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我是袁术 > 第五百二十五章 众叛亲离
    陈宫看着被绑起来带走的二人,再度冲着身边的亲卫发话道:“王氏伙同魏续谋逆,你们速速前去将之控制住,等待主公回来发落。”

    “是!”亲卫们略带犹豫,但还是应声道。

    看着众人离开的身影,陈宫的身形略显萧索,转而看向夜空,仿佛能看到那枝飞过天边的带火箭矢。他本可以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但是出于某些考虑,他并未如此,而是任由这支箭矢划过天空。

    不止魏续和曹操看到了这支箭矢,正起身前往北城墙的吕布同样也看见了这一幕,吕布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起来。

    陈宫行事严谨,派来的探子所说之事定然只有陈宫和当时周围的人知道。陈宫做事滴水不漏,定然不可能泄密,那么泄密之人很可能是...

    吕布深吸了口气,将这一切暂时压在心底,怒气更甚的往着北城墙而去。

    而魏续等人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看到空中的火矢暗号,立刻明白事情已经败露。已无退路的三人,心里一横,直接退回各自的防线,令亲卫大开城门,准备迎接曹操的大军进入。另一方面他们迅速将能够掌控的队伍集合起来,组成军阵,准备严阵以待吕布,固守与城内,坚守到曹操进城。

    吕布来到北城墙边,看到北城墙上灯火通明,无数士卒整军列队,面对着他张弓搭箭,握住方天画戟的右手因太过用力已经隐隐发白。尽管没有看到自己曾经最信任的那个人的身影,但吕布知道对方一定窝在这群士卒之中。

    “你们,为何要反我?”望着城墙上略显慌张害怕却倒戈相向的士卒,吕布面色狰狞道。

    众人皆是沉默,不敢言语。面对着吕布,不少士卒手中的武器都快握不住了。

    感受着周围士卒的慌乱,因为胆怯藏身后方的魏续心中一紧,壮着胆子怒声道:“吕布,你现在已经是瓮中之鳖。曹公马上就会率军前来,你还不快快投降?若是你现在投降,我还能向曹公求情饶你一命。”

    吕布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狰狞一笑:“好啊!不愧是我的小舅子,不枉我一直对你亲信重用,真是好啊!”

    周围士卒闻言,皆是不自觉的目光怪异的看了魏续一眼。

    感受到身边士卒不屑的目光,魏续恼羞成怒道:“你无才无德,不过一武夫罢了,不足以为一方之主,纵使我与你有亲,今日也要弃小恩而求大义,为了青州百姓大义灭亲!”

    如此无耻之举能够说得这般冠冕堂皇,魏续脸皮之厚几乎可以和曹操、刘备相比了。就差没有说汝妻子吾养之了。当然,吕布的一个老婆是他姐,他只要还有点良心自然应该养之。

    听到魏续这么可笑的理由,吕布嘴角略带嘲讽的问道:“你们都是这般想的吗?”

    诸多士卒皆是沉默不语,魏续见状连忙侧目看向宋宪和侯成,二人如今已经是上了贼船,无法自拔,一咬牙也齐声道。

    “不错!你虽然是天下第一武将,战无不胜,但却并非明主。打仗只凭个人勇武,丝毫不体恤我等将士。如今黄县已经是四面楚歌,我等生死皆在曹公一念之间,我等又为何要陪你一起送葬?”宋宪怒骂道。这话他憋了好久了,无论是这段时间吕布不管麾下士卒醉生梦死的表现,还是之前的赏罚不分他都很是不忿。

    他虽然不是什么顶尖猛将,但也武力过人,立下无数汗马功劳,结果呢?还比不上魏续这个贪财阿谀、寸功未立的无能小人职位高。这让其如何能够心服?

    侯成闻言也是怒喝道:“对!你骄奢淫逸,残暴不仁,德行有亏,赏罚不明,任人唯亲,宠信小人,如今已是坟中枯骨,我等纵是反了又如何?黄县大半兵力皆在我等手中,曹公也不日即到,你又能如何?还不速速跪地投降?”

    二人这话一出,其身边的诸多将士纷纷精神一振,又恢复了士气。倒是魏续,颇为不满的看了眼侯成。对于侯成情急之下吐露的实言,他这个被“误伤”的人却是不爽。吕布任人唯亲,宠信小人,这是骂吕布呢还是骂他这个小人呢?

    尽管心中对侯成起了愤恨之心,但现在的局势之下,不是内讧的时候,魏续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装作没听见。

    看到麾下众将士群情激奋,心中充满了对自己的不满,吕布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他本以为这些将士多是被魏续裹挟才反的,只要自己振臂一呼就能收拢军心,却没有想到这些人对自己如此的离心离德。

    难道自己作为主公真的这么不堪吗?

    吕布忽然扪心自问道。这些将士多是他在青州本地征召而来的士卒,但也不乏一些随其从青州一路杀过来的兄弟。前者背叛也就算了,就连后者也是如此。回想自己平日的所作所为,再想想陈宫平日所说的话,吕布忽然心中有些明了,或许自己真的不是为人主的料。

    很快,将这些杂念甩掉,吕布舞动手中的方天画戟,重重的在前方的地面劈开一道巨大的裂缝。随后沉声道:“我最后给你们个机会,现在站到我这边来,我一定既往不咎。否则...”

    魏续闻言立刻嚷嚷道:“不要听信吕布的谎话,这厮心胸狭窄、睚眦必报,怎么可能既往不咎?站过去恐怕日后连同家人都要被这厮杀掉,绝无生路可言啊!”

    原本被裹挟、略有些动摇的士卒想想吕布平素的为人,瞬间熄了站过去的心思,齐齐举起手中的兵器,严阵以待。

    望着对面没有一个站过来,纷纷怒视自己的士卒,吕布狰狞一笑:“好!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后悔!”

    随后冷哼一声,吕布转身离开。

    魏续三将纠结了两万余的士卒,军团云气压制之下他根本不是对手,别说斩杀魏续了,恐怕连冲到魏续面前都不可能。与其在此浪费时间,不如尽快回去整顿兵马准备冲出黄县,毕竟曹军一直以行军迅速出名,恐怕很快就到了。这种大半守军反叛的情况,他已经无法守住黄县了,还是尽快整军撤退吧。否则一旦曹军围上来,他就真的是插翅难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