    到后面,借用荀谌的精神天赋,在最关键的时刻提前扰乱甘宁的思维,令其急躁。物资运输船也是许攸特意安排的,落在后面、被甘宁一开始劫夺的那几艘船上确实满是钱粮军械,而其他的船只之上只有外侧的一层是真的。

    这一切的一切,耗费可谓不菲,足以令袁绍都觉得心疼。但为了确保行动万无一失,许攸毫不顾忌的直接如此为之,果然,将甘宁赚入了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