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惊世传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待众贼子连滚带爬逃命以后,公孙晋延这才放下心来准备与子龙好好聊聊。


        

突然!看见了不远处的黑虎尸体,脸上不由大惊失色,随即问道:


        

“敢问子龙兄,这只黑虎……”


        

还没等子龙开口呢,公孙慧儿那快嘴就插上话了:


        

“这是我表哥杀的。”


        

那语气,比她自己杀的还要自豪。


        

臭丫头,现在才想起你哥啊!子龙心里骂道。


        

“哎呀!”


        

公孙晋延全身一震,立马对着子龙正欲俯身下拜。


        

子龙连忙拉住他:


        

“晋延兄,这是为何?” 一秒记住http://m.biquged.com


        

“子龙兄有所不知啊,最近有一传言。说是能诛此虎者,将来必……”


        

公孙晋延说到这里,转头看了看四周,然后压低声音在子龙耳边说:


        

“能诛此虎者,将来必成大统啊。”


        

啊!还有这说法,子龙半信半疑。


        

“晋延兄,这话不可乱讲,小心掉脑袋。”


        

说实话,在封建社会,这种话说出去,是要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的。


        

“子龙兄,如今天下大乱,各方诸侯各自为政,自建朝廷,大汉天子虽在,但已无实权,大汉朝廷早已名存实亡,稍微有点能力的,都已经在暗做打算。”


        

公孙晋延缓缓道来。


        

听他这口气,哪里像个二十来岁的人啊,到像个久经沙场的老政客。


        

公孙晋延又接着说:“子龙兄既然有这等遭遇,想必是天命之人,何不……”


        

这小子,不去做传销真是可惜了。


        

子龙心想:他这是想让我造反啊。


        

而且被他这么一忽悠,子龙还差点就信了,搞得是心痒痒的,感觉自己真就是那脚踏七星之人,将来的皇帝之命。


        

说实话,人嘛!谁不想做皇帝,手握生杀大权,能有三宫六院……嘿嘿!想起来都过瘾!


        

子龙正臆想着呢……


        

忽然,公孙慧儿戳了他一下,顺着她的示意,只见李乾坤差遣着几个手下,牵了四匹马和一辆马车,正往这边赶来。


        

嘿!想不到李乾坤这个人,行为上虽然遭人唾弃,办起事来倒是挺麻利的,这才没过多久,这家伙就把马和马车给弄来了。


        

大王与二王张罗着把黑虎尸体搬上马车,打算启程回府,这个时候子龙和公孙晋延也聊得差不多了,于是相互告别。


        

想不到公孙晋延临走时,还念念不忘嘱咐子龙开国立业之大事,想必是坚信了子龙将来一定会是皇帝。


        

当然,他还有更在乎的东西,那就是子龙身后的公孙慧儿。


        

要不是子龙明说暗示的说大家该回了,这家伙能陪着公孙慧儿聊到地老天荒,聊到海枯石烂,从他那发光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家伙玩完了。


        

真应了那句话:英雄难过美人关。


        

男人爱江山,但更爱美人。


        

话说子龙一行人拉着黑虎启程回府,沿途无事,就是每经过一处人家,是人都会看着黑虎尸体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的,完了还窃窃私语,也不知道他们在嘀咕些什么。


        

本来就浑身带伤,再加上这一路颠簸,说实话,子龙感觉这老命都快挂了,一路上都吐了好几次血水,应该是和黑虎搏斗时伤了内脏,刚开始没注意,现在才开始发作。


        

旧伤加上新伤,正所谓是内忧外患,还没来得及到公孙越府上,刚来到城门口,子龙就感觉高大的城门朝自己压来,眼前一黑,竟从马上栽了下来。


        

“公子……”“表哥……”


        

紧接着一阵急切的叫唤。


        

又是那间房,还是那张床,子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还是睡得那么熟,面色还是那么红润。


        

这也难怪,大夫都来了几波了,药该吃也吃了,该敷也敷了,听大夫建议,他这身伤,只能静躺,别又再绷裂了。


        

所以在药方里加上了少许蒙汉药。


        

公孙越在离床不远的地方来回焦急的渡着步子,旁边还站着子龙那爱哭的老家奴——刘阿陈。


        

“舅老爷,您说子龙这回是不是又像上次一样又睡个十天半月的?”


        

“这……”


        

还没说完,就听见床上子龙“啊……”一声长叹,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


        

看到子龙醒来,刘阿陈连忙跑到跟前第一句便是:


        

“公子,你总算醒了,真是急死老奴了。”


        

紧接着便是他那独一无二的哭声和眼泪。


        

卧槽!子龙一皱眉,面似有难言之隐,这个奴才,咋这么爱哭呢?真是让人无语了。


        

“阿陈,你去给子龙倒杯茶来。”公孙越对刘阿陈吩咐道。


        

“是!老爷!”刘阿陈收住了哭声,出门而去。


        

看来不只子龙一个人讨厌刘阿陈动不动就掉眼泪的女人样,公孙越也一样,因为他知道子龙从来不喝茶,就是想找个借口把刘阿陈支开而已。


        

待刘阿陈走开,舅父这才快步走到床前,高兴的说:“子龙啊,真不愧是英雄出少年,年纪轻轻就干了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


        

啊?子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我干啥事了?竟让一向沉稳的舅父如此高兴,都有点忘乎所以了。


        

“舅父,此话怎讲?”


        

“诶!自家人就不用那么谦虚了,这件事我已经上报朝廷,应该不下几日,朝廷的封赏文书就会下来了”


        

“封赏文书!究竟是什么事啊?”子龙是越听越糊涂。


        

“那只黑虎你还记得吧?”舅父说。


        

“黑虎!那东西我怎么能不记得,一提起它,我腰部和背部就情不自禁的痛起来!那只黑虎怎么了?”子龙问


        

“这只黑虎啊,常年盘踞在汉山,不知伤害了多少无辜的生命,当地州县早已下了悬赏公告,组织人员进行围剿,但一直没有成功,最后惊动了朝廷,朝廷也下了悬赏文书,凡是诛杀此虎者,赏千金封万户侯。这不,没多久,黑虎就被你给杀了,这可是立了大功啊。”


        

啊!原来说这个啊!子龙心想: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情呢,不就杀只虎吗,要是换在我那个时代,只要政府发话,不用你悬赏,几天时间,别说是虎,就算是龙,都能给你屠绝种喽。


        

“舅父!原来您说的就这个事情啊,只是一件小事,何足挂齿。”


        

“子龙啊,这可不是小事,杀了此虎,赐金封侯,这是你进军官场的第一步,现在国家多难,正是用人之际,像子龙你这种武艺超群之人,必定会受到朝廷重用,那时正是你报效国家的大好时机,有了这个机会,子龙扬名立万指日可待,到时候再给你全家报仇也是轻而易举啊。”


        

“卧槽!果然是老谋深算,这么远都想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