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我是袁术 > 第七百三十一章 划地
    徐庶和李傕等人策马来到城门之前停下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闹剧。

    摆开阵势准备展示一下肌肉的前车师迎使大军真是乱成一片,倒的倒跑的跑,领军将领也没有制止和整顿大军,面色苍白、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立在原地。

    这情况着实令徐庶目瞪口呆。任他在杨修等人的影响之下已经将西域诸国看的很低了,但也没想到堂堂一个王国的“精锐”大军竟然遇到“友军”还被吓成这样。

    前车师派兵前来迎接的原因徐庶心思一动就知道,面前的这支大军在前车师估计就是最精锐的那部分了。可就是这群“精锐”都是这种样子,徐庶总算明白杨修所说的三千精骑足以平定西域不是虚言了。

    相较于徐庶的震惊,诸葛瑾的无语,杨修和李傕就正常多的。只是嘴角微微一抽,就将此事略过。毕竟他们两个人一个是对西域了解不少,一个是曾经在西凉混过很长时间,和这群家伙打过交道,对于这些人的情况多少有些了解。出现这种闹剧他们虽然无奈,但还是有心理准备的。

    折腾了老半天,在汉军的等待和“视而不见”之下,前车师将军愣了一会儿后总算反应了过来,红着脸呵斥着身后的士卒,重新组成一个比之前小了半圈阵势。没办法,好多士卒逃回城内去了,他也只能暂时弄出个样子。好半天,终于整好阵势的车迟国将领这才按照议程将李傕等人迎入城内。

    三千铁骑行驶在高昌城内的大道上,那冲天的阵势直令两侧的行人不敢直视,纷纷躲入巷中。在前方领路的将军也一改之前的嚣张之色,态度恭敬无比。

    “德祖,我们就这么直接领兵入城合适吗?”徐庶问道。

    杨修对于高昌城内的这般阵势丝毫没有兴趣,直接道:“有什么不合适的,西域诸国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现如今我们没有让他们提供钱粮物资用于驻兵消耗就已经很不错了,要知道当年汉军可都是在西域白吃白喝的。”

    要不怎么说西域没出息呢。为什么反抗匈奴?是因为匈奴对于他们收保护费,而且还价格不菲。为什么反抗大汉,因为不愿意支付大汉派来的援军所需的钱粮。匈奴势大之时,保护费重所以他们投汉室,匈奴被汉人教育削弱了之后,无力征收保护费,便撺掇他们反抗汉室,结果这群人为了那点钱粮还真的干了。这哪是一群国家,根本就是一群鼠目寸光、毫无底线的奸商。

    “更何况,就前车师这等军备,我们若是想要攻打,在城内还是在城外又有何区别?”杨修嘲讽道:“他们也有自知之明,若是我们汉人真的想对西域动手,他们怎么也拦不住。也就无所谓驻兵城内城外了。”

    “好歹也是堂堂一王国,没想到竟然如此不堪。”徐庶道。

    “好了,别感叹了,西域诸国都是这般,根本不用在意。”

    大楚使团的到来对于前车师国可是头等大事。以西域诸国的尿性,只顾着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尽管对于大汉如今的情况根本不甚了解,但他们清楚,无论大汉现在什么情况,只要有使团前来就要慎重对待。他们相对于人口数千万、疆域辽阔的大汉实在是太弱小了,稍微来个有点实力的就能够轻易地将他们灭掉。

    一行人稍加整顿之后,第二天直接被前车师国国王召见。

    昨日的闹剧早已被前车师国国王得知,在感到羞愤之余,心中也是颇为庆幸。

    果然,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大爷还是你大爷。幸好之前没有轻慢对方,否则恐怕自己这国王就要换人了。

    此次西域之行,诸人以杨修为主。面对前车师国国王的恭敬对待,杨修的表现十分淡然,不卑不亢,尽显世家子弟和大国之风采,同时也狠狠地震慑了前车师国国王,使其更加畏惧了。

    一番寒暄之后,杨修直接道出了此行的目的。

    “国王陛下,如今大汉已亡,我大楚代替了大汉之位,故此前来与贵国重新建立联系,准备于贵国重设西域长史府,还望国王陛下能够划分出一片区域供我们筑城。”

    前车师国国王闻言,面色略显难看道:“贵使,我前车师国国小地少,再划分出一片区域,这...”

    杨修微微一笑,淡然道:“国王陛下,我等此行其一是为了与贵国建交,其二,是为了西域商路一事。我大楚不似大汉一般忽视商业,对于边贸更是重视。而此次准备所筑之城,就是为边贸所造。”

    前车师国国王面色仍带犹疑之色,依然不明白杨修所言何意。

    一旁的诸葛瑾见状,一脸和善道:“国王陛下不知,我大楚对于商业颇为支持,边贸利润颇大。一年前于西南边陲新建之边贸城市可谓是日进斗金,每月光是税收就不下百万钱。”

    “哦?”前车师国国王眼中一亮,神情略显激动。说起治国领兵他是丝毫不动,但是提及钱财他就敏感之极了。每月百万钱,这可比前车师国一年的税收还要多上数倍。泼天大的一笔财富啊!

    “贵使,不知这...”

    杨修道:“若是陛下准允我等所需之事,且不提扩大边贸会为贵国带来的益处,我等每年也会从税收中扣除一定的份额作为租金供与陛下。”

    “那不知这份额如何裁定?”前车师国国王略显急迫的追问道。

    杨修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国王陛下,该是您的,我大楚自然会给您。至于其他的,国王陛下还是不要强求了吧。”

    其实杨修丝毫没有把他这个国王看在眼中,言语软中带硬道。

    面对杨修此言,前车师国国王先是一怒,继而看到杨修眼中的淡漠,瞬间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前车师国好歹也是个王国,也有着过往历史的记载,对于当年大汉的强势他也知晓不少。前车师国是怎么建立的,他心中一清二楚。当年的前车师国国王完全是大汉的一个应声虫,而他现如今面对的大楚虽然不知比大汉如何,但是单看昨日的三千军马就知道,荡平西域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

    讪讪一笑,前车师国国王道:“贵使所言不错,此事本王允了。”

    “多谢国王陛下。”杨修等人躬身道。

    “另外,还有一事需要麻烦国王陛下。”

    “何事?”

    “传令其余西域诸国,前来觐见。”杨修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