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八章 说谎的最高境界(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出了丞相府,骁岩璟移步匆匆,回了王府。


至于为何匆匆?


因为听闻顾漠清那个女人已经回府了。


他已经连着三餐粒米未进,现在饿得慌。


回到府里,他立马就命人吩咐顾漠清做饭。


累成死狗的顾漠清才刚躺下就被觅儿两爪子扒拉了起来。


“哎呀,顾姐姐你快些吧!别惹王爷动怒了才是!”


顾姐姐虽说处事向来胆大,但那都是王爷不记着,不然顾姐姐只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顾姐姐可别习以为常了才是。


被硬拉起来的顾漠清一个仰头又躺了回去。


声音疲惫中带着沙哑。


“我真的好累,让后厨的做吧。”


昨晚知道骁岩璟暗恋自己的重磅消息后,


她持续情绪亢奋,一直在偷笑,一晚都没睡着!


而后又从凌晨一直忙活到现在,忙得还都是体力活。


所以她已经累得昏昏欲死了,哪里还有力气给别人做饭。


“可是王爷点名道姓让你做,还说你不做的话就扣你月银!”


觅儿随口胡诌,


但这话确实成功地让打了霜的顾漠清满血复活。


她猛地瞪开充满血丝的眼睛,像条上岸的鱼,一个打挺,直起身子。


别人不知道,但她还能不知道她自己?


铁公鸡一毛不拔。


想扣她的钱,做梦!


“顾姐姐!厨房在这边!”


觅儿忙拉住用力瞪着眼睛,宛如行尸走肉的顾漠清,往后厨跑去。


顾漠清对着脸就连环十八掌,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


她敞开膀子,手掌乾坤,迅速做了四个菜,就吩咐后厨的人端去。


“王爷特意嘱咐要顾姑娘亲自端去。”


顾漠清用手指撑开已经无法自理的眼睛,哈欠连天。


她再这样被折腾下去,她绝对会猝死。


哎~


讨生活,难呐!!!


但秉着早送完早了事的心态,她还是乖乖地提着菜盒子,一路踉跄拐腿地走到用膳厅。


她半眯着的眼睛一眼就看到正坐在桌前候着的男人。


她想扯出平日里讨好的商业假笑,但她真的累得撑不起面部神经来了。


所以索性放弃了,直接规规矩矩地把饭菜端上桌。


然后把筷子双手奉上。


她现在心里只盼着这位大哥赶紧吃完,她好回去睡个补命觉。


骁岩璟悠悠接过筷子。


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只是清冷的眼神里还透着些许温怒。


现在这个女人都敢这般无视他了?


他的存在感已经如此之低了?


“坐。”


一个略微沉声的字,像振动到心的大鼓,敲醒了昏昏欲睡的她。


她无力地恩了声,乖乖地坐下,脑袋宛若断了线地低垂着。


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旁边男人一眼,更不用说看见骁岩璟望着她异常不悦的神情了。


骁岩璟眉头忍不住拧在一起,成了川字。


骨节分明的手将菜盒子里多备的一对碗筷端了出来,推到她面前。


“吃。”


顾漠清闭着眼睛连连点头,强迫自己眼睛撑开一条缝。


找准碗筷的位置,双手一把抓住后,又把沉重的眼皮闭上了。


她盲夹着菜,好多次直接夹在桌子上。


为了快点吃完交任务,她索性对着碗吃起白饭来。


骁岩璟的脸色随着她吃白饭的速度持续沉下。


已经一晚半天了,这个女人如此不想看见他?


想着,骁岩璟五指扣住碗口,将碗横移到一旁,手指一松。


啪!


响起清脆而刺耳的声音,顾漠清打了个猛颤。


她手撑着下巴,用力睁开疲惫的眼睛,呆呆地望着眼前面色沉重的男人。


骁岩璟转目对上她呆滞的眼神。


沉沉地道:“碗摔了。”


她就知道……


骁岩璟这种心眼坏到天上的人,无时无刻都在找为难她的事做。


不得不说,很!幼!稚!


但是她今天真的好累,没有精力和他据理力争。


她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声音带着沙哑疲倦。


“王爷稍等,我这就给你拿新的来。”


说着,她就一路快走到后厨,端了碗米饭又匆匆赶回用膳厅。


走到门口,她用力地揉着发涩的眼睛,企图让自己不那么疲惫。


她扯出一抹笑容,灿烂里夹着疲劳,


声音也提高到平日里的活力四溅的状态。


“王爷,我特地为你做的大菜!你快吃。”


瞧着她这一脸虚伪勉强的笑容,他眸光一隐。


明明昨天还看见这样虚伪的笑容,刚刚竟一时觉得久违了。


但他一向善于控制,所以即便心有异样也能面不改色。


“吃。”


得到命令,顾漠清连连点头。


“恩,吃,王爷你也吃。”


说着的同时,她讨好地夹了一块肉到骁岩璟的碗里。


看着碗里的红烧鱼块,他幽如深海的眼底闪过一抹自己都未发觉的笑意。


他夹起鱼块,咬了一口。


觉得甚是美味。


尤其看着旁的虚伪女人时,胃口更好,菜更下饭。


吃着吃着,顾漠清开始小鸡啄米,一个啄食。


顾漠清的鼻子啄进碗里,挺巧的鼻尖粘了两粒白白的米饭。


配着她呆呆恍恍的神情,竟让人觉得甚是呆萌可爱。


他抬手想将她鼻尖的米粒取下,手指一顿,停在半空中,随即握紧收回。


“昨晚外出作甚?”


骁岩璟突如其来的提问,终于让她涣散的眼神有了聚点。


她坐端了身子,讪讪一笑,目光有了亮度。


“哦,前些时日遇到了一个久违的好朋友,心情非常激动,


然后她昨晚约我出去吃饭谈心,千言万语难讲尽呐,


于是我们就在凉亭里畅聊到了天明,然后吃过午饭她便出城了。”


话说得好好地,骁岩璟突然就凑前到她的耳旁。


她呼吸瞬间一滞,她能感觉到温热的气息在轻吹着她的耳边。


她昏沉的脑细胞瞬间万分清醒,心脏绷紧得很。


尤其他身上弥漫而来的独有的味道,让她格外醒神。


他要干什么?


不会是按耐不住对她的热爱,想要在这里生扑了她吧?!


没想到这个闷骚男的内心竟然这么狂野~


so,他是不是会粗暴地扯开自己的衣裳……


露着结实性感的胸膛……


修长的手指摩擦着性感的锁骨……


一脸妖娆沉迷地深望着她…


顾漠清猛眨了下眼睛。


完了完了,刚刚脑子里出画面了,


不行,她要克制自己的色性,


因为老祖宗的话从来都是有道理的,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再说了,


她可不是随随便便的……


人~


就在她着急地用脑细胞飞速转着该如何化色为夷时……


“为何你身上有丞相府凉拌小菜的味道?”


她的眸光一瞬闪烁。


果然啊~


美男都是带毒的。


靠她这么近,甚至不惜出卖色相勾引她,就为了试探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