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故事的开始(2021.10.16重置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间:2月5日,周二,凌晨4:04


        

天气:有大风,很冷


        

地点:一栋普普通通的小区居民楼。


        

伴随着狂风怒号,一股散发着刺骨寒意的冷风撞了进来。


        

随后,无数灰蒙蒙的像是尘土一样的“灰尘”,从顶楼楼道的窗户渗了进来。


        

虽然没有声音响起,但是此时楼道里的声控灯却诡异地亮了起来。


        

“灰尘”越渗越多,弥漫在空气中。


        

直至声控灯的光芒几乎被“灰尘”掩盖住之后,“灰尘”开始不断散开聚合,声控灯也一闪一闪地暗了下去。


        

然而现实中并没有任何声音响起,只见逐渐暗淡的灯光下,”灰尘“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复杂的变化。


        

或变成恶心的触手形状,或变成一只四不像的奇怪动物形状,或变成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形······


        

“灰尘”的形体终于完成了人形的变化,下一瞬间猛然爆散,随着那一股冷风开始席卷这栋小楼的楼道。 首发网址http://m.biquged.com


        

一层,两层,三层……


        

这栋小楼里所有的声控灯也都相继亮了起来,随后又突然熄灭,再也没有亮起来。


        

四层的某一个房间,明亮且温暖的灯光洒满了整个房间。


        

房间里放着一张小小的单人床,铺着一床厚厚的褥子,床上坐着一个瘦瘦的身影,他盖着一床蓝蓝的被子,还压着一床红红的被子,乍一看起来很臃肿。


        

他坐在床尾,双手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时快时慢地打字,时不时还抬起电脑调整一下坐姿,似乎两床被子加上电脑一起有些重,压得腿有些难受。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头戴着羽绒服的帽子,敞着拉链,眼睛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左手边放着一部已经有一角破裂并呈现出蜘蛛网一般的裂纹的白色外壳手机,还有一副看起来和手机并不怎么配套的耳机,右手边则是早已拔掉的有线鼠标和被咬了一口的苹果图案的鼠标垫。


        

“这个鬼天气怎么越来越冷了,我特喵的还加了床被子,有点重,但是很暖和啊~”


        

他似乎累了,双手抬起电脑,在被子里舒展了一下腿脚,然后拿起床尾旁边的小桌子上的金属保温杯,喝了一口水。


        

“卧槽,刚从暖壶里倒出来的热水这就凉了?不过这屋子本来就冷,夏天倒是很凉快,但是冬天是真的遭罪啊~”


        

此时“灰尘”已经悄然来到了四层。


        

“灰尘”变成了颇为真实的“人”形,伸出看起来与常人无异的“手指“,轻轻的敲了两下男子家的门。


        

“咚!咚!”


        

看似轻微的敲门声,却把房间里的他吓了一跳。


        

他吓得打了个颤,左手不小心碰倒了还剩半杯凉水的杯子,杯子掉在地板上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响声,他有些惊慌。


        

“槽!刚才那声音是什么鬼?卧槽卧槽卧槽!”


        

“人”形“灰尘”似乎对房间里他的反应十分满意,咧开了嘴,露出小丑一般的诡异笑容,随后“溶解”在了脚下的水泥地面。


        

他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怎么会有人半夜敲自己家的门?而且他为什么会在离防盗门有段距离的房间内听到两声敲门声


        

如果男子此时拉开窗帘,他会发现,这栋楼似乎有些不对劲。


        

太黑了,什么光亮也没有,连远处公路上的路灯亮光都看不见,尽是黑漆漆的一片,静悄悄的,仿佛黑暗悄然吞噬了这一栋小楼。


        

可是他房间里的灯光依旧光亮如初,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笔记本电脑依旧充着电,亮着屏幕,他战战兢兢地继续打字。


        

2分钟后。


        

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响过,似乎是在打雷,又或者是风声太大,他表现出并不在乎的样子,只是时不时停下手指并仔细听着外面的声音这一细节暴露出他的内心其实并不平静。


        

2分钟后。


        

他有尿意了。


        

“槽!偏偏是这时候,水喝多了也不好啊槽!”,他停下了打字,坐着一动不动,试图用耳朵再仔细听一下外面的声音。


        

终于,生理上的不适迫使他离开了暖和的被窝,穿上棉拖,捡起地上的杯子,打开房门走向厕所。


        

撒了一地的水浸透了一个在地板上的白色卫生纸团,向周围看去,不少随处丢弃的卫生纸团散落在房间各处,但大都在垃圾桶旁边,而垃圾桶在靠近床头的位置。


        

他走进厕所,打开厕所的灯,关上厕所的门。而就在男子关门的那一刹那,他原本的房间里的灯突然熄灭了,房间内瞬间一片漆黑,只有笔记本电脑依旧闪烁着幽幽的光。


        

而这一切,他没看到。


        

他痛痛快快地撒了一泡尿,只感觉浑身舒爽,将要走出厕所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撸起袖子,用冷水洗了洗手。


        

他正要出厕所的时候,原本房间内的灯光又重新亮了起来,似乎和之前一样亮。


        

他用毛巾擦了擦手,关了厕所的灯和门,走进房间,关上门并反锁,坐进被子,


        

“呼~还是被窝里暖和~”


        

2分钟后。


        

他突然感觉有些口渴,想出去倒杯水喝,此时客厅却突然传来了塑料袋被风吹起的呼啦呼啦的声音。


        

他知道,厨房里确实有不少塑料袋,那是老妈平时存着用来作为垃圾桶的垃圾袋用的,不过都放在一个柜子里啊,怎么会被吹出来?


        

不过今天的风也确实有些大了,可能窗户没关紧吧,漏了风把塑料袋吹起来了。


        

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尽管他心里明白,漏的风怎么会把重重的柜子门吹开呢?而且塑料袋还被吹的呼啦呼啦的响,很显然不正常啊。


        

他的心情越发有些沉重,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拿起手机,似乎想玩玩手机缓解一下心情,而当他解锁时,看到了手机锁屏上,赫然显示着这样的时间:


        

4:44


        

2月4日,周三


        

“槽!这时间这么巧的嘛?”


        

他眼中有些惊慌。


        

“这时间肯定是凑巧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这么巧的事都能被我碰到,真是一件可喜可贺个屁的事啊!”


        

他顺手截图,解开手机锁,登上qq,点开了动态,发了个说说:


        

“我刚刚听到外面客厅里有异响,我该不该过去看看情况?emmm我有点慌,还是不出去了吧。”


        

底下还附有那张包含时间的截图。


        

但是呢,说说里的截图已然变成了:


        

4:44


        

2月5日,周二


        

而他并没有注意这细微的区别,发完说说便放下了手机,继续码字。


        

2分钟后。


        

“越来越渴了,不行,不就是塑料袋被风刮响了嘛,老子还真就不信了,能有什么事儿!”


        

他给自己壮了壮胆,再次下床,拿起水杯,穿上已经冷透了的棉拖,踩过刚才有水现在却没有了的地板,打开了房门。


        

一股刺骨的冷风顿时灌了进来,


        

“嘶~好冷啊~不会是窗户忘了关吧?”


        

他想着,往客厅走,


        

“也没什么啊,应该是窗户漏风了嘛!”


        

他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缓慢地在寒风中前行。


        

在即将触碰到客厅灯的开关的那一刹那,他背后的房间内的灯光熄灭了。


        

他飞快地按下前方的灯的开关,可是客厅的灯却没有丝毫反应,客厅里依旧是一片黑暗。


        

“哦豁~完蛋~”成了他失去意识,被人形“灰尘”吞噬前的最后一句话。


        

天色渐渐明亮起来,这栋小楼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安静祥和,房间内的灯光也重新亮了起来,但是他的笔记本电脑却黑了,而且电脑屏幕中央出现了和手机那一角破裂一样的情况,裂纹像蜘蛛网一样遍布整个屏幕,形成了一种诡异的美感。


        

一阵闹钟声响起,


        

“喂?”


        

声音有些低沉,似乎是还没睡醒的样子,


        

“嗯,嗯,知道了”。


        

2分钟后。


        

一个穿着淡色毛衣的女孩敲了敲他房间的门,或者说,用砸更为合适。


        

“咚!咚!”


        

“哥,老爸让你起来熬米汤~他马上就回来~”


        

此时,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是这么一幅场景:


        

灯光照亮了笔记本电脑屏幕的裂纹,手机不翼而飞,卫生纸团依旧遍地都是,却没有被浸透的那一个,杯子好好地放在床尾边的小桌子上,里面的水已经结冰了。


        

然而此时,房间里面却传出了声音:


        

“哦!知道了!我马上起床,别开门,冻得慌!“。


        

女孩淡淡地说了声哦,走到客厅,关上了客厅的灯,随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并反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