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探查遗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道无心第一百二十五章:探查遗迹一路走下来,很平静。硕大的灵兽直接在树顶之上飞行,这里被结界覆盖,完全遮蔽了真实的场景,向四周看看去,只是一片虚白,好似厚重的云层。


        

显然,虚空森林也不傻,这么做,就是不想让众人探查虚空森林的虚实。


        

坐在灵兽上的众人则是异常安静,他们并没有做出过分的举动,毕竟莲花派的两位老祖与他们同行,自然不会有人敢越界。


        

王晅源戴着面具,乖巧地坐在重岚、重华两位老祖的身后,他很不自在,但也没办法。


        

灵兽上,有许多人对王晅源投来好奇的目光,他们对这突然冒出来的小祖,既有羡慕也有妒忌。他们都想知道,这小祖到底是何方身影。


        

穿过层层丛林,灵兽这才将速度放缓。没多久,就到达了目的地。众人纵身跃到地面,不断地向四周扫视。


        

虚空森林大贤者青阳踏空而来,这一次只是他一个人前来。青阳挥舞手中权杖,开启了一道光亮的门扉。在青阳的邀请下,众人一个接一个地进入其中。


        

进入门扉后,王晅源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个个高耸的硕大石柱,被密密麻麻的藤条缠绕,湮没在荆棘之中。雄伟的巨石建筑物上面长满了粗壮的树木,变成一座座荒丘。


        

而在那些巨大石柱的顶端,蹲着一只只形状怪异的石兽,它们浑身上下都被一层灰色的皮包裹着,历经风吹日晒,仍保留了最初的模样。


        

这些石兽脑袋硕大,鼻孔朝天,样貌怪异。它们的身躯庞大,四肢粗壮,两只前爪握着一块巨大的石板,石板之上雕刻着许多古老的图纹。这些花纹很淡,已经看不清原本的样子。


        

在众人的正前方,是一个硕大的石门,在这个石门上面刻画着许多复杂的图案。这些图案看起来就像是某种神秘的符号,但是仔细观察却发现,这好像是无数生灵跪拜的场景。 一秒记住http://m.biquged.com


        

巨大的石门上的图案看起来非常清晰、非常逼真,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这样一个石门上刻画了这么多的图案,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里就是虚空森林的遗迹吗?”王晅源心中震撼,这样巨大规模的建筑,明显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某个曾经在这里的文明创造的!


        

大贤者青阳看着众人吃惊的样子,只是在一边观看,并不催促,当初,他第一次见到这场景时,也是十分震撼的。


        

王晅源忍不住向四处走动,他发现了一些残破的庙宇,但屋顶已经消失,庙宇内供奉的神像也早已支离破碎。除此之外,王晅源发现,巍然耸立的高大石柱,竟有数千跟之多。


        

让王晅源感到可惜的是,石柱上的石兽前爪端着的石板,上面已经模糊,看不清记载的内容。


        

看着这个硕大遗迹,王晅源默默地想着其原本的辉煌样貌。


        

“遗迹开启,五天后,我再来迎接你们。”大贤者青阳挥动权杖,厚重的石门缓缓打开。青阳淡淡一笑,对着莲花派两位老祖打过招呼后,便离开了。


        

众弟子忍不住心中激动,涌向那硕大的石门。


        

莲花派两位老祖盘膝而坐,他们并不打算进入,而是在此地守候。对于这种遗迹,他们也感到震撼,对进入内部,却兴趣不大。二人年轻时,也曾探查不过不少神秘之地,如今,他们早就过了热血的年龄。


        

王晅源与两位老祖打过招呼后,低调地跟随众人进入遗迹。王晅源很想低调,可他身上的这套衣服,无一不彰显其特殊地位。


        

王晅源刚进入遗迹,就迎来了逸彦等人上下打量的目光。王晅源内心哀叹,装作不在乎的样子,犹犹豫豫地走在了人群的最后面。幸亏他一直带着面具,身份没有泄露。


        

进入石门,扑面而来的是一个硕大的石殿,石殿里空空如也,没有一点东西,整个石殿都呈灰色,没有任何的色泽。


        

石殿中央是一个巨大的雕像,雕像是由一颗巨大的红色宝石打造,雕刻出栩栩如生的人形,雕像的右手握着一把剑柄,左手握着一把长枪。


        

王晅源站在一旁仔细打量雕像,这雕像虽然是人形,但许多地方与人类截然不同,如雕像中人的手,更像是利爪,手臂上更是有层层鳞甲。特别是雕像的额头,上面有一根利角。


        

“看样子有点像是妖兽并未完全化形的模样。”王晅源皱眉自语,他虽然如此说,但并不认为这雕像就是妖兽,因为这处遗迹久远,更有点像是史前文明。


        

这雕像材质特殊,王晅源看着雕像,双眼微红,他想要将这雕像收走,可惜,这雕像表面覆盖一层厚重的红芒,凡是靠近之人,都被火焰烧烤一番。无奈,王晅源最终放弃。


        

大殿中有诸多明亮的晶石,将四周照的明亮,王晅源看到大殿四周有各种密密麻麻的壁画,这些壁画上面是各种祭祀的场景。有些祭祀场景非常血腥,竟拿自己的子民当作祭祀祭品。


        

王晅源看了这壁画十分不舒服,总觉得怪怪的:“他们到底是在向谁祭祀祈祷?真的有神灵吗?”王晅源皱眉思索。


        

大殿四周有不少房间,但房间内动空空如也,许多人一无所获后,顺着楼梯前往了下一层。渐渐地,第一层的人也越来越少。


        

王晅源则沉迷于这些壁画中,一时间难以自拔,他觉得这壁画所画的内容有大问题。


        

一个文明的传承手段最常见的有两种,一是文字,二是图画。其中,图画最为直观易懂。在这大殿中,刻满了这种祭祀的壁画,应该并非一时兴起,而是为了记录什么。


        

“你对这些壁画也感兴趣?”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让王晅源一个激灵,他回头看去,说话之人正是将明心。


        

王晅源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开口。


        

“傻瓜!”将明心眼角含泪,竟直接将王晅源紧紧抱住,过了好一会,将明心才一把将王晅源推开。


        

“你,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王晅源摸了摸脸上的面具,犹豫半天竟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蒋明心抬手在王晅源的额头上狠狠地弹了一下,而后扑哧一乐:“想不到,你竟真的到莲花派来了。”


        

王晅源看着将明心的笑,心扑通扑通直跳,他不自觉地伸出手,握住将明心那白皙的小手。


        

将明心只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并没有拒绝。将明心道:“第一次听到你的死讯,我还觉得震惊。直到王子兮来找我,将一枚炎阳果给我,我才开始怀疑,你没死。”


        

“看来三尾紫痕猫的事件中,他没认出我来。”王晅源心中有些失落,他抬头看向将明心:“你为何会怀疑?”


        

将明心自傲道:“我早就知晓了炎阳果的功效,为了得到炎阳果,我做了很多功课。炎阳果是一种奇异的果实,就算有瓷瓶保护,精华不流失,但炎阳果内的精华也会迅速转化为其他物质,效果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变差。王子兮给我的炎阳果,其内精华饱满,明显是刚摘下来没多久。”


        

王晅源听了将明心的话,心中恍然:“我的那枚炎阳果放置时间挺久的,其内的精华也转换了许多。难怪那白衣老者将炎阳果取走,喂给了六眼血蛛,看来他也知道炎阳果的特殊变化。”


        

“从那时起,我就有仔细关注王子兮那边的状况。”将明心淡淡一笑,“直至大比,见到你后,我才确信,你真的没死。”


        

王晅源想起了将明心主动要求坐在他身边,那时,他还带着一些醋意。王晅源尴尬的干咳一声:“你是怎么确认的。”


        

将明心指了指发丝上的蓝色丝带:“从你手里抢来的这凌霄蛮。”将明心嘴角微翘,透着自信。


        

王晅源一愣,他轻轻扶额,他竟忘了这两脚草!当初这株草嫩绿嫩绿的,一直黏着王晅源的头发不放,后来这草到了将明心身上,化作了蓝色的发丝丝带。


        

“三尾紫痕猫事件,我的确没有见到明心发丝上的蓝色丝带。”王晅源心中默默地想着。


        

王晅源手中的力道不断加重,他紧紧地握住将明心,不想放开。在这里遇到将明心,他感觉格外亲切,或许因为离开帝都许久的缘故吧。


        

王晅源与将明心定亲后,二人就分开了。作为青梅竹马,王晅源心中对将明心一直有异样的感觉,王晅源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如今看来,似乎更像是强占有欲!


        

“你在这些壁画中有没有发现什么?”将明心抽出手指着这些壁画问道。将明心不介意王晅源握住她的手,但她介意被别人看到。将明心能猜到,王晅源隐瞒身份来此,定有理由。若是二人明目张胆地做出过分亲密的动作,难免不会被人察觉其中的异常。


        

王晅源见将明心主动抽回手,他也没有强求。王晅源看着四周的壁画道:“这些壁画似乎都是祭祀的场景,但有些场景很怪。例如那里,竟将整个活人,当作祭品。”


        

将明心道:“将活人当作祭品其实还好理解。我觉得最诡异的地方时,到了后面,祭祀的方式改变了。”说着将明心手指指向一处墙壁道:“你看这里,随着祭祀的演变,竟直接将活人进入门内。而且,越到后面,祭祀需要的活人也就越多。”


        

王晅源在壁画的尽头,看到石门内似乎深处了一只大手,将那些不愿意当做祭品的人直接强行抓入里面。王晅源不解地问道:“莫非,他们祭祀的东西是真实存在的?”


        

将明心脸上露出绝美的笑:“这些人不是傻子,如果他们得不到足够的好处或者没有受到威胁,你觉得他们会如此虔诚地,一直祭祀下去吗?走吧,下面一层或许会有答案。”


        

将明心率先向下面走去。


        

王晅源扫视空荡荡的大厅,毫无所获后,他将目光看向了大厅中央的那个雕像。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王晅源竟觉得这雕像眼皮的位置似乎变化了。


        

王晅源过目不忘,之前所有的细节都像照片一样,刻在王晅源脑海中,这一对比,王晅源确信,这雕像的眼皮确实动了!


        

“这可能吗?”王晅源有些诧异,他隐约觉得,这雕像内似乎蕴含着一股惊人的力量。王晅源没有多想,迅速跑了两步,紧跟在将明心身后,向第二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