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二白姑娘。”


        

二白推开房门就看见柔兰与小五担心的模样。“别担心,没事的。”


        

虽然二白嘴上是这样说,可是心里却也是忐忑,她与孙沐川该何去何从,如若孙将军真的是杀父仇人,那她应该怎么办。


        

此时孙沐川已经站在孙将军书房内。


        

香炉里的瑞脑升起袅袅升起,上好的黄花梨木门禁闭,里面倒显得有些阴暗,阴影打在孙沐川背上,面部表情模糊了起来。


        

“父亲,有些事我想请教你。”


        

孙将军尚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儿子主动来找自己,孙将军倒是觉得欣慰。“你说。”


        

“十六年前,林深与他的妻子之死,是你做的吗?”


        

在孙将军听到十六年前是身形就顿住了,在孙沐川将林深这个名字说出来之后,他更是惊愕的看着孙沐川。


        

孙沐川背在身后的双手突然紧紧交握在一起,原来真的和他有关系。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你应该说是还是不是。”


        

孙将军瘫坐在椅子上,垂老的眼皮搭在污浊的眼睛上,“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人都不在了。”


        

每每午夜惊梦还能回想起那日杀戮的场景,林深抱着他的夫人,两人被一剑穿心。


        

孙沐川了然,这件事还是和自己的父亲拖不了干系,握着袖子转身正要离去,此时老将军苍老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是我带人去的,不过,不是我的人杀的。”


        

当年他只是奉命捉拿活捉逆贼,至于那一箭穿心并不是他的人做的。


        

“既然往事都被翻出来了,我就告诉你吧。”孙将军叹了口浊气。


        

当年他在梨园对明若一见钟情,之后误会了明若与林深的关系。在林深被告卖国时是孙将军亲自去捉拿他与翼国的那个女人。


        

谁知不知从哪儿来的一只利剑直接将两人穿心。


        

“怪不得儿时您对我不理不睬,原来是以为我不是你亲生的。”孙沐川嘴角挂着讥诮,得知了这些消息心里倒不是震惊,而是坦然。


        

或许他早就不在意这些事情了,得知二白的杀父仇人不是自己父亲时他就放心了。


        

踏马而上迅速往郊外而行,他迫不及待相将这件事告诉二白,可是殊不知欣悦客栈早就已经炸开了锅。


        

“还没有找到人吗?”柔兰焦急的在房间里踱着步子。


        

自从昨晚之后就没见过二白了,还以为她早早睡了,如今自己又不能出去找人,心急如焚。


        

小五也搅着手,已经告知黑翼让他去禀报孙沐川了,只希望两人能快些赶回来。


        

“阁主!”


        

黑翼在半路上正好见到疾驰而来的孙沐川,“阁主,二白姑娘不见了。”


        

当两人来到客栈时,孙沐川一把攥住了李绪的领子,“是不是你?”


        

轻轻一扔,李绪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被甩到酒坛子上,“噼里啪啦”下酒坛子碎了一地,李绪捂着胸口嘴里一阵腥甜,他也没想到孙沐川的内力竟然会如此之深。


        

“阁主,昨夜他一直在客栈的,应该不会做什么手脚。”黑翼抱拳解释。


        

孙沐川可管不了这么多,他现在心中只觉得恐慌,“找!”


        

他的身上散发着凌厉狠辣的气压,一点也没了之前的儒雅风度,像是一个来自地狱的阎罗。


        

“是!”


        

二白头上的麻布袋被人解开,门外传来了莺莺燕燕的温侬软语,好像是有人在轻轻歌唱。手脚都被麻绳绑住,二白抬头就看见一个脸部长满腮,满颏的不分绺的密胡须的大块头男人。


        

而他旁边站的却是一个穿着妖娆的女子,手上还拿着把羽毛扇子,头发服服帖帖盘在一起。


        

伸出纤细白嫩的手指,女人捏捏二白粉雕玉琢的小脸,然后呵呵笑道:“这货还不错,看来能多引些客人来。”


        

她们这青小楼今日顾客愈发少了,主要啊还是因为对面飘香阁的头牌抢了生意。


        

二白怔住了,之前是被卖到了清倌楼,现在又被卖到了妓院,这是什么运气。


        

“当然不错了,我买给妈妈的人还能差了?”小玲踏着婀娜多姿的步伐走了进来。


        

昨夜二白拿着衣裳去浴房洗澡,谁知还没走到门口就被人打晕带走,没想到竟然是小玲派的人。


        

“小玲?”早知道她之前背叛自己卖了她的行踪,可是为何现在又要绑她?


        

“实话告诉你吧,”小玲漫不经心的抠着指甲,“是君莲小姐吩咐的,她可是给了我不少银子。”


        

小玲对着指甲吹了口气将上面的灰尘吹去。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拿了君莲的钱肯定得为她消灾。


        

“她本来想杀了你,可是觉得便宜你了,所以喽,把你卖在这儿当个千人骑万人踏的婊子倒是解了她心头之恨。”


        

一路走水路将人运来,如今扬州离京城远的很,不论是谁也找不着这儿地。


        

君莲为了害林二白可是精心策划了一番。


        

小玲瞧不上这种烟柳之地,既然人已经送来的她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轻蔑的看了一眼老鸨然后走了出去。


        

老鸨是个人精儿,自然也看出来小玲对自己瞧不上的态度。不过她倒也没法子,又不是她这楼里的人。


        

新人到来都是要给个下马威的,老鸨扬起手正准备给二白来一巴掌,谁知那粉娇娇的小姑娘突然说道,“别别别,别打,我很听话的。”


        

“霍霍霍”还第一次见这么没骨气的,她还没下手呢就开始求饶了。按照以前的姑娘可都是要歇斯底里,要死要活的不同意。


        

吴妈妈手上收了力道,手背缓缓滑在二白柔嫩的小脸上,“乖孩子,只要你听话,我是不会伤害你的。以后啊,就叫我吴妈妈。”


        

“诶,吴妈妈。”二白仰头笑得一脸讨好掐媚,“我就知道吴妈妈是个好人儿,不舍得打人,我这第一眼见找您就知道您是个心善的好妈妈。”


        

吴妈妈被捧的乐不开支,掩着嘴呵呵笑了起来,“你这丫头的嘴像是抹了蜜似的。”


        

二白还是傻傻的笑,“别人都说我老实,说话啊也只会说实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