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我是袁术 > 第六章 孙家
    离开了袁家,袁术带着纪灵一路兜兜转转来到了自己的府邸。

    作为虎贲中郎将,袁术也有着自己的府邸。

    就在大将军府旁边不远。

    毕竟作为袁家嫡子,袁术可是何进想要拉拢的重点对象。

    三日后,果然任命下达。

    袁术被封为扬州州牧,而荀攸则被封为吴郡太守,就连纪灵,身上都挂了个破虏将军的职位。

    袁术心中不由得感慨,朝中有人就是好使。

    一转身,自己就成了一方大员。

    其实不得不说,这次袁家也是下了血本了。

    一方州牧之位,也不知袁家是付出了多少政治代价才换来的。

    不过这些政治利益在未来乱世来临之时都是浮云,放不放弃都无所谓。

    也幸亏此时的南方还未经开发,不受重视,袁术才能如此轻易的拿到一方州牧之位。

    若是人口稠密,经济发达的北方地区,能弄个太守就不错了。

    就如袁绍,只得了个渤海太守。

    来到家中,袁术看到了妻子冯氏以及年仅十二岁的儿子,袁耀。

    此时的袁术已经三十多了,膝下才有一子,可以说含在嘴里都怕化了,十分宠爱。

    不同于原先袁术的溺爱,此时的袁术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老袁家不知是不是基因不太好,历史上袁绍和袁术的几个儿子都是坑货。

    智商不高不说,还喜欢内斗。

    看看人家曹操的儿子,再看看人家孙坚的儿子,哪个不是一时英豪。

    相比之下自己的儿子简直就是一无是处,比之那乐不思蜀的刘禅都不如,人家最起码还青史留名,得了个善终。

    这个小混蛋才十二岁,纨绔本性就逐渐展露出来了。

    整天无所事事,横行霸道,不爱学习也不爱练武,成天被孙策和周瑜那俩个调皮鬼欺负得够呛。

    每次打不过孙策还都跑回家来向自己装可怜。

    前身也是真疼他,每次遇到这事,都专门的把孙坚叫来批一顿。

    话说现在孙坚还是袁术的手下。

    孙坚原本只是出身低下的一介武夫,由于黄巾之乱表现不错,被袁术赏识,因而收在麾下,做一校尉。

    看到这个倒霉儿子,袁术就想到了孙坚和他的两个儿子,以及那个少年聪颖的周美郎。

    想想自己运气其实还不错,身边有这么多的优秀人才。

    若不是历史上的袁术心胸太窄,为人太蠢,也不至于让这些人反目成仇。

    不过既然现在一切都还没发生,那么自己就不客气地接受了。

    冯氏和袁耀看着袁术阴晴不定的脸,心中忐忑不已。

    最终冯氏壮了壮胆子,走上前来:“夫君,这是怎么了,还不进屋?”

    袁术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看着自己贤良淑德,风韵犹存的正妻,轻轻一笑:“没事,只不过是在想一些其他的事情。”

    随后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嫡子:“耀儿最近如何?有没有好好学习啊?”

    袁耀本身就有纨绔之风,刚刚被袁术吓到,没敢发话,现在见到父亲态度还如往常一样,就放下心来。

    “父亲,孩儿并无不妥,只是前段时间又被孙策和周瑜欺负了,父亲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说完,袁耀还假装着抹了几滴眼泪,趴坐在地上。

    若是平时,袁术早就勃然大怒,将孙坚叫来训话了,可是此时袁术只是阴沉着脸。

    冯氏在一旁感觉袁术脸色有些不对,连忙道:“夫君不可过于宠溺耀儿,此事其实是耀儿先挑起的,那孙策不过是自卫而已,更何况耀儿也只是受些皮外伤,并无大碍,夫君可千万不要迁怒孙将军啊!”

    看到自己的正妻弄错了自己的意图,还以为自己要重惩孙坚,袁术真是哭笑不得。

    轻轻一挥手将冯氏扶起,坐到了一旁的凳子上。

    袁术发话道:“来人,将孙坚将军和孙策请来。”

    看到袁术果然将孙策父子请来,袁耀心中一阵幸灾乐祸,却不曾看到袁术看向自己眼神中的那一抹坚定。

    “夫君。”

    看着袁术欲将孙策父子招来,冯氏还以为袁术又想惩戒这二人,连忙想要阻止。

    结果不待其开口,袁术就用眼神制止了她。

    这的确是一个贤妻良母,看来袁耀之所以会这样,估计是因为前身太过宠溺的原因。

    孙氏府邸。

    此时孙策正在院中义愤填膺告诉孙坚事情的经过。

    “若不是他辱骂父亲,孩儿也不会如此伤害他。更何况孩儿下手也不重,他只不过受了点皮外伤。孩儿的胳膊上都被他的恶奴用用匕首划了两道口子呢!”

    孙坚听后,脸色阴沉,紧握的双手上青筋都爆出来了,但还是咬着牙说道:“够了!此事以后再说,你先和我去袁将军府上请罪。”

    孙策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听到这话依然忿忿不平道:“不!父亲,我没做错,为何每次都是我们道歉?”

    孙坚手下的程普、黄盖、韩当、祖茂此时正在向孙坚汇报一些事情,正赶上孙策一身狼狈的回来。

    四人听到这话,也纷纷为孙策鸣不平。

    “是啊,文台兄,大公子他没做错什么事,为何要向袁将军道歉?”

    孙坚又何尝愿意道歉,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自己兄弟几个武艺超群,在战场上不断浴血厮杀却最多只能当个百人将。

    现今被袁术赏识,虽然对方对自己不甚重视,不过自己却依旧平步青云,坐到了现在的校尉之职。

    对方虽然识人不明,为人昏聩,但对自己有知遇之恩,自己委曲求全也未尝不可。

    只是感觉有些对不起策儿。

    正在几人僵持之时,有人来报,说袁术要召见二人。

    孙坚凄怆一笑,现在不用争吵了,对方已经找上门来了。

    孙策脸上的愤懑之情更甚了:“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们找我也就算了,为何还要连累我的父亲?”

    孙坚叹了口气:“策儿,别说了,我们走吧。”

    在四将不平和担忧的目光中,父子二人各怀心事的向着袁将军府走去。

    来到府邸门前,孙坚对着孙策叮嘱道:“等下面见将军,态度一定要好些,乖乖认错。”

    孙策听了这话,倔强的抬起头,结果看到父亲那无奈而又怜惜的眼神,将心中的话憋了回去,默默的低下了头。

    “孩儿知道。”

    孙坚整了一下铠甲,就带着孙策走进了大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