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隔空取物与五鬼显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乡公所。


        

月色下,火堆噼里啪啦,激烈燃烧,围观众人或窃窃私语,或面露怀疑,或若有所思……


        

“看来,你不信贫道的话?”人群中央,刘大顺丝毫不在意刘继芬话中的嘲笑,语气平淡如水。


        

“废话!你觉得这里,会有人相信吗?”


        

刘继芬对青牛镇居民的反应很满意,她眯着双眼,不屑道:“你不展示出来,谁信?不要让我说中啊,你不方便表演?”


        

“正是。”


        

刘大顺面色一凝,似有很多难言之隐,顿了顿,还是摇头道:“当年入门时,师父千叮万嘱,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轻易展示法术,否则,会有大祸临身。”


        

这时林汉升站出来,直截了当道:“你师父又不在这里,当然由着你说了,你根本不会法术!这世界上,也没有什么法术!你就是个骗子!”


        

“是吗?”


        

刘大顺缓缓走向林汉升,在离后者只有一米多时停住脚步,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 首发网址http://m.biquged.com


        

“看什么看?想打架?”林汉升扬起拳头:“你动我一下试试?”


        

刘大顺嗤笑一声:“打架?你会打架吗?几十岁的人了,还穿着熊宝宝内裤……贫道是该说你童心未泯呢,还是幼稚可笑?”


        

唰——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林汉升身上。


        

他穿着一件棕色皮衣,褐色休闲裤。


        

刘大顺怎么能看见他的内裤?


        

难道刘大顺拥有透视之能?


        

“你!……你你你!!!”


        

林汉升先是一呆,旋即便是吃惊,最后脱下皮衣挡在大腿处:“你怎么看得见?”


        

在场众人,顿时议论纷纷。


        

“真看的见啊?”


        

“蒙的吧?”


        

“你蒙一个我看看?大顺说的是图案,不是颜色。”


        

“嗯,我早说大顺不是一般道士,去年我老头子去世,就是找他做的法事,当时我就觉得他不简单,看来我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老辣啊。”


        

“老辣个屁!咱们青牛镇就他们几个八大金刚,不找他们找谁?”


        

“没错,我记得你当时还说大顺要价贼高,背后可没少说他坏话。”


        

“嘘……小声点,别被他听见。”


        

………………


        

真看得见?


        

林浩目中露出一丝不解。


        

旋即心中一动,神识缓缓从林汉升身上扫过。


        

蓝色内裤,印着小熊维尼。


        

还真是!


        

林浩又看向刘大顺——


        

难道他真有法力?


        

也有可能。


        

八百年前的刘观主法力虽然不太高,但确实有法力。


        

这刘大顺是他的后人,获得一点修行之法,不足为奇。


        

但如果他有法力,为什么要在这穷乡僻壤的青牛镇做八大金刚呢?


        

他甘心吗?


        

还是有别的图谋?


        

………………


        

“你别得意。”


        

刘继芬见林汉升似乎有点词穷,于是将他拉回来:“有本事,你把这里所有人的内裤都说出来?”


        

“胡搅蛮缠,我已经说过了,不能胡乱动用法力。”刘大顺大袖一甩。


        

“厉害厉害!”


        

这时考古队那边,又有个人走出来。


        

他大概二十七八,个子很高,腕上戴着一块金光闪闪的劳力士:“刘道长,今天我夏天颂是开了眼界了……不过我还没看过瘾,这样,你再露一手,酬劳,二十……不,三十倍!”


        

“哦?”


        

刘大顺犹豫片刻,看向围观的众人:“法力虽不能胡乱施展,但若为做善事,却又不同,这样吧,多出来的酬劳,我拿出一半,分给一起发掘墓地的乡亲们。”


        

闻言人群一角顿时发出一阵欢呼——他们应该就是考古队聘请的十几个农民工。


        

此刻林浩越发不解。


        

刘大顺好像也不贪钱,他到底为了什么?


        

………………


        

“现在就想着分钱了?法术呢?”刘继芬冷冷的看着刘大顺。


        

刘大顺拍拍额头,无奈道:“唉!真是为难啊。降妖伏魔……一时去哪里找妖?横跨阴阳……我若带你去了,有损阳寿……”


        

“磨磨唧唧,哼!”


        

刘继芬嘀咕了一句,旋即取下脖子上的一块玉佩:“这是我妈留给我的遗物。”


        

玉佩是椭圆形的,四周镶着金边,看上去价值不菲。


        

这时刘继芬连退好几步,直贴着乡公所的墙壁,才把玉佩放进口袋:


        

“你少说那些看不见的鬼啊神啊骗大家,你不是会隔空取物吗?就站那里别动,来,把我口袋里的玉佩拿走。”


        

“什么东西?”刘大顺侧头,似乎没听清。


        

刘继芬一脸不耐烦,又准备把玉佩掏出来:“我的玉……”


        

只说了三个字,她的脸色就变了。


        

接着她把整个口袋外翻——


        

空空如也。


        

玉佩不见了!


        

………………


        

“是这个东西吗?”对面,刘大顺摊开双手。


        

玉佩,赫然已经出现在他手中!


        

“不可能!我不信!”刘继芬脸色铁青,失态大叫。


        

“不信你自己看吧。”刘大顺反手将玉佩抛给刘继芬。


        

刘继芬接过玉佩,一寸一寸仔细看着:“这……这里缺了一块……是我十五岁那年磕破的……这这这……为什么会到你那里去?”


        

刘大顺看着刘继芬,瞳孔慢慢聚焦:“因为我会法术,这就是隔空取物!”


        

轰!


        

围观群众顿时沸腾了,看向刘大顺的目光,充满着惊惧,崇拜,好奇……


        

但再也没有怀疑。


        

因为这是他们亲眼所见!


        

“我不信!”只有刘继芬,她依旧偏执的不信。


        

这时领队钱大同走过来,低声提醒道:“适可而止,柔和,还记得吗?”


        

“不,钱局长,你听我说。”


        

刘继芬似乎想到些什么,大叫道:“我懂了!我终于懂了!不是法术,是魔术!乡亲们,你们不要被他骗了!这不过是魔术而已,我在电视里看见过!”


        

“魔术吗?”刘大顺邪邪一笑。


        

刘继芬眼中怒气喷薄而出,痛骂道:“你休想骗得了我,你这个骗子!神棍!”


        

“是可忍,孰不可忍。”


        

刘大顺眼神凌厉,旋即挥舞手中桃木剑,一口气念道:


        

“天清地灵,兵随印转,将逐令行,弟子刘大顺,拜请中方五鬼姚碧松,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蔡子良,南方五鬼张子贵,东方五鬼陈贵先,急调阴兵阴将,火速来青牛镇听令!五鬼显灵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