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我是袁术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杨彪训子
    “真没想到,我那个傻叔父竟然都能够成为一方霸主!只可惜我生不逢时,若是早生十年,这天下也当有我的一席之地!”握着手中的信件,杨修有些不甘的说道。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这话说的就是杨修。生活在杨彪的护佑之下,大智慧没学到多少,小聪明倒是一大堆。

    “德祖,就冲你这句话,你就不适合作为人主。”杨彪面无表情的说道。

    “父亲,这是为何?”杨修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他认为父亲对于自己太过小看了,充满了偏见。

    “我现在给你足够的钱财粮草,让你在天下寻得一地作为根基争霸天下,你敢干吗?”杨彪并不正面回答,而是换个方式问道。

    “父亲说笑了。如今天下纷乱、各地有主,我如何能再另起炉灶?难不成要以贫瘠的西凉亦或者并州为根基?如此做根本不可能夺得天下的。”杨修怪异的看了眼自己的父亲,这局势基本上稍微有点眼力的人就能看得出来。

    杨彪冷冷一笑:“那么袁公路占据江东就能一统天下了?你清楚江东之地割据有余、争霸不足,袁公路就不知道?难道袁公路傻?放着淮南富裕之地不要,偏偏去扬州那个偏远的地方?”

    “德祖,你太过自以为是了!”

    杨修一愣,随后有些激动的争辩道:“父亲此言何意?我只不过是说明形势罢了。而且袁术此举确实愚蠢,若是我就会在一开始就选择冀州或者豫州,随后迅速一统河北或中原,继而一统天下,轻而易举。所以说袁公路一开始就选错了,他放弃了能够迅速一统天下最好的机会。”

    杨修一直看不起袁术这个叔父,认为他一无是处,只不过是投了个好胎而已。对于袁术放弃豫州一事,他只觉得自己这个叔父真的是愚蠢至极,根本看不清形势,放弃豫州那么富饶的一个地方,却选择了扬州那个穷乡僻壤。

    听了杨修的反驳,杨彪面色越发难看了:“你真以为天下众诸侯和世家傻吗?你能看出来的他们看不出来?你能想到的你叔父的谋士也都能想到。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袁术若是在冀州举兵,现在的情况不会比袁本初好到哪里去。而且就是现在的河北,有公孙瓒牵制,五年之内袁本初绝对统一不了河北四州。”

    “而若是袁术在豫州举兵,不壮大则已,一壮大周围的诸侯必然对他群起而攻之。袁术现在只不过是被困在江东而已,靠着长江之险自保无虞。若是当初他选择以豫州为根基,就他现在的这个惹祸能力,早就被周围的诸侯灭掉或者打跑了。真以为起点高就能为所欲为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千金难得一平衡,乱世之中太早冒头可不是件好事。最先冒头的基本只有一个结局,为王前驱。像袁术历史上被群起而攻之,称帝固然是一方面,但袁术当时势力过分的强大才是主要原因。

    战国时期强秦之所以能够不疾不徐的吞并六国,是因为有函谷关的存在。

    六国不是没有一同攻打过秦国,但由于函谷关难以攻下,而且还基本是进攻秦国的必经之地,所以才失败了。

    强秦有了函谷关自保无虞,这才能够如此强大还不受削弱,有机会将六国逐个击破。

    若是袁术当初选择了豫州,就凭他强大的根基和势力,再加上弑帝一事,早就被曹操等人甩个罪名群起而攻之了。双拳难敌四手,到时候袁术最好的结局估计就是将豫州让出来自保,退守江东。毕竟豫州虽然强大,但无险可守,而且四面皆敌。

    袁术选择的道路注定他不得不站在风口浪尖之上,所以一开始他就选择了江东这么一个易守难攻的边缘之地。

    选择了豫州又怎样?最终的结局要么就是向一些人妥协、违背自己最初的意愿,要么就还是得灰溜溜的把豫州让出来。

    所以说不是袁术傻,而是杨修太自以为是、想的太简单了。

    “而且如果一切都如你所说,那么最终一统天下的一定就是袁本初喽!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争霸天下永远不是那么简单。天时、地域之类的固然重要,但真正成大事还是要靠能力。袁本初虽说抢占了先机,但未必能够笑到最后。”

    杨彪真的难以想象自己的儿子竟然会蠢到这种地步,真以为打天下是过家家啊!要是争天下靠的就是底蕴和地盘,那么还打什么?直接把天下让给袁家就好了!

    天下最强的两个州,冀州和豫州基本都是袁家的,你拿什么比?

    “现在关中和西凉群龙无首,你得之而成西秦之势也不是什么难事,为何你不敢尝试一下呢?”

    在杨彪犀利的眼神之下,杨修只觉得无力争辩,微张的嘴唇发白却不知该怎么解释。

    看到自己儿子这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杨彪叹了口气:“不要说西凉人口稀少、纷乱不堪等原因,这些都是借口。凡成大事者,那个不是历经了磨难和艰辛?当年高祖成帝业也不过是依靠了交通闭塞、难以进出的巴蜀之地。”

    益州虽说易守难攻,号称天府之国,但确实不是一个适合争霸天下的好地方。地势太过陡峭,运兵运粮都很不方便,有粮食带不出去有什么用?诸葛亮六出祁山全部失败,益州难以进出的缺点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所以说,德祖。你终究不是人主之资!因为你太'聪明'了,最多只能做一谋士。你永远只看到大势已去、天时不在,根本没有百折不挠的毅力和一往无前的勇气。瞻前顾后、患得患失的人是不可能成为英主的!”

    杨修呆呆的站在原地。杨彪的话如雷贯耳,狠狠的打击了他那脆弱而又高傲的心,令他久久难以平静。

    杨彪看到杨修这个样子,心中也是极为不忍,内心轻叹道:儿啊,可不要怪为父。日后为父不在你身边,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

    若不是这个儿子要离开自己前往江东,杨彪还真不愿意如此的打击他。毕竟谁没有过年少轻狂的时候?杨修还小,骄纵一些也是正常的,日后经历的事多了,他自然会如同自己一样变得老练沉稳。

    只可惜时不我待,现在没时间让他自由成长了。宁愿毁掉杨修的自信,杨彪也要除掉他的高傲。要不然在江东以杨修的性格,恐怕还真的难以混下去。

    毕竟袁术可是个霸道的主,而杨修又喜欢自作聪明,万一真把袁术惹恼了后果可难以预料。所以一向对杨修宠爱有加的杨彪才会如此狠心,在他临走前说出这番话。

    杨彪略显疲惫的从神色呆滞的杨修身边缓缓走过,离开了。只留下一个失魂落魄的身影。

    走出门外,遥望着远处美丽的夕阳,杨彪轻声喃喃道:“袁公路,你既有如此器量,应当不会让我失望吧!”

    大汉已经逐渐走向没落,杨彪在天下诸侯中最看好的其实不是袁绍,而是有魄力选择一手将大汉最后的希望破灭掉的袁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