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洞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山洞里暗淡无光,悬浮的灰尘组成朦胧的帷幕,男子的脑子里一片混沌,心中像是有声音在说,快跑,快跑!他拖着满是血迹的残躯,踉跄着走出山洞,可是眼前的一切却让他心惊。


草木成齑,江河蒸腾,壁立的悬崖也在滚滚的浓烟中崩塌,一切都破碎了。天空炸出口子流淌出光芒洪烈的熔浆,有星火狂舞的漩涡,有星辰烁烁的风暴。耳边传来争执与惊恐的声音,声响越来越大,在脑海里不断回荡,恐惧在心头蔓延。


“我要死了么?”


他仰起头,双眼浸没悲切之色,心脏被扣紧了,意识也蜷缩起来。一阵没顶的绝望刺进了他的识海深处,晦暗的死意瞬间席卷而来。


突然,破碎的世界里出现一个俊朗的年轻人,面带微笑。他直直地站立在那里,世界的一切纷杂都静止下来。


感知上的混杂和对死亡的恐惧被抚平,男子问:“你是谁?”


“江安。”那年轻人回答。


“我又是谁?”


“杨若云。”


“走吧,在我身边,这世界的崩塌伤不了你半毫。”江安说道。


他的话像是有魔力一般,焦躁不安的杨若云瞬间安静下来,站在他的身后,慢慢地,这世界平静下来。


……


“呼”“呼”“呼”


江安大口地喘着粗气,神识入侵可不件简单的事情,费时又费力。不过好在很有成效,当江安抽身离开杨若云的识海之中,他感到一种从未在杨若云身上出现过的情绪正在萌芽。


是为恐惧,是为感激。


在动用这般手段之前,必要的谈话是肯定有的。江安提出了很多问题,诸如“你们是谁?”、“这是那里?”、“你们来这里是干什么?”、“除了你们还有哪些人?”


江安将杨若云和李梦儿分隔开来,单独审问。听完了他们的说辞,江安一言不发,心里在掂量着这些话里有多少水分。


据他们所说,这是一处遗迹,疑似是古之圣贤所开辟,在虚无之中飘荡,没有确切的位置。


除了四霄圣地之外,其他不少门派,世家都有参与,都想从中分得利益。这里有大机遇,有大秘密!


“那你们是怎么进入这片遗迹?”江安想起了他进入遗迹的方式,那不断旋转的漩涡透出莫名的气息,要不是身上的山河图,自己早就魂归西天。他觉得这些圣地多半有其他手段进入这里。


想要从那漩涡口进入这片遗迹,即便是那些圣地,超然脱俗的大门派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圣地为我等炼制了信物,可以出入此界。”说到这里面色平静的杨若云忍不住嘲笑一番,“只可惜,你出不去,只能困死在这里,哈哈。”


“拿走你的信物,不就是了?”江安撬开杨若云的苦海,从里面搜刮了不知多少宝物。翻翻拣拣,找到一块古朴的令牌,上面有波纹流动。


“哼!”杨若云忍着剧痛,很想咆哮,你就不能下手轻一点么,跟那些破开猪肚的人间屠夫有何区别。但是他不愿丢了脸面,不肯开口,死撑着。


“虚空之中,哪里能辨明方向,它不仅是进入此地的凭证,更是虚空中的指引灯,好让长老们察觉,以便接应。”杨若云嗤笑着说。


现在他只能通过嘲笑江安来缓解自身的痛苦,他很乐意看见这么一个天赋可怕的人困死在这里。


“我的意思是我拿走你的令牌,然后,你陪我一起困死在这里。”


“你!”


“放心,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我的好师兄。”江安笑眯眯地回应。


“什么意思?”杨若云察觉到一丝不妙。


“什么什么意思,可儿过来给为夫捶背揉肩。”


话音刚落,一少女款款走来。


她肤若凝脂,眸如秋水蒙雾,红唇点点,甚是美丽,脸上写满了顺从。伸出玉手,在江安的肩膀上捶揉。可要是仔细观察,会发现她眸光暗淡,行动僵硬,像是被人操控。


“你对她做了什么?”杨若云黑发狂舞,眸子中有烈焰燃烧,他现在怒火中烧,哪里注意到这些细节。很明显,杨若云很在乎她。


“孤男寡女的,我想该做的都做完吧。”


“不?!”他痛苦的咆哮。


“我是一个男人,有美女入怀,发生了点什么是合情合理的。”江安在闭眼享受,接着他缓缓靠近杨若云,幽幽开口道:“其实,我对男人兴趣也蛮大的。”


“什么?!不要,不要,你不要过来啊?”


听到这话,杨若云瞬间焉了,惊恐地后退。可惜他苦海被封,没有半点神力,身上还被绑住。


等等,被绑住,这是什么羞耻的姿势,救命,救命!我还年轻,我还有无限的未来,我……难道我一世英名尽毁于此么,江小贼,我与你势不两立,吃你肉喝你血,将你千刀万剐。


一瞬间,杨若云的脑海思绪纷飞,好像炸开一般。


“想什么呢你?肮脏!”


江安的眼中神光迸发,他在催动秘法,催眠杨若云。江安想要洞悉此间的秘密。可惜修为相差有点大,只能用些非常手段,先扰乱他的心境,干扰其灵觉,再从他口中挖出自己想知道的。


从杨若云嘴里说出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会信。嘴巴会骗人,但识海内深存的记忆可不会,当然也不排除那些长老动手脚,在下一盘大棋。


前不久他已经成功从李梦儿嘴里撬出不少信息,但有些秘密还是无从得知。李梦儿识海深处被人种下禁制,散发着波动,守护着秘密。


江安能够感觉到,不管是李梦儿自己开口,还是被江安蛊惑讲出,禁制都会在她的脑袋炸开,就此香消玉殒。


为了保证消息的准确性,江安不得不做一组对照实验。借杨若云的口来验证从李梦儿身上得出的信息。


两人识海深处都被种下禁制,唯一的区别是李梦儿刚入神桥境界不久,而杨若云却一只脚踏进了彼岸之境。双方的操作难度不在同一水平线上。


这才有了以上种种。


江安盘坐起来,将杨若云和李梦儿安置好,走出山洞,遥望这片大地。此刻这荒蛮的大地在他眼中闪着光芒。


“我需要提升自己的实力了。一个圣地弟子都能和自己拼死拼活,那日后那些从神源中走出的天骄该怎么应对?更何况,那杨若云要是没有那么心高气傲,不以肉体拼杀,我多半奈何不了他。”


思量间,江安仿佛忘记自己是跨越两大境界作战。


正经人谁还同阶搏杀啊?你看那些大帝少年时期,哪个不是越阶战斗?


现在大道压制仍然猛烈,修行艰难,以至于大能之辈都可以呼风唤雨。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道压制消失,成仙路临近,无数被封入神源的帝子,至尊子嗣,流淌天皇血脉的各大天骄纷纷苏醒,黄金大世由此而成。


江安需要抓住这大道压制的最后一点时间,多多寻找机缘,壮大自己。


“就从此间开始吧!”得知了不少秘辛之后,江安开始行动。“天材地宝通通吃完,古文圣经一卷不留,神子圣女打包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