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 > 第363章 死而不死
    但那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是,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不让她看他伤口。

    甚至,还不让她替他探脉。

    “现在这里应该安全了,那把手给我吧,我看看!”

    云舞说着,也直接的朝他摊开手掌。

    龙倾邪脸色,从一开始就是苍白无血色的。

    可是,在她面前,他却由头到尾,都毫无异样似的。

    甚至,都不见他因为腹部伤口而皱一下眉头。

    “我没事,之时伤口愈合得有些快,我已经包扎过了,等一下清洗一下伤口后,再让你看。”

    而这时。

    刚刚那个男子,从另一条小道走了来。

    朝云舞礼貌点点头后,便恭敬的对龙倾邪低声道;“主子,浴池已经准备好了,可以沐浴了。”

    龙倾邪闻言,嘴角邪魅勾起。

    突然有些暧昧似的转头,双眸幽深的看向云舞;“既然小东西这么不放心为夫,要不,一同陪我去……”

    后面那话音,拖长得让人觉得有些邪恶的暧昧。

    云舞双眸紧紧盯着他。

    半响,倒也直接:“好啊!”

    什么?

    龙倾邪似乎一愣,有那么片秒的没反应过来。

    “走吧,不是要沐浴?我刚好也脏了,顺便一起洗洗……”云舞一脸认真的说道着,顺势的,就像伸手去抓他的手。

    却不知道,她的那话,又让某男人又傻愣了一秒。

    可随即。

    龙倾邪脚下一挪,不动声色的避开了她的手。

    眼底悄然闪过一抹哭笑不得的笑意。

    有些时候,对这个女人的聪明,他真的不知该忧还是该喜。

    这个小女人,之前还一副迟钝到跟什么样。

    如今,竟却聪明得令他哭笑不得。

    “好了,你个傻女人,都还没成亲,就要跟我一起沐浴,不吃亏了你,而且,你身体也还很虚,我可舍不得。”

    龙倾邪这时,一边说着一百边妥协了似的,无奈把手伸到了云舞面前。

    云舞伸手,探向了他的脉象。

    平稳无波,从脉象看,可完全不像是受伤的脉象。

    怎么回事?

    云舞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可这时,龙倾邪已收回了手,宠溺似的揉了揉她那额头。

    “现在手脉也探了,如果真不放心,那你就跟过来好了,不过,我可跟你说了,你若真跟过来,我可不保证对你能忍住哦!”

    说完,龙倾邪笑得一脸邪魅,便转身,朝着那条小道走了去。

    而刚刚那个男子,恭敬的跟了过去。

    留下的云舞,却一时不知该跟过去,还是……

    不过,云舞那双眸中,却闪过了一抹无奈的黯然。

    这个男人,到底隐藏了什么?

    难道,连她也不能知道吗?

    ……

    在一离开云舞视线,龙倾邪脸上那邪魅笑意就消失了去。

    那苍白的俊美脸上,终于控制不住似的,出现了一道如同蛋壳破裂的裂痕!

    “零九,下去吧,去替我守护好她,有什么情况立马来汇报。”龙倾邪此时声音,嘶哑了起来。

    零九担心的看着那身上逐渐散出一股淡淡黑气的龙倾邪,蹙眉道:“主子,您的身体……”

    “没事,退下去吧。”

    龙倾邪声落下,便快步朝着小道尽头的那一间小屋走去。

    “砰!”

    关上房门的那一瞬间。

    龙倾邪的身体,像是到了极限似的,脚步一个踉跄,跌跪下了地。

    随即,一道诡异的骨骼咔咔声,顿时在这封闭式的屋内响起。

    “呃!”

    痛哼声,隐忍的闷响起。

    龙倾邪死死的咬着牙,似乎那样才能忍住。

    可却也在这时。

    他脚步踉跄的跨步走到了内室,连人带衣的扑入了那血腥的血池里。

    “咕噜咕噜……”

    血池中,开始如高温沸腾,无数热泡从血池内冒出。

    而血池里的身影,全身都浸泡了进去。

    “咔……”

    “咔咔……”

    血池中,骨骼咔咔作响的声音。

    如果,此时谁人看到此时血池里情景,必然会吓到脸色惊变不可。

    只见,浸泡在血池里的男人,全身的皮肤龟裂一般,裂痕满布,血丝清晰可见。

    而那衣服下那身躯,全身每一个根骨骼都如同在重新拆开了,重新组建,变异扭曲的状态。

    这个过程,及其痛苦。

    可是,对于龙倾邪来说,这个却是他每一次受了重伤后,重生的必经的过程。

    是的!

    他从一降生下来,就是天生的邪体。

    被预为不详的存在。

    不但修炼不正常,就连几乎最正常的死亡,也跟常人完全不一样。

    他身躯,拥有可以愈合的能力,而伤得过重,愈合不及时,他也会死。

    只是,他的死却很诡异。

    不管如何的死,都是那种死不透。

    他没了呼吸,没了脉搏,甚至,没了心跳……

    却依然能行能走。

    甚至,只要他肯装,就能跟正常人一样。

    直到到达了某个顶点,他全身就会开始出现皮肤破裂,骨骼重组的现象。

    可是,依然死不去,只会让他无尽痛快……

    血,是唯一能治愈他的药。

    而且,需要高级的血。

    不管是人的,还是魔兽的……

    这就是他。

    唯一不想让她看到的一面。

    他亲眼看过,自己变成这个鬼样后的模样,几乎连他自己都不能接受。

    太恐怖,太令人恶心……

    这个模样的他,如何能让那女人看?

    血池里。

    男人那骨骼依然在咔咔作响。

    破裂的肌肤,像是在自动的吸收着那血,而一点一点的开始获得滋润。

    满头银发,在那血池里,变得越发有光泽。

    半天过去!

    那骨骼咔咔声终于停止,血池也干枯了一大半。

    血池中的男人,终于从哪血池中坐了起身,直喘了一口大气。

    皮肤上裂痕,已经消失了。

    全身上下骨骼,也完全复合。

    龙倾邪摸了把脸上的血水,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缓过劲来似的。

    这时,他才低下头,伸手的去解开那之前,被他随便用布条绑住的腹部。

    直接被贯穿了的腹部,还留下一个窟窿还未愈合。

    而这时!

    男人似乎却不知,刚刚在这屋内所有一切。

    却都被屋顶上那双眼给收入了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