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做到最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上班之前,温嘉卉正对着镜子给自己梳刘海,忽然觉得镜中齐刘海配黑长直的自己特别像某个动漫角色,一时心血来潮,就用眼线笔在自己的眼角下画了一个泪痣,画完后又对着镜子打量了一番。


        

嗯,感觉更像了!


        

等和霍云飞碰面时,对方看到她还晃了一下神,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自言自语似道:“还真差点没认出你来。”


        

“真的假的,你昨天不是还说我跟她本来就是两个人么?”


        

“怎么说呢……”霍云飞琢磨了一会儿方才说道:“之前我毕竟是有先入为主的意识,觉得你作为她有点奇怪。但是后来知道你不是她之后,很自然地就把你们分成两个人对待了,但是今天乍一看你,真的有种完全陌生的感觉。”


        

“你说得很好,但是我没听懂意思。”温嘉卉理了理衣服,要说换形象对她来说最好的好处,就是不用再穿上那些会束缚动作的衣服。


        

温嘉卉所购买的衣服大多都有一个特点,版型虽然好看,但却会限制人的动作幅度,穿上去后就会不由自主变得“淑女”起来。而且她以前为了增加自己作为老师的专业性,也会特意打扮地成熟端庄点。


        

但是自从当上班主任后,她发现自己压根不需要通过外表来增强自身的气场,一旦树立了自己的威信后,往往只需要一个眼神、表情就能够起到震慑住学生的效果了。


        

所以她总算能穿上一些让自己舒服一点的衣服了。


        

最后霍云飞做出总结:“可能新形象让你感觉更放松,更自由,所以你也更像自己了。”


        

温嘉卉一想还真是个道理,以前不管怎么样多多少少会端着,但现在就真的是彻底回归本我了。 一秒记住http://m.biquged.com


        

等到了一学校,她一进办公室,同事们立刻发现了她的变化。


        

“哎呀,小温换了个发型呀,蛮可爱的。”


        

“我来看看,剪了个刘海整个人年轻了好多。”


        

“本来小温年纪也不大啊,这么一看,就跟个大学生似的。”


        

更有女老师一眼就发现了她画的泪痣,问她是不是特意画的,“还别说,这里点个痣还挺好看。”


        

爱美是人的天性,借着这个话题女老师们迅速开始讨论起穿搭心得。温嘉卉也回到了座位上,方媛刚才没有加入讨论,但是早就憋了一肚子话准备跟她说。


        

“你这衣服也没见过,新买的吗?”


        

“嗯,昨天刚买的。”


        

“你这又是新发型,又是新衣服的,回趟家这么高兴啊?”


        

虽然她这身行头确实是为了


        

市准备的,但是这跟高兴没有一点关系好吗!


        

“也不是啦,前两天开班会的时候我还跟学生说要在年轻的时候多尝试新鲜事物,不要让青春变得太无趣。说得我也想去做个头发,但是染头发不是显得不庄重嘛,我就说剪个刘海看看吧,正好给自己买套新衣服。”


        

“这话倒是没错,就是得趁年轻多折腾一点,你现在就是最好的年纪,有精力有时间又年轻,等以后结婚有了家庭,好多事情都做不了啦!我早就想说了,你之前的那些衣服穿着太仙了,跟你性格根本不搭。”


        

“我懂了,你这段话的重点其实在后半句我不够仙是吧?”


        

方媛嗔怪道:“嘿你这人怎么光听坏话不听好话,我前面白夸你了?”接着她忽然瞥见了刚从外面进来的叶景南,连声打招呼张罗道:“组长快来看看小温的新发型,以你的眼光来评价一样怎么样。”


        

温嘉卉也跟着回头,非常配合地冲叶景南打招呼:“早上好!”


        

“早上好。”叶景南看了看温嘉卉几眼,认真的点点头说:“很不错。”虽然他的表情看上去很真挚,但是从他的动作,还有说话语气来看,就像是为了应付而不得不说似的。


        

方媛和温嘉卉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方媛说:“我发现了,组长是真的不会夸人,而且词汇量也很匮乏,上次刘老师买了新车,我问组长怎么样,他也说很不错。”


        

温嘉卉点点头说:“我也觉得,好像只有夸学生的时候,叶老师才会说的具体一点,比如思路很对,反应很快之类的话,但是要是问别的方面就是不错,很好这种。”


        

她看向叶景南,就像是教导学生一样,谆谆诱导他:“组长,你下次夸人稍微带一点自身感情在里面,说点想法嘛,实在编不出来就说很适合你,你眼光很好,稍微委婉一点,不要这么干巴巴的就两个字不错。”


        

“你这就冤枉叶老师了,人家明明是加深程度了的,人家加了一个很字。”


        

“对不起方老师,是我不够严谨。”


        

“没关系温老师,下次注意一点。”


        

两个人一唱一和把周围的老师都给逗笑了,此时就有人感慨:“以前只有方老师为难叶老师,没想到现在又多了个温老师,两个人还打配合,叶老师这组长当得也是不容易。”


        

温嘉卉听完笑得尤其开心,和同事们这么一聊天,心中关于回


        

市的担忧也消散不少。


        

她的新发型也在班上引起了一些女学生的注意,她也担心自己给学生树立不好的榜样,所以也特地跟她们强调了可以留刘海,但是刘海不能太长遮挡眼睛。


        

没过几天,班上就有女学生剪了刘海,不过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就算是剪刘海,好的理发师也会针对你的情况给出方案,而这些学生们自然也不会缺好的理发师,所以就算都是留刘海,大家呈现出的效果也不一样,自然也不会出现谁学谁,谁像谁这种事情了。


        

很快学校便发布了安排老师去莱茵国际学院教学考察的通知及名单,一共有七位老师,除了温嘉卉和叶景南两位数学老师外,另外还有一名英语老师,一位语文老师,还有一位物理老师,一位地理老师,最令人意外的是,霍云飞竟然以体育老师的名义被选中了。


        

温嘉卉真的都怀疑霍云远是不是背地里给学校投钱了,或者是霍云飞真的花钱把学校买下来了。


        

后来霍云飞告诉她,自己确实是想了点办法,而且说得很理直气壮:“这不是为了陪你一块,我才找校长聊了聊。”


        

“好家伙,你这都直接找到校长那边去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霍云飞故作谦虚道:“光靠关系也没用,我的履历拿出来还是有点话语权的,还是得有实力呢。”


        

可不是么,光是职业运动员这五个字摆出来,谁看了不都得高看一眼,本身一些小众运动圈子就少,职业运动员就更少了,更别提前期训练需要投入多少资源和时间,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些运动也是富人们才有资本参与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有霍云飞跟着她回


        

市,她的确心安不少。


        

教学考察从周四开始,为期一个星期,周三的下午她就要出发了,走之前她特意把班上的事情安排了一下。学校又没有期中考试,最近也没什么大活动,所以也没什么要费心的事情。她就是私底下跟蒋奕打了招呼,出什么事情就给她打电话。


        

班里明面上有陶老师坐镇,学生中还有蒋奕这样的优秀班干,以及林彦廷、顾栋这样有话语权的“领袖”,出问题的可能性还真的不大。


        

另外就是她也仔细想过原著剧情,这一段故事主要都在写沈若星在戏剧社里的故事,班上也没出现什么特别的剧情。


        

到了周三下午,温嘉卉带着带着行李箱,和剩下六个老师直接被送到了机场,乘坐飞机前往


        

市。


        

因为买票是根据名单顺序买的,所以温嘉卉和叶景南的座位号就是连在一块的,同时叶景南也是这次考察的负责人,看得出来学校的确有意培养他,难怪有些老师会开玩笑说叶景南就是巫主任的接班人。


        

就算是坐飞机,从d市到


        

市都要飞三个半小时。起飞后,叶景南就在看资料,温嘉卉百无聊赖地坐在边上,不能玩手机,也睡不着,也没有其他娱乐活动,但凡身边换个老师还能聊聊天,她又不好意思打扰叶景南工作,只能找空姐要了份报纸看。


        

飞机上的报纸竟然都是


        

市的新闻报,温嘉卉打开经济板块,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大标题中的开睿集团四个字,她定睛一看,里面主要是介绍了集团合作项目的最新动态,并没有什么有用信息。


        

把报纸看完,她实在是太无聊了,便试图跟叶景南搭话:“组长你应该带书来了吧,能不能借我一本看看,我有点无聊。”以叶景南的习惯,出门肯定是带了书的。


        

果不其然,对方放下手中的资料回答她:“我就带了一本书,辩证逻辑学可以吗?”


        

“……算了,不用拿了。”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叶景南会是看小说的人吗?


        

叶景南不解地问道:“不看了吗?你不是说就有点无聊?”


        

温嘉卉叹了口气,朝他那边靠了靠,压低声音说:“组长,有时候也没必要把事情都问清楚,我总不能直接告诉你,我觉得这书太乏味了看不下去,这么做岂不是显得我很没有品味?”


        

“我不觉得这和品味有什么关系,看书是个人喜好,每个人的喜好本来就不一样,为什么要因为你不喜欢这本书就对你做出评价?”


        

“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但是吧……”温嘉卉纠结着,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叶知南解释人情世故里面的学问。


        

其实从心底里来说她是很认同叶景南的说法,但不是人人都能做到他这样事事分明的,现在的人就是喜欢去给别人贴标签,或者是用主观感受代替客观事实,工作之前她也很讨厌这样,甚至非常抗拒,但是工作之后,她渐渐的学会了不再那么激进的表达自己的态度,学会了妥协和默认。


        

温嘉卉转念一想,发现自己现在的行为不也是在企图改变其他人的想法和行为吗?


        

人家叶景南有能力有才华,深受领导重视,工作上也表现得很完美,也许这样的状态对他来说正正好才对。


        

在这一瞬间她释然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点和活法,真的没有必要把人人都往一个模子里捏。


        

所以她迅速改口道:“你说的对,是我想得太多了。”


        

“你太在意外界对你的想法了。”叶景南忽然说。


        

“这一点我承认,我可能想要的会比较多。”就比如她当老师,她不满足于当一个做好本职工作的老师,而是做出更多的成绩,比如变成一个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之类的,这本来不是她必须做到的,只是她给自己增加了一点任务。


        

“有进取心是好事,有目标工作才更明确不是吗?”


        

“是呀,谁不希望做事情能够做到最好。”


        

“但是没有人能做到最好。”叶景南神情淡然,语气似乎是有感而发。


        

“我的父母对我们的教导也一直是要做到最好,但是长大之后我才明白你永远达不到最高的高度,你也无法判断这个世界上是不是还存在着比你更优秀的人,这个目标从一开始就是无法实现的。”


        

温嘉卉也记得上次叶景南说过他的父母对他和姐姐的教育比较严格,而他的姐姐也把相同的方法用到了江彩妍的身上。


        

但一种方法成功并不代表它就适合任何人,叶景南的成功绝不单单是因为父母教导,这跟他自身努力也有很大的关系。


        

温嘉卉尝试着把自己带入到这种教育环境里,反正她是觉得自己会感到压抑,说不定还会崩溃的。所以说叶景南不光成功了,并且还能反思这种教育方法的不足,并且关心自己外甥女的方方面面,已经充分说明了他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因为他不光战胜了自己的执念同时还能共情他人。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叶景南好像变得更感性了一些,以前她是万万想不到会从他嘴里听到这样的话的。


        

“我很希望读书的时候有人能跟我说一句,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也许不那么优秀也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