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农女殊色 > 第八百六十五章 断公道
    第八百六十五章 断公道

    “你们在干什么?”护国公燕禇,带着一干随从,眉头微皱,眼光犀利的扫向在场众人,在看到那一众衣衫零乱,身上带伤的丫头婆子时,眉头就皱得更厉害了。

    小秦氏原本一脸可怖神情,在见到燕禇到来后,脸上所有的戾气都收了回去,只露出一脸的温婉来,语声轻柔的唤了一声“国公爷!”神情间还带出无限的委屈来。

    杨岭离得近,这一声听得真真切切,顿时有些适应不良,只觉身上起了层鸡皮,这国公夫人先前多凶啊,一眨眼间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但是也不想想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还做出这娇柔之态来,只怕即便是国公爷这么强大的存在,也有些消受不起,也难怪听说夫人不得宠呢!

    不动声色的示意护卫收起刀来,身子慢慢的往一边挪,尽量避开,减低存在感。

    然而他一动,就被燕禇斜眼一瞄,看在了眼里,直接略过小秦氏,朝他看了过来“杨岭,发生什么事,竟还领了一队护卫过来?”

    瞧着这情形,并不像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但却出动了府中的护卫,且这些丫头婆子,大多都带了伤,即便不是大事,可事儿似也不小,他的眉头不由又皱了起来。

    杨岭心下略思索了一番,准备了一下说辞,正待开口,便见小秦氏突然走了出来,朝着燕禇扑了过去“国公爷,你可要为妾身做主了,如今这府里,上上下下的,竟没有一人将妾身放在眼里,妾身可是堂堂正正的国公夫人啊!”

    实在没料到她会有如此作派,让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刘氏,直接看傻了眼,夫人这……这也太不庄重了,哪有身为国公夫人的半分端庄自恃,竟然直直的就朝着国公爷扑了过去,还有那话,听着也忒有些不像,这哪里像是一个正经的夫人该有的作为,活脱脱一个小妾姨娘的作派。

    刘氏顿觉得有些恨铁不成钢,明明是正经的国公夫人,何以就这样作为了,也难怪以往在夫人当中,小秦氏的名声如此不好,那些自恃身份的,都不太乐意与她来往,显见人家都是心中有数的。

    眼见燕禇的神色也有些不好看,刘氏担心国公爷发火,连忙行了过去,小声唤道“夫人,夫人,还请冷静一些。”

    再这么下去,大好局面都要让她给破坏了,惹恼了国公爷,她们还能找谁说理去?

    燕禇神色十分无奈,人扑进了怀里,他虽一身本事,却也不能就此避开,便任由小秦氏扑了过来,只抬手便将她给扶正了,语气不满的轻声道了一句“站好,有事好好说。”

    “夫人,夫人受了委屈,也不要着急,慢慢与国公爷分说便是。”刘氏在一旁小声劝道,面对此情此景,她其实瞒尴尬的,婆婆往公公怀里扑,让她这个做儿媳妇的,当真是恨不得没看见才好呢,可为着大局着想,还不得不站出来小声劝慰着,以免葬送了大好形势。

    小秦氏才偎进宽厚结实的怀抱,刘氏便出言打扰,顿时不满的扫了她一眼,只觉得这是个没眼色,她好难得才有这样的机会,就被她给破坏了。

    刘氏被这一眼看得心下犯堵,顿觉得自己里外不是人了,她这又是为了谁,不但不领情,反倒觉得她碍事了,心下也觉得一阵委屈,她以前在娘家,那也是千娇百宠,谁也不会给她委屈受的,如今嫁入国公府,这才多长时间,只觉得处处不顺心。

    正想着堵气甩手不管了,身旁的丁妈妈,却是偷偷的扯了扯她的袖子,她这才回过神来,想着对面袁氏与香枝儿还看着笑话呢,顿时收起不满的神情,露出浅浅笑意,垂首侍立在小秦氏身旁。

    小秦氏被推开了,自不好再往燕禇怀里钻的,她虽然有时候行事不讲究,可大庭广众之下,还有这么多护卫看着,倒底也是有些抹不开颜面的。

    “把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燕禇正了正神色,再次扫了一眼场中的情形,对小秦氏说道。

    小秦氏难得他这么正经的问自己,心里一片酸楚,又十分委屈“国公爷,袁氏、陶氏不敬长辈,我本要教教她们规矩,谁知她们的丫头却以下犯上,与妾身的丫头打了起来,你瞧瞧,都打成什么样子了?”

    锦华轩的婆子丫头听闻此话,一个个顿时都站了出来,好让国公爷能看到她们的惨状,为她们做主,婆婆教训儿媳妇,天经地义,从不见有这么大胆的少奶奶,竟敢与婆婆的丫头对打起来,实在没规矩。

    燕禇眼神瞄了一眼,瞧着往日里体体面面的下人,此刻跟叫花子进城似的,怎么看怎么不合适宜,转眼看向袁氏与香枝儿,两人齐齐向他见礼。

    “你们也说说吧,是怎么回事?”

    他也不免一阵头疼,府里的女人多了,三天两头都是事,前段时间锦华轩门口闹一场,这才多长时间,又闹到琳琅轩门口了,他堂堂国公爷,多少政务等着他处理,偏偏还要为家务事儿断公道。

    “事情是这样的……”袁氏口齿清晰的将丁香一事给说了,这事是后续所有事儿的起因,自是要说个清楚明白,她实事论事,不偏不倚,将一应事儿简短明要的说了清楚。

    完了香枝儿又补充道“儿媳身子不便,这事儿本与我无关,但倒底是儿媳领了管家的差事,所以就过来看看,不过多说了两句,竟惹得夫人不快,要出手教训儿媳,夫人是长辈,说晚辈错了,那必然是错了,儿媳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如今还怀有身孕,若是伤着孩子,便是没能护好国公府的下一代,便是儿媳没错,那也错了……”

    刘氏听着她这么一大通话,简直惊呆了,这么直白的拿肚子里的孩子做护身符啊,这种事儿她也不是没见过,可没见过弯都不拐,这么直白的,这还真是够坦诚的,心里却也气得不行,肚子里不过是揣了一块肉,能不能平安生下来还不一定呢,这就说什么国公府的下一代,也亏她能说得出口的,实在够厚脸皮。

    但这却也是事实,她肚子里有孩子,为母则强,她要护着肚子的孩子,如此行事也算是情理可原。

    只是让她这么狡辩过去,也实在让人不甘心。

    “所以,闹出这么多事儿,起因也就是只是为了那一个丫头?”燕禇的目光看向丁香。

    丁香不料国公爷一句话,重点就落在她身上了,顿时吓得扑通一声,便跪下在了地上,她也参与打斗之中了,她本人其实并不想动手的,只是被人群挟裹了,也就被动的跟人打了起来,如今这形象,还真是有些没法看。

    整个人瑟瑟发抖的跪倒在地,话都没说出一句来,实在是国公爷太可怕了,而她在这事上也不占理,真要计较起来,她就是个惹事生非的惹祸坯子,传说中的红颜祸水搅家精。

    要如何处置她这样的,国公爷行事向来果决,不定就让人直接打杀了她去,她还能有命在?这么一想,是越发吓得颤抖不已,全身发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那丫头是你院里的吧,如何惩罚就交给你了,只我还得叮嘱一句,这人得看好了,下次再要闹出什么事来,定不轻饶,念在你新进门不久,御下不严,这事儿也就轻轻揭过,只是既然进了国公府,就要学学国公府的规矩,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丫头罢了,你竟也不能将人给看管好,让她闹出这样的事来,却是你的失职。”燕禇冷着脸对刘氏说道。

    刘氏没想火烧到自己身上来了,顿时一张脸涨得通红,她来来回回想了许多,只是没想到国公爷会怪到她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