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未曾邀请的出场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BOOM~~!”


        

可怕的爆炸也让对岸的阎乐等人浑身一颤。


        

眼前血雾正在驱散当中,只能大致看到敌人模糊的影子;可以确认这场爆炸是由对手自行引发的,但目的又是什么呢。


        

自杀么?


        

绝不可能!


        

阎乐隐隐觉得不对,不由得催促起同伴来:“阿兴,再快点!”


        

“已经好了!”


        

风暴席卷,血雾退散,阎元等人的情况终究是片刻之后就暴露在敌人眼中。


        

只见那巨大的爆炸产生可怕的冲击,由下而上,悍然掀起数十米高的熔浆巨浪;简陋的木筏正巧在这风口浪尖之上,几度旋转倾覆,危如累卵。


        

而敌方五人也死死趴伏,紧拽木筏,一副惊骇惶恐的模样。


        

阎乐见此瞬间明悟了,对手这是要依靠爆炸的冲击,借浪涛助力;挣脱己方控水、控风之术,强行登岸。 记住网址m.biquged.com


        

只是可惜了,爆炸的威力不够,仅仅激起数十米的浪花;若借助后续惯性,又无人及时阻挡,他们倒有半分机会……


        

不用阎乐明言,他的队友们也看出了其中端倪,阎兴和另外两名水灵根修士果断出手;巨大风镰和熔浆水箭尽皆疾驰而出。


        

这可是得之不易的打‘定点靶’机会,即便退一万步讲,不能杀敌,也定能形成阻碍,将对手死死摁在江中,不得翻身!


        

若无变故,步步丢失先机的阎元等人还真有可能就此灭亡。


        

然而事与愿违,或许是其命不该绝,冥冥中自有神魔保佑,意外竟真在这一瞬间发生了!


        

“嗡~~!”


        

刺耳的轰鸣由湖底冒出,一种低烈度却高频率的震动也随之蔓延开来。


        

这股震动首先影响了源头湖面波浪,在顷刻间将其撕裂粉碎,化作肉眼数不清地尘埃露珠;并令这无数露珠,在无数层级化的限定范围内进行同一频率的急速上下跳动。


        

而正是这微微一跳,便令原本烈度极低的震动瞬间翻了成千数百万倍!


        

且一处动,则处处动;一小片波浪被分解震动,那其近在咫尺的其余波浪也在所难免,不到百分之一秒就会被彻底同化。


        

如此病毒式地传播,速度之快,威力之大,简直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甚至连那奔涌的数十米巨浪,也难逃分解命运。


        

说来奇怪,明明这股诡异震动会将水珠分解成人类肉眼看不看的极限细微层级,高频率的跳动也远超常人视线可以捕捉的范围。


        

按理说如此情况,没人能看出异常才对;可偏偏在场每一位修士,即便不用真气强化双眸,都能清晰看到那支离破碎的画面。


        

更糟糕的是,震动不分敌我,不分人畜。


        

不管是倒挂浪潮下的阎元五人,还是岸边以逸待劳的阎乐十人组;他们所有人的衣衫、甲胄、皮毛、血肉……


        

甚至五脏六腑以及识海神魂,都在被这震动逐渐侵蚀!


        

无法思考、无法言语,即便说出的话音,也会被震动瞬间分解,根本传递不出半点有用信息。


        

嗡嗡嗡的声响占据了一切,浑浊一片,朦胧所有。


        

…………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迷离的方浩突然感到外界微弱力量搀扶;并有一股清凉触碰嘴唇、咽喉,直达胃部和全身。


        

随后冰凉化作温暖,莫名的力量升起,帮助他顷刻间找回自我,睁开双眸。


        

视线依旧模糊,只能看到数根手指抵在自己嘴前,仿佛前一秒还在投喂什么。


        

手指的主人自不必说,虽未见真切,但凭隐约身形,便可知是阎元无疑;况且下一秒,其人还用无比熟悉地音色轻喝一声:“跑!”


        

下意识地准备运转功法御物遵从,却有一股突兀的痛楚和堵塞之感从腹间丹田一直蔓延到脑海。


        

迅速低头查看,方浩才发现自身衣衫多处破裂,皮开肉绽,狼狈不堪。


        

且有数枚血珠从眼前滴落,竟已然是七窍流血惨状!


        

作为经验丰富的老手,方浩并没有被这番状态耽搁太久,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习惯性地听从阎元建议。


        

不能动用内丹力量,那便动用肉体;虽是遍体鳞伤,但刚刚的温暖好歹助他恢复了一丝体力,迈腿还是不在话下的。


        

一边踉跄跟随阎元跑路,一边以余光观察,方浩这才发现他们一行五人模样都差不多的凄惨。


        

尤其是苟余,没有衣衫遮蔽,他那铁甲上的各种扭曲裂痕最为醒目骇人。


        

我们究竟遭遇了什么!?


        

如此问题环绕在每个人心间,让他们开始调动思维,缓缓回忆。


        

渡江被阻,基本无可奈何,然后阎元利用蕴雷珠集束爆炸掀起巨浪,继而引发湖底恐怖存在,诡异的震动蔓延……


        

“赶紧服用疗伤丹药,我们还没有脱离危险!”


        

跑在最前面的阎元头也不回,一边提醒大家,一边从纳戒中抓出一把丹药,狠狠塞进嘴里,几乎没什么咀嚼就囫囵吞下。


        

队员们有样学样,但心中疑惑更甚了。


        

眼前的茂密林木,清晰证明了他们已经破除敌方阻拦强行登陆,来到浪沧古江的另一侧。


        

且回眸望去,也不难发现后方不远处的阎乐等人同样受到了诡异震动袭击,个个东倒西歪,正艰难起身。


        

“趁现在,回去杀了他们!”


        

“别!”


        

刚有提议,就被阎元果断否决;众人惊诧不已,甚至连铁杆小弟苟胜都有质疑:“为什么?”


        

只有死掉的敌人才不会产生威胁,与其此刻夺命狂奔,不如反身趁其虚弱一一击杀;这么浅显的道理阎元会不懂么?


        

况且他们是先醒过来的啊,如此绝佳机会竟然被阎元一句‘跑’给浪费了。


        

但现在还有机会,若再犹豫片刻,等敌人恢复过来,就真不好杀了!


        

方浩有种立刻掉头脱离队伍,一人强杀敌方所有的想法,但莫名的谨慎和心悸提醒他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很快,阎元也给出了解释。


        

“杀个球!你们好好看看自己身体情况,功法能正常运行么,使得出掌法,御得起剑么?


        

迈个退都如此踉跄,几分钟才跑出不到百米,还有力气杀人么?


        

如此状态,咱五个怎么打过对面十个?”


        

一语道破凄惨状态,那诡异的震动太伤了,他们现在几乎可以说跌落修士范畴,与凡人无疑,还是那种极度孱弱,没有力气的凡人。


        

这种情况下打架,人数将其关键性作用,跑也倒无可厚非。


        

“不对啊,我们没力气,对方比我们更没力气,而且我们已经吃下疗伤丹药,正在逐渐恢复,最初的优势明明在我们这边!


        

若刚苏醒时大家力量都是一,我们现在起码恢复到了二甚至三;这种差距在最初才是最明显的,且随着时间推移只会越来越小,甚至最后被反超。


        

况且我们不是五个打十个,我们完全可以五个打一个,再打一个,再打一个啊!”


        

方浩一声怪叫,又习惯性地驳斥起阎元来。


        

不过他的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至少在众人此刻回望时,还可以清晰地看到对面并非所有人都站起来了,还有人迷糊着呢。


        

“蠢货!你以为我跑是为了什么,躲阎家那些修士?


        

老子是在躲浪沧古江中的那个怪物啊!”


        

阎元话音中带着极其明显的恐惧,根本没有丝毫掩饰;此一言顿令众人惊觉醒悟,个个冷汗直冒,银牙颤栗,脚下踉跄步法不自觉地拼命加快。


        

没错,阎家那十个修士有什么值得好怕的,即便他们都恢复全盛实力,大不了双方火并一场,谁输谁赢还没个准呢。


        

可浪沧古江底下,那个发出诡异震动的家伙不一样。


        

大家连面都没见到,就被伤成这幅凄惨模样,几乎是牛黄狗宝都被人打出来了;甚至中途晕厥过去,有一段不知多长的断片时间。


        

简直是毫无还手之力,甚至是无从还手!


        

如此伟力,对方不管是妖兽还是什么奇特存在,一身修为实力,绝不比元婴巅峰的老怪物差。


        

…………………………………………………………………………………………………………


        

“所有人,抓紧木筏,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要轻易松开!”


        

咬牙切齿,目眦欲裂,对方的计策将阎元逼到了绝境,使得他不得不赌上一发。


        

方浩等人还未明白为何时,就见其已然举起手中血影,悍然开火。


        

“突突突突突~~”


        

急促的连续射击,疯狂的机关枪模式扫射,下一枚血珠几乎是紧贴着上一枚血珠激射出去,在前方爆出一团团血雾。


        

“阿兴,赶紧驱散这血雾,我感觉魔教贼子有阴谋。”


        

“好!”


        

对方反应速度也很快,视线受阻的瞬间,阎兴便运气功法,呼唤龙卷再次降临。


        

只可惜这一次阎元并不需要长时间的阻挡对手,只需要干扰片刻就好。


        

“阎元,你又要干什么?”


        

血雾另一边,方浩见阎元从纳戒中掏出了所有的蕴雷珠,并粗暴地链接在一起,形成了某种集束炸弹的模样,刹那失神。


        

不难想象,其是要用这玩意儿当做一次性炸弹炸某样东西。


        

可蕴雷珠不是破坏节点,完成任务的关键道具么,怎么能在此地轻易浪费?


        

“这玩意儿,已经没用了!”


        

仿佛猜到了方浩的质疑,阎元嘴角裂开,漏出诡异笑容,随后猛地一甩,将‘集束炸弹’扔向了江底。


        

一声高呼警示:“抓紧了!”


        

一声低沉呢喃:“助我们好运~~”


        

“BOOM~~!”


        

爆炸,无与伦比的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