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京城第一大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瑗墨余乱叫唤,王瑞英吓得连忙去捂他的嘴:“平时你不是挺讲究温文尔雅的吗?怎么忽然就变成了个酒疯子?”


瑗若珲则是急得快要哭了:“爹呀,让你小点声小点声,你到好,恨不能吵吵到大家都知道。爹呀,等放榜了你再吵吵我不拦着你,可现在不行啊。”


瑗小柒完全能理解瑗墨余,读书人,一辈子图的就是个功名,老子不行儿子行,老子该多得意。


瑗小柒抓住机会,把话题引导到自己的主题上:“爹啊,哥哥还参加不参加明年春季的会试了?”


“参加,肯定要参加啊。不只是会试,我儿子还要参加殿试,让皇上封个状元郞呢。”瑗墨余进入极度亢奋状态。


“爹啊,会试可比乡试要难多了,哥哥必须得有个好老师才行啊。”瑗小柒进一步引导话题。


“是啊,是啊,我们县里最好的老师是……”瑗墨余搬着手指头,准备细数老师。


瑗小柒连忙打断他:“爹,要想在会试中夺魁,县里的老师肯定不够格,必须到京城,投名师。”


“不行,京城去不得!”瑗墨余和王瑞英同时爆发。


“怎么就去不得了?”瑗小柒和瑗若珲同时表示不理解。


瑗墨余和王瑞英齐唰唰的站起身来:“没有为什么,去不得就是去不得。”


瑗小柒和瑗若珲交换了一个眼神:这中间肯定有我们兄妹不知道的秘密,酒楼是公共场所,有话回家再问。


瑗若珲便说:“好吧,好吧。饭也饱了,酒也足了,我们回家吧。”


瑗墨余打了一个酒嗝:“好,回家。”


王瑞英的眼睛却落在没有吃完的饭菜上,恋恋不舍。


瑗小柒便朝包间外喊了一嗓子:“小二,打包。”


“来了,来了。”小二屁颠颠的跑来了,一脸尴尬:“恕小的无知,请问打包是什么意思?


瑗墨余、王瑞英和瑗若珲,也都不解的望着瑗小柒:“是啊,打什么包?”


“从波斯商人那里学来的一句话。”顺嘴说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波斯商人便成了瑗小柒万能的挡箭牌:“意思就是说,帮我们把没吃完的东西装起来带回家。”


“小柒!”瑗墨余觉得有失体面了。


只有叫花子才拿个破碗将别人吃剩的东西讨了去的,正经人家,那有将吃剩的东西拿个碗端回家的。


王瑞英的脸也红了。


“小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剩菜确实不少,几只碗我做主送给你们了,你们就端着回家去吧。”


店小二嘴里说得客气,心里却在不断的冒着馊泡泡:跑堂这活自己也干了快十年了,还从来没见谁把吃过的剩菜用大碗端着回家的呢。这一家四口,穿得也体面,点菜也大方,怎么临了却要用大碗装了剩菜带走?


“小柒!”瑗若珲想象着未来的举人,端着两只盛满汤汤水水的大碗,在街上行走的样子,脸红得比王瑞英还要厉害。


各种目光聚集之下的瑗小柒明白了,打包在这个时代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打包的工具。不过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如果哪天系统给自己分配了免费的打包盒,自己就要在各大酒楼推出打包这种售后服务,到时候,打包盒一定非常畅销。


四个人回到家里,瑗墨余已经醉得走路都变成了醉步。


瑗小柒记得有句话叫做酒后吐真言,便缠着瑗墨余问为什么不能去京城,瑗墨余反反复复就一句话:不能去,就是不能去。


瑗小柒却是拿出了不休不止的劲头,在瑗墨余的耳边叨叨个不停。


困极了的瑗墨余终于被她叨叨得接近崩溃,说出了一句让瑗小柒震惊不已的话:“谁都能去京城,就你不能去。”


瑗小柒心中已经十分了然,原主身上有谜。


可一个乡村小丫头身上,能有什么了不得的谜呢?


瑗小柒想再问下去,瑗墨余已经进入酣睡状态,呼噜声大作。


瑗小柒没有去问王瑞英,王瑞英的口风很紧,她知道问不出所以然来。


瑗小柒心里已经有了决断:自己不是原主,原主不能去,不代表自己也不能去。


为了哥哥瑗若珲的前途,为了更好的经营自己的生意,京城是必须去的,而且要尽快去。有盗九铃在,哥哥瑗若珲会试成绩肯定会是第一,然后便会被皇上委以重任,到时候没有真材实学,麻烦就大了。


去京城无论是开店还是拜师,两眼一抹黑眼肯定不行。


君十一自告奋勇要帮忙,这也是目前唯一能帮上自己忙的人。


委以重托之前,必须弄清这个人的来历家世。


要说整个县城谁说话最具有权威性,非县令莫属。


瑗小柒便提着奶茶去拜访县令。


几句闲话之后,瑗小柒转上正题:“小店里有个伙计叫君十一,不知县令大人可认识此人?可知道君家?”


“君、君家。”一向口齿伶俐的县令忽然变得有些结巴,瑗小柒理解为君这个姓比较少见,县令比较奇怪。


如此,县令肯定不熟悉君十一其人了。


一阵结巴之后,县令却说:“君家是京城第一大家。”


君家竟然是京城第一大家!自己可没少折磨君家的少爷。君家要是个为富不仁的,自己这回祸可就闯大了。


震惊之余,瑗小柒忙问:“君家人人品如何?”


“君家品行端方,是天下人之表率。”说话时,县令脸上一派端肃恭敬。


这评价也太高了吧?


“县令大人,我可是把你当着父母官才来向你讨教的,您可得跟我说实话呀?”瑗小柒送上彩虹屁。


“句句都是实话,若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这年代,这咒,可是发得很重了。


不过,堂堂一县令,竟然如此诅咒发誓,也是刷新瑗小柒的三观了。


“县令大人和君家很熟吗?”瑗小柒怕县令是受了君十一的好处,为君十一说话。


“我一小小县令,怎么能攀上君家?有幸见过一面而已。”


看县令这意思,君家到象是金字塔顶端一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