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人间活阎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回说到子龙杀了黑虎,大家都安好,心中甚喜,真乃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子龙看着地上的黑虎尸体,再看看四人的狼狈模样,不禁一阵苦笑。


        

心想:这要是在我那个时代,就我们这几位,猎杀野生动物,而且还是稀有物种——黑虎,这怕是枪毙十回都不够啊。


        

之后俯身摸了摸黑虎的尸体,感觉甚是可惜。


        

突然!一个问题出现在子龙面前。


        

这坐下马匹都被黑虎之威吓跑了,现在怎么回去?从这里到舅父家起码几十里地,步行的话得走好几个时辰,主要还都是山路,再看看这些活的,不是跛就是瘸,不是脸肿,就是嘴歪,还能不能行走都是个问题,哪还能步行回家呢。


        

“他娘的!都是你,害我们落到如此地步。”二王指着黑虎一阵臭骂,完了还想用脚去践踏其尸体。


        

“诶!诶!诶!”子龙连忙阻止道:


        

“二王,不可!说来说去,它也算是这山中的霸主,你我几人来到这山里,说难听一点也是闯了它的地盘了,不得对它无礼。”


        

“是!”二王收敛了一下他那粗暴的行为,接着小心问道:“公子,现在如何是好?”


        

“对啊!表哥,现在咋办?”公孙慧儿也问道。 一秒记住http://m.biquged.com


        

子龙想了想,能有什么办法!


        

“走吧!到处看看这附近有没有人家,先借两匹马用用。”


        

“公子,这黑虎怎么办?”大王指着地上的黑虎尸体问道。


        

子龙看了看黑虎那巨大的身躯,不愧为百兽之王,死了都还这么威风,心想这东西要是带回去做成标本,那岂不妙哉!于是对大王说:“收拾一下,看能否带走。”


        

“带走!?”大王,二王,公孙慧儿同时惊呼。


        

“这么大一个怎么带,况且我们现在自行都还是个问题。”大王说。


        

“可这东西也不能就这样放在这儿啊!”子龙说。


        

“说的也是!”二王也附和道,“就这畜生,差点让我们把命都赔进去了。”


        

就在子龙一筹莫展的时候。


        

突然,一声弦响,一支冷箭带着响尾贴着子龙的后脑勺就飞了过去。“咔”的一声,箭头深深的插入了不远处的一棵树干上。


        

“怎么回事?”众人大惊。


        

连忙拾起地上的武器,也顾不上其他的了,警觉的环顾周围。


        

“嗨!哪路英雄好汉,出来说话,在背后放冷箭,实乃小人之作。”二王对着四周大吼道。


        

等了半天也不见人出来回应,二王又扯着嗓子继续喊道,“在下幽州王二郎,人称三寸野人,敢问英雄尊姓大名,可否出来一见。”


        

大王这个时候也站了出来,对着天空一抱拳,也喊道:“在下幽州王大郎,人称大力天神,敢问英雄尊姓大名,能否现身相见。”


        

啊!原来大王二王的真名是王大郎王二郎,听他们那自我介绍,想必在江湖上还是有点来头的。


        

自报家门过后,没多久,不远处一山坡后面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陆陆续续的站出来一些人,大约有二十来个吧,一副山贼打扮,慢慢向子龙他们靠近。


        

待那些家伙来到跟前,为首的贼头一个抱拳,道:“原来是幽州大王二王,兄弟在这有礼了。”话语中似有客气,但更多是不怀好意。


        

子龙仔细看这家伙,只见他也就三十来岁,一身肥膘,手提一把鬼头大刀。瞪着眼睛看着他们,感觉像欠他几条人命似的。


        

这家伙真他妈丑,一脸横肉上面坑坑洼洼的,似乎生过一脸麻子。


        

就他那长相,不偷都像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此人并非善类。俗话说,麻子心狠,横脸心黑,这家伙两条都占了。想必是打家劫舍的营生干久了,相由心生。


        

大王再次抱拳道:“敢问壮士尊姓大名,为何身后放冷箭。”


        

“放冷箭!谁放的?”贼头转过头去,假装生气的斥喝众贼道,“谁他妈放的冷箭?”


        

说罢转过头来对着子龙一行人陪笑道,“在下管教不严,还请各位英雄多多见谅。”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信你个鬼。要不是你授意,就你手底下那群草包,敢做?


        

大王冷笑一声,“这位壮士,见谅就不敢说了,只是想问,你们这举动……”


        

贼头连忙陪笑道,“在下李乾坤,人送外号活阎罗,今来此,只是为了一样东西,还请各位不惜相送。”


        

“不知阁下所为何物?”


        

“呶!”贼头李乾坤用头作手,指了指子龙身后的黑虎尸体,“就要那个。”


        

“嘿!我们要是不给呢!”公孙慧儿双手叉腰,怒气冲冲的说道。


        

“哎呦!还有个姑娘呢,想不到这荒山野岭,还能看到这般俊俏的姑娘,真是……”贼头李乾坤不怀好意的笑着。


        

看他那熊样,难不成还想对眼前的美女有非分之想。


        

“你们要是不给,那就别怪我……”


        

突然,一根银枪横在贼头李乾坤和公孙慧儿中间。


        

是子龙!只见子龙手握银枪,眼睛盯着枪尖,面无表情。


        

“说!你们想干嘛?”


        

经过和黑虎的一阵搏斗,子龙总算搞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本事,那么大一头黑虎我都能搞死,世上还有什么我搞不死的。


        

功夫嘛!就是稳,准,狠,力道与速度的结合,其他就是一个心态了,不急不躁。搞死对方,一个机会就可以了,而自己要做的,就是心态稳定,制造和把握这个机会即可。


        

就眼前这些家伙,毛毛躁躁,也就样子吓人,嘴皮子厉害,也就是俗话常说的:论装逼一世无敌,论真本事,那就是一士不敌。


        

话说子龙提着枪往中间一横,那气势,简直帅呆了,霸气十足。


        

这个时候,贼群中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啊!难道是他?”


        

看他们那表情,似有恐惧之色。


        

想必那贼头李乾坤也感觉到了人群中的异样,于是握了握手里的鬼头大刀,望着子龙问道:


        

“敢问英雄尊姓大名。”


        

对于这群市井无赖,时常丈着人多欺负人少,起软怕硬的主,子龙简直见得太多了,着实不想与他们废话,提枪一指:


        

“别唧唧歪歪的,说吧,你们想干嘛。”


        

贼头李乾坤被子龙银枪一指,气势瞬间就掉了一半,但后面众贼子看着,面子上也过不去,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


        

“看来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我活阎罗不杀无名之辈,敢问足下哪里人士,尊姓大名。”


        

“尊你大爷,想死就早点说,别唧唧歪歪的,就你还活阎罗。去!劳资还是生玉帝呢。”


        

说罢,一个漂亮的左旋转,抡起银枪对着李乾坤的头就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