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自有真情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帮我!”


        

宫平还是有些不坦率,微微侧过脸,低声说着。


        

“我当然会帮你。”


        

洛清笑着握紧了他的手,用力地上下摇动,异常用力地攥着。


        

“毕竟,谁叫我们是朋友呢!”


        

“何况,帮你,也是在帮我。”


        

“有空我和伯父见个面吧,伯父还是很宽和的。”


        

宫平欣慰的小眼神,在片刻后因为痛苦微微扭曲起来:


        

“够了,够了,你少用点劲,很痛的!”


        

送开了手,洛清冲着红叶礼貌地点头。


        

红衣的妖怪,一身红色和服,领口,袖口,点缀着大片樱花,绚丽精美。


        

此时她正安安静静地站着,双手规矩地叠放在小腹,姿容端正,眼角含笑。


        

头发高高挽起,发型很是古典,优雅


        

洛清顿时呼吸为之一窒。


        

“不好意思,宫平借我用下。”


        

急急地将宫平拉扯着,走出百步之外街后,他手指轻点,在空气中勾勒出灵光。


        

“消音符。”


        

宫平认出了这个符咒,立刻意识到什么。


        

“你要说什么,非要避开她?”


        

洛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含糊着问:


        

“你们是不是……已经有超过界限的举动?”


        

“……”


        

宫平面颊发烫,干笑着,挠了挠头发。


        

支吾着很久,终是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左右飘忽不定。


        

“……疯了!”


        

洛清终于确认了这个疯狂的消息


        

“那可是土蜘蛛啊!”


        

“她是有剧毒的!”


        

“她是大妖怪,可以变成人。”


        

“大妖怪就没有毒吗?她连口水都有毒!


        

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宫平俊秀的面容上,竟然有了红晕,更是有着柔和的笑容:


        

“那就是我和她之间的秘密了……好吧,我承认我也会中毒!”


        

“只不过,每次她都可以把我救回来。”


        

“我相信她,就如她相信我一样。”


        

妖怪的毒,要怎么救回来?


        

“她的毒,应该不仅仅是妖力的毒,更可能是身躯本身的毒囊,毕竟化人之前,她曾经是只大蜘蛛。”


        

“就算妖力的毒,她可以收放自如,不伤你,可身躯本身携带的毒呢?”


        

“有些毒物的毒,连自己都能毒死。”


        

“你的话是不成立的。”


        

宫平凝视着远方。


        

一排灯笼高高悬挂在几间已经打烊的店铺上,稀疏的人流不断自市集中走出。


        

人影阑珊之处,一袭红衣的佳人,袅袅婷婷,正目视着此处。


        

姿势一如先前,不曾变过。


        

和服的下摆,在清冷的风中微微飘扬,露出一小截葱白,以及踩着木屐的双足。


        

宫平心中有千言万语,想对友人倾诉,浓郁的情感,诉诸于口中时,却只是问了一句:


        

“清桑,何必事事都穷根究底呢?”


        

“难得糊涂啊!”


        

洛清沉默了,知道大概是问不出什么了,于是略过这个话题继续问:


        

“你真的觉得妖怪可信吗?”


        

宫平的目光柔和,隔着百步,与爱人对视,彼此都望见心理。


        

他不假思索地会回答:


        

“红叶不是妖怪,她是我的爱人。”


        

“清桑,我知道你担心什么。”


        

宫平的目光,移到了洛清身上就是:


        

“妖怪与人的隔阂之大,比门第之间的差距还要大,这段感情注定得不到众人的祝福与理解。”


        

“有悖于世俗的情感,往往是为卫道士所嫉恨,甚至恨不得加害的。”


        

“我知道你们都在为我担心,我能理解,老爷子也好,你也好,你们的担心是对的,没有错。”


        

“不过红叶是不同的,她比绝大多数人,都要活得纯粹,表里如一……这方面,妖怪反而比人类还要天真可爱些。”


        

“我与红叶相识,相知,与相恋,一切都是机缘巧合,发自真心。


        

如果有谁能冲破阻碍,我相信一定是我们。”


        

宫平说这些话时,话语平静,并不激昂,但眼神却很明亮,倒映着那个女子的影子。


        

他眼里似乎再也容不下其他了。


        

意识到这点,洛清就不再劝:


        

“这条路并不好走,人与妖怪的结合注定得不到祝福,也见不得光。”


        

“所谓白狐之子说晴明,也只是虚妄之言,你我都知道,他到死都还是纯正人类。”


        

“葛叶也不是狐仙,她只有可能是人类,不过可能是部落民中的巫女。”


        

《葛叶物语》中记载了化身为美女的白色妖狐和晴明之父相遇,又在生下晴明六年之后不辞而别的凄美故事。


        

“没有先例可循,那你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恐怕会很艰难。”


        

“阴阳师之中,敢与纯正的妖怪结合的,可谓是绝无仅有。”


        

“别提雪女,她们的血统早就同化,说是人也没有区别,最多继承了雪女的灵力……初代纯正大妖怪,哪里能一样!”


        

“我相信,这些阻碍只会让我们的感情更加坚定,我会和她一起,面对一切。”


        

宫平温柔地将手放在胸前,感受到胸膛下的火热,与跳动声,他的神情愈发柔和,充满了情意。


        

毕竟,我们彼此的心,都交付了出去啊!


        

还有什么誓言,能比这誓言更真挚?


        

感受到恋人的心,在自己的胸膛下,有力的跳动着,如火的热情与爱意,不断传来。


        

他就有些沉浸于其中了。


        

这是他不能对外人说的秘密……他们交换了彼此的真心。


        

既是字面上,也是咒术上。


        

唯有这样,红叶的心在他身上,才能让他化解那无处不在的剧毒。


        

“很多妖怪,都没有人类那么多的心思。”


        

“是好,是坏,他们写在脸上,尽管绝大多数时候妖怪都是显示的残暴一面。”


        

“红叶如果按照年纪算,大约相当于人类少女的十七岁吧,对她来说,我就是初恋,她也很看中我。”


        

“这就够了,我给她真心,她也回馈以我同等感情,我们彼此相知,没有隐瞒……”


        

“妖怪与人的阻碍,成见,仇恨,我们已经全部迈过了,再也没有比这更亲近……你能明白吗?”


        

宫平是幸福的。


        

洛清确信了这点,并且再无疑问。


        

“畏是一种规则,人类与人类,人类与妖怪,妖怪与妖怪之间,广泛存在这种规则。”


        

“畏让妖怪诞生,也让妖怪衰败。”


        

“新生的物语,诞生新的灵异,久而久之又是新的妖怪,永远有新的代替旧的。”


        

“土蜘蛛算知名度高的妖怪,不会轻易被遗忘。


        

何况她已经是大妖怪,受到的限制就大大降低。


        

即便世人对土蜘蛛这种妖怪不再提起,她最多因此逐渐虚弱,但还是能活很久,很久。”


        

“你作为一个凡人,寿命才多少年?”


        

“当你年华不再,满头银发,皮肤皲裂,步履蹒跚时,她依旧青春靓丽,一如今日,今时……你还能保证一切不变吗?”


        

“是,妖怪是可以很长情的,它们远比人类纯粹,但你能保证自己那时,还有这份爱吗?”


        

“难道你要因此转变成半妖吗?”


        

宫平只是报以平静地沉默。


        

“你的结果,我差不多已经可以预见了。”


        

洛清没有再说下去。


        

言语已经不能动摇他了。


        

何况一切已经发生了,万难挽回。


        

只希望他们真的能一切安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