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狩猎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话说上篇讲到我们的假子龙附身在了三国时期真子龙身上,全家含冤被害,身上也背负了血海深仇,其舅父好心收留他在他家养伤,顺便寻找机会为全家报仇雪恨。


        

在养伤期间,子龙就居住在其舅父公孙越的府上。


        

以前看古装电视,那些达官贵人的住宅也就是稍微大一点,花园式一点,花花草草多一点,其他的也看不出有什么高雅之处。也就是给你们这些没见识的人看看,反正你们也看不出子丑寅卯来。


        

现在子龙才知道,为什么古人的住宅不叫宅子叫府上了,整座院子光占地就方圆两三公里。内府外衙配置,里面设了前庭后院,左右偏房。


        

每一个院落又都各成一体,拥有单独的生活设施。像花园,小桥流水啊,跑马场,校场那是随处可见,府上光佣人就成百上千。


        

想想,这才是人住的地方嘛,看看我们那个时代住的,人挤人,房硌房的,那也叫住所?!充其量也只能叫鸟笼,不对,应该叫人笼。


        

而且听这里的下人说,公孙越家还算不上真正的地主老财,也就是一般般的稍微有点钱势的人家,这要换着真正所谓的达官贵人,那府上的奢华程度决定是让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


        

正所谓是:贫穷限制了你们的想象力。


        

怪不得以前的人都讲究养家奴,家丁,武师之类的,像这么大的院子,没几个像样的保安,不对!应该说像样的打手看家护院,还真是不行。


        

子龙待在舅父府上,整日美女相伴,好酒好菜招待着,伤早就好得差不多了,都有点忘乎所以了。


        

要不是那个老家奴刘阿陈整日拿着他那哭哭啼啼的女人样在子龙眼前晃荡,说不定子龙早忘了他自个是谁。 记住网址m.biquged.com


        

这个兔崽子,真正的乐不思归了。


        

这不,一大早起来又和表妹公孙慧儿在后花园玩上了。


        

“表哥!”兴致正高的公孙慧儿突然说道


        

“你看今天这么好的天气,秋高气爽,要不咱们出去打猎怎么样?”


        

“打猎!”子龙一惊,这主意听起来不错,只是这东西还没有玩过呢。而且这猎杀野生动物,是犯法的。


        

“走嘛走嘛!”公孙慧儿揪着子龙的袖襟甩了甩,“就在后山那边,我们以前还经常去呢。”


        

也不管子龙答不答应,拉着子龙就奔马厩那边而去。


        

嘿!这小丫头平时看上去弱不禁风,娇娇滴滴的,这行动起来还挺麻利,小手也有把子力气,把子龙那手腕拽得通红通红。


        

来到马厩边,那里早就有人备好了几匹上好的马,看来公孙慧儿这丫头早就计划好了。


        

“哇!”看到眼前这几匹马,子龙惊得说不出话来,三国时期的马都这么高大吗?


        

像子龙这样一个一米八几的汉子,站直了也才刚刚有马背高,真是孤陋寡闻啊,汗颜汗颜!


        

怪不得以前老是听说有人从马背上摔下来然后就翘辫子了,当时还觉得不可思议,现在看来,就这种高度,头朝下摔下来,不死也要变伤残人士。


        

而且听公孙慧儿说,这几匹马也只是普通的家用马,也就是偶尔带带步那种,要是真正的军马,那压根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正当子龙、公孙慧儿一行人整装待发的时候,子龙舅父公孙越走了过来,死活要子龙他们多带几个家丁随行,说最近战乱,多带几个人安全一点。


        

谁知道公孙慧儿来了这么一句,“父亲,有我表哥在就可以了,您忘了当年,我们也是外出打猎,不巧遇到山贼行劫,表哥以一敌百,打得山贼落荒而逃嘛!”


        

我靠!子龙心想:我有这么厉害!看来三国演义里面的赵子龙真的非一般人啊,可是换我现在这个德行,行吗?露馅了不说,真遇到什么危险,我死了也就算了,表妹貌美如花,要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那岂不可惜了。


        

好在公孙越指了指子龙身上的伤口处,说:“子龙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不能太过折腾,小心为妙。”


        

“好吧!那就带大王二王就行了,他们也有万夫不当之勇,我可不喜欢人多口杂,把我猎物都吓跑了。”公孙慧儿嘟着嘴说。


        

公孙越思考了一下,点点头说,“好吧,就让大王二王跟着去吧,记得别玩太久,天黑之前记得回来。”


        

公孙慧儿一声“知道了!”


        

便领着子龙和一胖一瘦且一高一矮的两个汉子上马绝尘而去。


        

出了院门,钻过城门,一行人便向东而去。


        

说是后山,子龙还以为就是这个城门楼子后面的小山坡,谁知骑着马东拐西拐,爬上山坡,又淌过小溪,穿过麦田,又钻进花海,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不知道其他人与胯下的马累不累,反正自己是抖得骨头都快散架了,屁股后面的尾巴骨亦磨得生痛。


        

正当子龙疲倦不堪的时候,突然听到表妹“吁”了一声,硬生生拉住了马头。


        

抬头一看,不禁英容失色,此等美景,真乃世间罕见。


        

正所谓是:


        

樟树林下灌木生,绿叶花红成色盈


        

刺梨藤蔓缠绵绕,不见踏痕有来人


        

头顶落雁孤声鸣,脚下秧鸡寻亲声


        

……


        

啧啧啧,真真好一个狩猎场地。


        

子龙正沉浸在这美妙的臆想中。


        

突然,只见表妹不慌不忙的的从马屁股上的行军袋里取出一张鹿皮大弓,抽出箭羽,对着百米开外的一撮灌木丛就是一阵瞄准。


        

子龙是仔细看了半天也没发现灌木丛背后有东西,难不成表妹还有隔空瞧物的本领,要么就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表妹也不说话,静静的拉着弓等待了是几秒,然后手一放,“嗖”的一声,箭羽带着响尾就飞了出去。


        

随后便听见灌木丛后面传来一阵动静,像是翅膀噗嗒的声音,瞬间!一只黑绿羽毛相间的大野鸭子拍打着翅膀就冲出了灌木丛,折腾两下便腾空而去。


        

“唉呀!可惜了。”身后的大王拍着腿说道。


        

“你知道个屁,咱小姐这是故意射不中的。”旁边的二王赶紧说道。


        

“我靠!这马屁拍得,真是又快又稳又准啊。”子龙心里不由得佩服眼前这个个子不高,长相不帅,但脑袋瓜子特灵活的野生汉子二王。


        

为什么叫他野生汉子,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