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岭南三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道这么黑!”董宁坐在车上惊呼,让二人在马车后头跟着跑。


        

“掌握解释权嘛,正常!可以理解。”魏常用手指敲着手杖侧面,他想污了咱的名声,那么白云山嗜血双雄绝不是唯一的一波。那么,不妨让董宁多几个道兵。


        

“这位姐姐生的好生威武!”一辆马车和魏常的马车平齐,对面马上上驾车的是个英姿飒爽的女武士。一身大红披风殷红如火,坐在马车上,手里拿着一个小皮鞭,一颦一笑,似有万种风情。


        

“青丘?狐岐山?藏花洞?你是那一支的?好大的胆子,竟敢来趟这里的浑水?”看着这女武士,周锁锁没来由的脸色有些冷,语气极其冷淡的说道;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您说的我有些不明白,青丘?狐岐山是哪里?”红妆女士脸色惊讶的说道;“路途偶遇,打个招呼而已,姐姐为何这般拒人于千里之外?”


        

“把你的一身骚.劲儿收起来,在我面前装什么模样!”周锁锁不屑的喝道;“都是千年的狐狸,在我面前玩什么劲装诱惑。”伸手一握,人高手长,直接将坐在隔壁车上的劲装女子抓了起来,将小蛮腰握在手里。


        

“姐姐,你……”


        

“你身上的狐.骚.味儿隔着十里我就闻到了。一个靠着采补,狐媚,勉强化形的小狐妖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周锁锁见这女子这般不经打,修为也算是第二步巅峰,但在她手中却连一招都没撑住,直接就被控制住,脸色更加不屑。


        

“以色诱人,看男人脸色生存,一身修为驳杂不精,气息肮脏混乱。战力低下,前途无亮。就你这样的,藏花洞的吧。青丘山走灵狐一脉,修天地之灵气,走以假乱真之幻法,你这样的,连进门都不配。”


        

“狐岐山走妖狐一脉,开发血脉,提炼神通,你这样的,也不收。也只有藏花洞.淫.狐一脉,才有你们这样的玩意儿。不在青楼楚馆里好生待着伺候男人,出来想勾搭什么!”周锁锁语气淡然的说道。


        

“小狐狸气势很足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眼前这是什么情况,看样子,锁锁好像很鄙视它们?”魏常抱着胖橘,坐在车厢里小声说道;“我看这评价,都是你当初评价她的。” 一秒记住http://m.biquged.com


        

“狐族也有自己的鄙视链,青丘的鄙视狐岐山的,狐岐山的鄙视藏花洞的,藏花洞的鄙视乡村野狐没传承的。锁锁被我收留之前,就是乡村野狐,鄙视链的最底端!想加入藏花洞,都没成,人家看不上她。”胖橘小声说道;“现在小狐狸走肉身成圣的路子,一身战力强横无比,拳头硬了,自然要鄙视一下同行。”


        

“原来如此!”魏常点点头;“那就让她自己处理。”


        

“姐姐饶命,姐姐饶命!妹妹并无恶意,只是见姐姐威武雄壮,忍不住想要跟您搭个讪,同行一路罢了!”被周锁锁抓在手中的女子连忙说道;“我车上都是些娃娃,您看看就知道,偶然遇到族中前辈,我只是打个招呼,没恶意!”


        

“我不信!”周锁锁摇摇头;“谁派你来的,是何居心,有何目的。抓紧说出来。我不想对你动刑。”


        

“前辈你真的误会,我身上中了……受不得……”说话间,这女子嘴上渐渐的流出黑色血液,瞳孔发散,直接没了生息。身形变化,变成一个两尺长的狐狸在周锁锁手中,接着尸体迅速腐烂,周锁锁连忙扔在地上。


        

“死了?”胖橘惊讶的从魏常怀里一跃而出。跳到周锁锁的手掌中,嗅了嗅,然后跳地上细细的打量了这狐狸尸体一番。


        

“不是我捏死的,她似乎身上本来就有伤!但是我之前没有感觉到血腥气。”周锁锁皱着眉头将两辆马车拉停,有些疑惑的说道;“娘娘可看出了些什么?用死来诬陷我,一个狐狸精,诬陷我有什么用处?”


        

“中毒死的!好烈的毒药。直接将阴神裂解,魂飞魄散,几个呼吸间连肉身都分解干净,就剩下一层皮了。想从魂魄里知道点儿什么都不行!”胖橘摇摇头。


        

“你们看这马车上!”董宁打开对方的马车,只见这车厢里是三只妖怪的尸体,一只被砍头剥皮的黑狗,一只被拔毛拆骨的小鹰,一只天灵盖被拆开,脑浆不见了的猴子,脑子里依稀还有油腥味儿。


        

没开车门时,丝毫闻不到任何气味,但当董宁打开车门的时候,一个浓郁的血腥味顿时扑面而来。


        

“用符文遮挡气息,打开车门,符文破坏自动消失,这些都是刚刚做的。距离现在最多一炷香的时间。”秦佑林细细观察了一下车门的缝隙,认真的的说道;“这是明目张胆的栽赃陷害。这三个尸体上都有妖气,生前都是妖。既然用来陷害咱们,那么这三个妖背后,恐怕都有个了不得的长辈。”


        

“前辈,您看咱们该怎么办?”


        

“先是与邪道勾结,接着是自绝于妖族!这是想玩什么?逼上梁山还是十面埋伏?”魏常眯着眼;“谁这么恨我,这是逮着了往死里坑啊!”


        

“先生,眼前这样子,谁看了都得炸,这三个小妖的前辈,看了这个恐怕不会给咱们解释的时间,既然要诬陷咱们,恐怕那些长辈很快就追到了。”董宁说道;“只是不知道有多强。第二步还好说,要是来三个第三步……”


        

“咱们身上已经被这三妖的血腥气所沾染,短时间消除不掉,尤其是在血亲面前。既然是明摆着要诬陷,咱们就早在人家的监视当中,怎么逃会被找到,准备迎战吧!”胖橘说道;


        

“那就迎战吧!既然人家已经把大戏台子搭好,让咱们唱一段儿,那就唱一段吧!”魏常点点头说道:


        

“好大的胆子,杀了我们孩子,还想吃给我们看,见识了。岭南三妖,见识了!”一道声音从空中响起,接着一个飞鹰从空中落下,化作一个中年男子,手持方天画戟,看了那被拔毛拆骨的小鹰尸体一眼,杀气冲销的说道;


        

“我说这是诬陷,你相信么!”魏常应了一句。


        

“我信!”岭南三妖鹰王殷辙点点头,身影瞬间出现在董宁面前,手中方天画戟刺出。


        

砰,


        

倒飞在空中的董宁眼中闪过一抹震撼,没想到对方速度这么快,力量这么强,仅仅一击就将他打得离地飞起,无还手之力。就在他在空中震撼的时候。


        

一道黑色身影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方天画戟的月牙铲已经带着凛冽的锋芒,斩向他的脖子。


        


        

一声巨响,月牙铲斩在一个巨大的拳头之上。


        

“董郎此人厉害,妖武双修,双料大圆满,你不是对手,换我来吧!”周锁锁淡金色右拳拳头挡在董宁身前赢挨了一击,左手抓着董宁的腰,将他放在一边。


        

“锁锁,他的速度很快,你身体太大,恐怕不是对手!”董宁揉揉胸口。


        

“打过才知道!”周锁锁点点头。


        

“先杀你也是一样!”鹰王殷辙冷冷的说了一句,身形直接化作一道黑光向着周锁锁杀去。凌厉的画戟,带着一道银色刚忙流转而逝,散发着刺耳的呼啸。


        

唰!


        

半截衣衫在空中飘落,周锁锁衣襟散开,露出结实如虬龙一般淡金色的肌肉,一道白痕从胸口到腰部,足足一米多长。出现在另一边的鹰王殷辙脸上露出一抹惊色;


        

好硬的身体,我这一戟竟然没有斩开他的金身。


        

“好一个佛家金刚不坏身!”


        

嘭嘭嘭!


        

一连三响,三道银光闪烁,周锁锁天灵盖上,小腹,脊椎三处地方都被击中。


        

“速度太快了!快到根本反应不过来!”周锁锁脸上有些沉默。


        

“好,够硬,下一招,我取你双眼双耳,我不信,你的金刚不坏,连眼皮都能挡得住我这方天画戟!”鹰王殷辙冷冷说道


        

“我们人很多,你太小看人了!”一道橘色身影闪过,四道凛冽的锋芒向着鹰王殷辙斩来,在鹰王爆退的身形下纷纷落在地上。


        

嘭!


        

强烈的风刀爆裂开来,被命中的底面,瞬间扭曲爆碎,形成一道道沟壑。


        

强劲的余波,夹杂着道道细小的风刀,在鹰王殷辙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身上的衣袍也被划开不少口子。


        

然而还未等鹰王殷辙松口气,一道巨大的黑影笼罩了他。


        

微微抬头,眼神微微变化,周锁锁直接举起一块跟房子大小石头向他扔来,此刻正笼罩着他。


        

与此同时,一个一丁点儿大,却急速无比的橘黄色身影,带着两道凛冽风刀,封锁他的退路,向他继续杀来。


        

与此同时,一道小旋风从脚下升起,打乱他的步伐,扭曲他的动作。


        

轰!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其中爆发,巨石被掀飞砸入侧方的山壁之中,镶嵌在上。


        

龙卷,风刀,巨石,三项合一,将鹰王牢牢困住。


        

而力量爆发的中心,鹰王殷辙露出一丝冰冷之色,在他身边,一根鹅蛋粗细一丈长短的铁棍,插在地上,静静的伫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