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赵云前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楠床外,枕头边,急火焚心田


        

一间古香古色的房屋内,子龙正躺在一张柔软舒适的楠木床上,睡得正熟,看他面色红润,想必是身上的伤已经康复得七七八八了,可问题是他怎么还不醒过来。


        

床边不远处,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正来来回回的渡着步子。看他那六神无主的模样,忧郁的眼神再加上不紧不慢的嘟囔着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老年痴呆症犯了。


        

其实他是在担心床上这个家伙,都躺了好几天了,大夫都来了好几波,药也换了好几次,该吃的吃,该涂的涂,怎么还不见醒来呢?


        

这还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是医生那句话:这家伙由于失血过多,大脑供血不足,多多少少有点脑损伤,可能会失忆。


        

这不,就等他醒来瞧瞧。


        

突然!楠木床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子龙翻了翻身,似乎是要醒过来了。


        

老头连忙快步走过去。


        

可这个家伙又睡过去了,看他那疏懒的模样,既让人高兴又让人担忧。


        

唉!老头长叹了口气。


        

这时,房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不多久走进来一人,鼻尖上有一颗黑痣,正是子龙的老家奴。 首发网址http://m.biquged.com


        

“阿陈!头先你所说的可是真话?”刘阿陈一进屋,老头便问道。


        

“回舅老爷!一句不假!”


        

“唉!这可咋办?这么说,你瞧见凶手的模样了。”


        

“是!”刘阿陈眼露凶光,“他就算化成灰,我也记得他的模样,曹义,我誓杀汝。”


        

说罢!泪目满面,似乎就要哭出来了。


        

“好了!阿陈,你别激动,也别伤心了,这不是还有我们嘛,你先下去休息吧。”


        

“不行!我要守着公子醒过来。”


        

“没事!去你的,这里还有我呢,而且他也没这么快醒过来。”


        

“这……”


        

“去吧去吧!子龙醒了我会叫你。”


        

“好的,谢谢舅老爷。”


        

待刘阿陈走后,老头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个刘阿陈,哪里都好,就这性情太柔弱,动不动就鼻子,像个娘们,一点阳刚之气都没有,唉!”


        

刘阿陈刚走没多久,屋外又一阵脚步声传来,不过这回不一样,听那声音,跑着来的。


        

说话间,人就到了屋里。


        

哟呵!好可爱的姑娘!


        

只见来者年约十六七岁,一身劲装打扮,高挑的身材,看那憔悴的模样,应该是风尘仆仆,星夜兼程赶路回来。


        

可这完全不能掩盖其秀丽的脸庞,微尖的下巴上面一副瓜子脸,两只眼睛犹如两潭弯月,深情而温暖,圆而小巧的鼻梁下一张略带俏皮的小嘴,说话间露出白玉般的牙齿。


        

“父亲!我表哥怎么样了?”姑娘一进屋就关切的问道。


        

“嘘!”老头连忙示意道,“你表哥还没醒呢!你怎么回来啦?”


        

“这不听说表哥家出事了嘛,我玩也玩不开心了!”说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要不是怕吵着床上那家伙,说不定姑娘早就哇哇哭出来了。


        

“行了!乖女儿,你表哥没事,放心吧,休息一下就好了。倒是你,你回来有没有和你堂叔父说啊。”


        

“说了!就是他让人送我回来的。”


        

“路上没遇到什么事吧?”


        

“还算太平,没事!”


        

“行!那你刚回来,先去休息一下,这里有我呢。”


        

“嗯!我收拾一下再过来。”姑娘说罢,准备转身离开。


        

正在这时,躺在床上的子龙突然抽身坐了起来,就像做了恶梦被惊醒一样。


        

这羊癫疯一样的举动,着实是把屋内的父女俩吓了一跳。


        

“子龙!”“表哥!”


        

子龙惊魂未定,举目环顾了一下四周,摸了摸头!什么情况这是!


        

“子龙!你可醒了。”老头连忙过去,捧着子龙的头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的。


        

“你知道我是谁吗?”


        

神经病啊!这人!


        

子龙心里一阵嘀咕,一醒来就抓着我问,你是谁?我哪里知道你是谁?要问也是我问啊,对啊!你谁呀?


        

“老先生!你是……?”


        

“哎呦!我的外甥啊,我是你舅父啊,完了完了,看来大夫说的话,真言中了。”


        

“怎么了?父亲!”姑娘问。


        

“头先大夫说了,你表哥失血过多,大脑可能有点损伤,怕会失忆呀。”


        

姑娘“啊”了一声,也挨过去,捧起子龙的头也是来个上看下看,左看右看!


        

“诶!我的娘哟!”子龙心里嘀咕,“真不愧是父女啊,这德行简直一模一样,怎么都喜欢捧着人家的头,像看牲口一样的看呢!”


        

“你们……?”


        

“子龙啊!我是你舅父啊,公孙越,这位是你表妹,公孙慧儿啊。”


        

“舅父!表妹!”


        

“对对对!”


        

“舅父?”我啥时候还有个舅父了,在我印象中,我老妈就一独生子女,没有别的兄弟姐妹了,我哪来的舅父,再说了,眼前这个老头,看上去怎么也有五六十岁了,和我外公年纪相当,怎么可能是我舅父呢。


        

子龙心里这样想着,然后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俩父女的衣着打扮,又看看这房间里面的摆设,完全没有见过啊,难不成做了个奇怪的梦不成,于是用手用力捏了捏另外一只手,一股钻心的疼痛传进大脑。会痛!说明这不是做梦,那我这是干嘛了?穿越了吗?


        

正当子龙疑惑的时候,屋里又进来一个人,正是子龙家奴刘阿陈。


        

刘阿陈一看到子龙,就像看到什么金元宝一样高兴,一个箭步冲过来。


        

“公子,你总算醒了,真是急死老奴了。”说完,又抹着眼泪哭起来。


        

“我靠!”子龙心里暗想,每次见到这家伙怎么都哭哭啼啼的,像个娘们一样。


        

子龙的舅父公孙越可能也不大喜欢男人哭哭啼啼的。伤心归伤心,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嘛。


        

于是略有不耐烦的对着刘阿陈说道:“阿陈呐!快别哭了,子龙大脑受了点刺激,想必有点失忆了,你要不要……”


        

“失忆!”刘阿陈一听,顿时更觉伤心了,“哎呦!我的公子啊,这可怎么办啊?”


        

公孙越道:“阿陈,你先别伤心了,你快把前几天发生的事给子龙说一下吧,看能不能让他回想起点什么来。”


        

“好的,舅老爷!前几天,常山县令曹义,带兵冲进我们家,说是我们勾结黄巾逆贼,不分青红皂白,抄了我们家,我们家老爷和他讲理,不想……不想……”


        

刘阿陈哽咽着,缓了缓气接着说:“我们家老爷气不过,就拿起兵器和曹义那群人反抗,却遭曹义灭门,公子也身受重伤,要不是我们护着公子从后门逃跑,怕是……怕是……全家都要”


        

“行了行了!”公孙越叹了口气说道。


        

“这帮畜生!”子龙的表妹公孙慧儿怒骂道,“父亲,这个曹义是何许人也?”


        

“听阿陈说,这个曹义,原本是个市井无赖,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投在了袁绍门下,做了一县之长,后来黄巾作乱,此人便通过各种手段巴结上司,排除异己,动不动就诬陷某某私通逆贼,从而达到他暴辇财物的私欲……”


        

“那表哥一家…”公孙慧儿说,“怎么办?父亲!你能否上报朝廷为表哥讨回公道。”


        

公孙越摇了摇头,“我虽然在朝廷有几个故交,但现在朝廷名存实亡,早就被各大诸侯架空了。”


        

“叔父那里也没有办法吗?”


        

“你叔父虽然也算一方霸主,可也爱莫能助啊,现在隔壁袁绍正招兵买马,似有吞并幽州之意,你叔父正愁如何防止袁绍来犯,我看,这件事情……”


        

说罢,摇了摇头,似有无奈之状。


        

说实话,子龙看着他们说了半天,是越听越糊涂,到最后也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有一点他好像搞清楚了,那就是:他好像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可能是做梦,要么就是穿越了。在这里,有个和他同名同姓,说不定还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而这个世界的人,把他当成他们心目中的那个人了。


        

子龙琢磨着,这是来到了一个怎么样的世界?这个世界为什么感觉那么真实,连眼前这个漂亮姑娘身上的花香感觉都……


        

等等!刚才似乎听到了一个人名:袁绍!袁绍不是三国时期的人物吗,该不会是来到三国了吧!


        

于是子龙猛地从床上弹起来,抓住眼前这个自称是舅父的老头问道:“老人家,现在是什么时候?这里有没有一个人叫曹操的?”


        

说实话,像子龙这种发羊癫疯一样的举动,要不是心里承受能力过强,非得被他吓背过气不可。


        

公孙越被子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但还是示意他别激动。


        

然后缓缓说道:“现在是公元194年,怎么了?至于曹操嘛!”


        

公孙越摇了摇头,继续说道:“现在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名为汉相,实为汉贼……”


        

公孙越接下来说了一大堆,子龙全都没有听进去,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大漏洞。


        

他虽然不是什么史学家,但三国演义也读了好几遍了,公元194年,要是没记错的话,那个时候董卓还没死呢,曹操也还没有称霸一方,还在袁绍手下当个办公室主任一样的官职,怎么现在就挟天子以令诸侯了呢,难道罗贯中老先生搞错了?还是司马迁写史记的时候写乱了?


        

哎呀!别想那么多了,子龙继续问道:“常山有几个赵子龙?”


        

舅父被眼前这个神经病彻底搞糊涂了,看他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常山就一个赵姓家族,你就是赵云,赵子龙啊。”


        

“我靠!”子龙现在终于搞清楚一件事情。


        

那就是我他妈这是来到了战火纷飞的三国时期了,而且还附身在了一个十分牛逼的人物身上:赵云赵子龙。


        

不过有点奇怪,赵子龙不是在刘备手下的吗?怎么现在……,还有,还有,一大堆问题,和历史上,和小说三国演义里面说的不一样,难道真正的三国也许就不是史书上说的,而是另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