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零一章 黑域雪山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蓬莱主峰外围了左三层右三层的弟子,皆请愿百草长老竭力救凌霄,蓬莱众长老见状急忙让弟子去往百草阁请百草长老,其实蓬莱的各个长老心知肚明百草长老的脾性,但还是任由这些蓬莱弟子协力在蓬莱主峰上“闹事”,也只不过是想通过这些蓬莱弟子给百草长老施压,毕竟他们身为掌门长老不能失了仪态。


        

这些蓬莱长老对于百草长老再清楚不过了,千百年来百草长老早已看惯了生死,断不会因为蓬莱一个弟子的性命而失了大局,其实众长老心心如明镜,百草长老活了近千年对着六界之事尤其对这珍贵名药不可能只是一知半解,要么就是百草长老故意不说,为的就是不因为凌霄一人的性命让蓬莱有更大的牺牲,毕竟作为蓬莱辈分最高的长老必须要顾全大局。


        

百草长老来到蓬莱主峰时,只见主峰上人山人海,看着阵仗估计蓬莱所有的弟子都出动了,青叶长老故作为难的看向百草长老,其实青叶长老作为蓬莱掌门不好随这些弟子一同“胡闹”,但心中是庆幸,赞同这些弟子的做法的,毕竟凌霄是他门下的弟子自幼便将其养大犹如长父一般,心中自是万般不舍凌霄出事,而且凌霄作为蓬莱最为出色的弟子,一直被视为众弟子之标榜,是众弟子学习的楷模一直得到蓬莱所有弟子的敬重,若是凌霄出事实属可惜,众弟子心中亦是会意难平。


        

百草长老皱着眉头看着广场上聚集着人山人海的弟子,看来是自己小瞧那弟子了,其实蓬莱有事自己一般是直接和蓬莱的长老沟通,至于弟子一辈的百草长老一般也是不过问,对于蓬莱弟子辈的自己也不认识几个,不过凌霄自小在蓬莱长大他倒是听说了不少,是蓬莱门下少有的得意弟子,若是凌霄真出了什么事儿,自己心中其实还是有惋惜的。


        

百草长老叹了口气道:“罢了!都回去吧,已经有人去寻黑域雪莲了。”


        

众人愕然的看向百草长老,青叶长老道:“百草师叔……难道是……”


        

百草长老叹气道:“不错就是我那“不知轻重”的徒弟,背着我独自去寻了。”


        

青叶长老欲言又止道:“可是……”


        

百草长老不以为然的道:“放心吧!她会安全回来的。”众人不明白百草长老会如此的有信心,但见白草长老这么说了,便也安心散去,现在也只能期盼叶晚秋能早日回来。


        

叶晚秋记得上次和瑶华一起去赤水时,瑶华说过那里离魔界不远,自己又连夜查阅了不少古书,终于确定了魔界的大致方位,一直向北,叶晚秋飞在空中途径一座山时,突然一股悲郁的情绪从心中悠然而生,她只是觉得此处很熟系,但时间紧急,叶晚秋也没来得及多想便连忙着去往魔界。


        

越往北天色便越灰暗,压抑的氛围让叶晚秋不由的加快飞行的速度,终于一道结界挡住了叶晚秋的去路,叶晚秋不由的心中一喜,这结界后便定是魔界了。


        

叶晚秋退后冲着结界施法,她脑中瞬间又闪过一个画面,这幅场景好像似曾相识,叶晚秋摇摇头使自己集中精力破结界,不过这结界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破,魔界果真防备完善,这结界果真不是一般人能破的,不过想到此时蓬莱还躺着奄奄一息的凌霄,便容不得叶晚秋就此放弃,叶晚秋又退了几步对着结界施法,只见那结界突然变成黑色,整个结界变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而且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在将叶晚秋往过吸。


        

又是似曾相识的感觉,无数的力量在将自己撕扯,仿佛要将叶晚秋撕成千万碎片,不过即便如此叶晚秋不知为何竟深信自己不会就此丧命,恍惚间叶晚秋竟又觉得自己可笑自己哪来的自信,这撕扯的疼痛感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住的,但叶晚秋心中觉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放弃,凌霄还等着自己回去救呢,所以此时无论有多么的难以忍耐自己都一定要撑下去。


        

结界对叶晚秋剧烈的撕扯已经让叶晚秋神情恍惚,恍惚间叶晚秋似乎看到有人在向自己走来,一身黑衣,目光温和,他似乎在叫自己,只可惜自己看不清他的脸,之后叶晚秋便失去了意识,等她醒来自己已经躺在魔界大殿上,周围站满了魔界士兵,而冥城和那日在地狱村遇到的女子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叶晚秋此时的样子属实是狼狈极了,她就这样趴在地上抬头望着眼前这个如同君王般的人,心中莫名产生一股锥心的疼痛感,疼痛蔓延到指尖,整个手指都忍不住颤颤的发抖。


        

冥城居高临下的望着她道:“为何要擅闯魔界?”


        

叶晚秋因为刚才结界剧烈的撕扯,此时全身依旧是像散架了一般,她勉强支起身子表面极为客套,心却刺骨的疼着道:“擅闯魔界还望太子殿下见谅,我来只是向太子殿下求的黑域雪莲。”


        

冥城怔了怔冷声反问道:“你要黑域雪莲?”


        

叶晚秋坚决的道:“是!”


        

冥城冷笑一声道:“黑域雪莲是我魔界圣物,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给你?”


        

叶晚秋心痛之余更多的是涌上心头的怒意,她也有些不悦的道:“太子殿下不是已经抢走女娲石了吗?这黑域雪莲全当时我拿女娲石和太子殿下换的。”


        

冥城突然转身大笑起来道:“你在和我讲条件?女娲石是我凭本事得到的,你凭什么和我讲条件?”


        

冥城的话让叶晚秋哑口无言,她也火了,她道:“太子殿下说吧!什么条件,只要我能满足太子殿下的我一定满足太子殿下。”


        

冥城转身眯眼看向叶晚秋道:“你要这黑域雪莲做什么?”


        

叶晚秋道:“救人!”


        

冥城冲叶晚秋皱眉,叶晚秋解释道:“那天“多亏了”太子殿下让我朋友受伤,太子殿下不会不记得吧?我朋友被赤炎火所伤需要用黑域雪莲压制体内的赤炎火。”


        

冥城想起那日在地狱村一直和叶晚秋在一起,最后还为救叶晚秋而受伤的男子,眼里莫名多了一丝不悦他道:“别人的生死与我何干,死了便死了,这是他的命数。”


        

叶晚秋也生气了她道:“太子殿下若是不给我这雪莲,我便留在魔界不走了。”


        

冥城淡笑道:“不走你便留在这儿,我这偌大的魔界不会少了你一块落脚之地,只是恐怕你那“朋友”坚持不了多久。”


        

叶晚秋:“你。”


        

站在冥城一旁的女子眉头微皱看向冥城,拽着冥城胳膊道:“你说过……”


        

只见那女子还还未说完便,冥城的胳膊便搭到那女子的肩膀上一幅调笑意味的说道:“我说过什么?你不是说过我做什么你都不过问的吗?”


        

苓汐的脸顿时一片绯红,她有些含羞的道:“可是……”


        

冥城将手指放到苓汐唇间,阻止她继续说下去,他道:“好了,没什么可是的,别人的生死与我无关,你放心你要的我都会给你……包括我……”冥城在苓汐耳边轻轻说道,听的苓汐满心雀跃,白皙的脸一下红到脖子,她娇羞的锤了冥城胸口一下道:“讨厌,就你会说。”


        

眼前的这一幕不仅刺伤了叶晚秋的眼,也刺伤了叶晚秋的心,她怎么也不会想到,那日带她在空中看星辰的人,嘴上虽没说,但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深情,此刻转眼间就在和别的女子说着如此露骨的话。


        

叶晚秋心中的怒气顿时如火山般喷发,一部分是因为为她受伤躺在蓬莱的凌霄,还有一部分是因为眼前这两人真的刺着她的眼了,她手中倏的变出一把长剑,指向冥城道:“我今天既是为寻黑域雪莲而来,没有拿到我是绝不会轻易放弃的,果真是太子殿下是魔族中人,为了一己的私欲就不顾别人的死活,你是魔族的人,我早该想到你是什么样的人,冷血无情,可笑的是我竟还在和你讲条件。”


        

听叶晚秋这么说冥城一旁的苓汐不乐意了,她挣脱开冥城上前道:“你是何人竟敢,来这里撒野,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何处,救不救你全凭我们愿意,你大呼小叫什么。”


        

所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叶晚秋满是敌意的看着眼前的女子,那女子亦是满是敌意的看向叶晚秋,叶晚秋举起剑道:“这黑域雪莲你就是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说着便拿着剑向那女子刺去,她本想降服住那女子,以此来要挟冥城,赠料那女子的功力并不在她之下,两人打起来竟不分伯仲。


        

冥城皱着眉看着两个打的不可开交的女子,一旁的魔界士兵想要上前阻止,却被冥城给拦了下来。


        

她两是打的不分伯仲,不过冥城还真会小瞧这两位女子的实力了,左边一个剑芒,右边一道白光再打下去估计他这魔界大殿便不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