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章 生辰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还未回府?


        

一夜未归就罢了,如今都天亮了,竟还未回来!


        

骁岩璟的眉目闪过一抹不耐烦。


        

看了一眼佳肴更是为不耐烦添了一丝佐料。


        

他修长的手一挥,候着的女奴赶紧将佳肴纷纷撤下。


        

骁岩璟本想着不吃,但又觉腹中空荡,


        

于是对着女奴吩咐:“做碗饺子来。”


        

女奴屈膝。


        

“饺子顾姑娘才会做。”


        

骁岩璟紧抿着唇。


        

片刻后。


        

“肠粉。”


        

“肠粉顾姑娘才会做。”


        

“咸骨粥。”


        

“咸骨粥顾姑娘才会做。”


        

骁岩璟眉头一拧,从座上起身,默不作声地出了门。


        

…………………


        

等她们拍完堆山的青瓜,切好几箩筐的莲藕、凉皮、香菜时,天已经亮了。


        

再调好料,漏干瓜果的水,一个上午也快过去了。


        

一切腌制都完成,足足六个人高的水缸装得满满当当。


        

肉大厨请着邻里来帮忙,才把六个大水缸安稳地运到街上。


        

顾漠清称着请大伙儿喝凉茶的由给帮忙的几个男人一些费用。


        

不显太客气又让人乐于接受。


        

“老板娘!”


        

朱狩笑得爽朗,看样子生辰宴办得甚是热闹。


        

“朱总管,都在这里了,有劳各位了。”


        

顾漠清不打算多聊,成功交了差才算放心得下。


        

朱狩也是精明的老狐狸,一眼就看出顾漠清的所想所虑。


        

便手臂一挥,几个下人推着大水缸往丞相府赶。


        

水缸推到丞相府后门,又来了好几个男奴才齐心协力地把缸搬了进门。


        

“老板娘,请随我到账房取剩余银票。”


        

顾漠清微微点头,跟着朱狩兜兜转转到了账房,取了剩余的银票。


        

她双脚一定,似是想起什么。


        

“朱总管,容带我去一趟后厨。”


        

朱狩怕凉拌有什么问题,连忙带着她去。


        

她用大勺子假模假样地往缸里捣拌了几下。


        

随后跳下木凳,从袖口抽出一些银票来,


        

浅笑道:“大家都辛苦了,这些银票子是小女请大家伙儿喝茶的,劳烦总管分给大家了~”


        

搬缸的男奴们目光一怔,随即低头笑谢。


        

朱狩哪里不懂她的用意,无非是怕私底下给他他会全部独吞了去。


        

“哈哈!那就谢谢老板娘一番心意了。”


        

朱狩把银票转交到其中一个男奴手里。


        

“和大伙儿分啦!”


        

男奴弯腰接过。


        

顾漠清这才朱唇带笑地出了后厨。


        

路过正院,只见摆满了桌子,来人皆锦衣绸缎,一身富贵。


        

客套而虚伪地相互攀聊着。


        

老的攀着关系,少的攀着姻缘。


        

人堆中突然出现一个身影,挺拔俊美。


        

顾漠清瞳孔一缩,面部表情失了控。


        

如果不是帷帽挡着,朱狩绝对会看见一张跟见了鬼一样的狰狞表情。


        

她恢复常态,笑着紧跟在朱狩身后。


        

到侧门时,她回头道谢的功夫故作不经意地扫了眼那个熟悉的背影。


        

此时,风起,吹开了她面前的薄纱。


        

四目相对,一双桃花眼诧异。


        

顾漠清赶紧拉住薄纱,踩着小步子和觅儿等人迅速离开了。


        

“千金,您怎么在这儿?”


        

朱狩见状,弯腰笑问。


        

久久,那双桃花眼的主人才收回目光。


        

声音冷傲:“刚刚那个女人是谁?”


        

“回千金的话,只是个做小菜的农家女。”


        

“农家女?”


        

她桃花眼微垂,遮盖住眼里的一抹艳色。


        

那般容貌,却是个低下的农家女,浪费了。


        

“回千金,是的。”


        

她轻而傲慢地恩了声,桃花眼微掀抬眸,


        

瞬间被人群中一道身影吸引,眼里的傲慢被欢喜取而代之。


        

不可一世的语气里也多了份微而可察的喜悦。


        

“好了,你退下吧。”


        

“喏。”


        

这个高仰着头颅,傲慢清冷的女子便是丞相之女,


        

今日的主角,雲灵。


        

她朱唇浅笑,一身雪白,那双桃花眼尤为地勾人心弦。


        

她踏着小步子,所过之处弥留清香,让所有人都流连忘返。


        

“战王爷,菜肴可还合口?”


        

雲灵边说边替骁岩璟倒上酒,声音温婉动听。


        

骁岩璟收回盯着侧门的目光,头也不抬地淡淡回了句:“合口。”


        

雲灵浅笑的朱唇僵了下,不着痕迹地扫了眼骁岩璟刚刚盯着的侧门。


        

目光一沉,妖媚的桃花眼略过一丝埋怨。


        

骁岩璟随意地动了两筷子,而后便放了。


        

这些菜肴虽摆盘精致,但味道怯懦保守,不像那个女人做的那么霸道、够味。


        

想到顾漠清,他又扫了眼一旁的侧门。


        

刚刚他好像看见那个阳奉阴违的女人了。


        

但转头一想,又觉得是自己看走眼了。


        

那个疯女人怎么可能跑到丞相府里来。


        

骁岩璟的整个神色活动,雲灵尽收眼底。


        

目光流转,阴戾地瞧了侧门一眼。


        

回首想与骁岩璟多攀谈两句,但骁岩璟却并无此意,


        

而生辰宴的主角需要一一到桌上敬酒,雲灵这才暗自不舍地离开了。


        

可从始至终,骁岩璟都没抬眼瞧看她一眼,这让她心里很是失落。


        

但凡见过她的男人,哪个不是用痴迷爱慕的目光仰望着她。


        

偏偏这个骁岩璟,别说目光了,就连余光都不曾在她身上特意停留过,哪怕一瞬。


        

这个她一眼倾心的男人,对她却如此地视若无睹……


        

生辰宴进行到一半,骁岩璟觉得甚是乏味。


        

便起身作势离开,敬到旁桌的雲灵巧脚一转,轻而迅速地走到骁岩璟面前。


        

抬首望着他,弯唇浅笑,眸光含水。


        

“战王,雲灵敬你一杯。”


        

骁岩璟端上酒杯,轻碰一下便一饮而尽。


        

“是菜不合王爷胃口吗?”


        

雲灵生怕男人走了,赶忙上前一步,细声问道。


        

“无,府中还有要事,便不多留了。”


        

骁岩璟向来如此,说话冷漠直接,连找的理由都让人觉得不舒心。


        

“今日雲灵生辰,甚是欢喜,王爷要不再吃上几口吧!”


        

雲灵低下身段挽留,但并没起到作用,


        

骁岩璟充耳不闻,抬脚就作离席。


        

就在这时,女奴纷纷端上新菜。


        

做法奇特,气味特别。


        

骁岩璟眼光一动,目光顿时被眼前这小碟凉拌吸引。


        

适才收回了脚,正坐回席。


        

长指提筷,夹起一块入口,淡漠的深眸略过赞许。


        

清脆可口又味浓带香,确实值得多尝。


        

瞧着专心吃起凉拌菜而对她不理不睬的骁岩璟,


        

雲灵柳眉一颤,盯着那凉拌,秀长的手紧捏着手帕子。


        

凉拌一上,引来众人强烈的反应,皆点首称赞。


        

更有些吃了一盘还要续的,直到后厨来报凉拌已经没有了,才停下续碗。


        

骁岩璟吃完凉拌便拭嘴离席了,从头到尾不曾瞧旁的女子一眼。


        

望着出了大门的背影,雲灵痴迷的眼里沉下深情,


        

垂下的白皙眼皮挡住失落之色,再掀眼时已是高傲清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