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致命冲动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奴隶反抗不了国王
    第一百一十八章, 奴隶反抗不了国王

    陈浅析痛苦的低下头,却不敢发出声音。真如梁从辉所说,她怕死。

    实际上没有多少人不怕死,更别说她只是一个高中女生。根本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死。现在面对这种情况,她除了屈服,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只是尊严让她还是抬起头,怒瞪着梁从辉喊道:“你这个禽兽,我绝对不会屈服的。”

    “不会屈服?这样更好,我正好慢慢玩。”梁从辉冷笑着看着她,然后一边粗俗的伸出手,在她的胸上揉着,一边说道:“从现在起,你每天都要跟我做三次以上,而且每天都要跪在地上服侍我,还要叫我主人。否则你就得死!”

    “你这个混蛋。”陈浅析愤怒的伸出手,一个耳光就打在了梁从辉脸上。梁从辉微微冷笑了一声,一点也不在乎。而是猥琐道:“不错嘛,挺有脾气的,就是不知道在床上的时候,你会不会还这样。”

    陈浅析绝望的哭了起来,在梁从辉面前,她真的一点尊严都没有了。

    紧接着,她身体麻木的被梁从辉牵着,向着学校走去。她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无边无际的深渊。

    而在教室里面,因为这一幕,不少人都呆了起来。毕竟这一幕实在太震撼了。

    作为90后,大家从来都是独立自主的一代,谁也不觉得自己比谁低一等。更别说当奴隶了。

    但是现在,陈浅析却成了梁从辉的奴隶,可以被他随意支配,随意命令。哪怕让她做出屈辱的事情,也在所不惜。可以说简直生不如死。

    看到这里,陈嘉晟和石岐同时转过头,他们两个恶狠狠对视了一眼,然后马上开始了一场卡牌游戏。

    收回目光的我,轻轻叹息着,却也没有说话,因为我现在也在游戏当中,根本帮不了任何人。

    更何况我现在的情况,比她也强不了多少,我本身是游戏中胜率最低的奴隶方,同时还输了一局,现在已经处于绝境当中了。

    莫晴雨的目光望向我,然后说道:“你输定了,等你输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奴隶。到时候我会让你跟陈兰羽分手,跟我在一起。”

    “条件还不算太过分,我还以为你要杀了我呢。”我自嘲了一句,目光看着她说道。

    “少废话,开始吧。”莫晴雨冷笑一声说道。

    我没有说话,而是仔细思考着目前的情况,冷汗从我的后背当中流淌而出。

    我知道我要是输了,一切都完了。到时候我的命运会被莫晴雨掌握在手中。她肯定会让我做一些我不愿意的事情。

    而在我身边,陈兰羽紧张的拉着我的胳膊,目光慌张的看着我。

    我的目光望向陈兰羽,心中突然有了一个主意。我低下头,然后凑在陈兰羽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陈兰羽点点头,然后转身来到了莫晴雨身后。

    莫晴雨似乎并没有察觉,而是看着我冷笑道:“你输定了,我们开始吧。”

    我没有说话,目光望向莫晴雨身后。

    而莫晴雨思索了一下,选择了一张牌,这才放在桌子上。

    我的目光望向了莫晴雨身后的陈兰羽,看了看她的手势,这才选择了一张牌。然后放在了桌子上。

    谁知道这时,莫晴雨突然掀开了手中的牌,竟然是一张国王。

    “哈哈,你输了。”

    “怎么可能?”我看着眼前的牌,大脑一片空白。

    莫晴雨看着我,声音不屑道:“你以为你把陈兰羽安排在我身后,偷看我的牌,就能赢我?我刚开始选的是一张王后。但是中途却换成了国王。”

    “原来如此。”我惊叹的看着她,表情说不出的自嘲:“原来早就被你发现了。”

    “不错,我赢了。你是我的奴隶,我现在命令你。跟陈兰羽分手。”莫晴雨说道。

    “哦,是吗?”我看着她,突然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然后猛地将我面前的卡牌打开。竟然是一张男奴隶。

    男奴隶正好克制国王,我赢了。

    “怎么会?”莫晴雨瞪大了眼睛,目光看着我,表情说不出的诧异。

    “你以为我把陈兰羽派出去,是为了偷看你的牌?我只是为了引你上钩而已。”我冷笑说道。

    “原来如此,你故意把陈兰羽放在我背后,让我误以为她在偷看我,然后中途变卦。想不到是这样。”莫晴雨恍然大悟,不过马上不解问道:“那么你怎么知道我会出国王,要知道我只要出一张贵族,或则其他牌。你就完蛋了。”

    “因为你太想赢了,对于你来说,既然要赢,就用最大的牌赢。这是你的特点。”我微笑说道。

    “怪不得,你还真是了解我。”莫晴雨冷笑说道。

    “那是自然,好歹我们也甜蜜过一段时间。”我冷哼一声,然后将桌子上的卡牌收起来,声音平静道:“准备最后一把吧。”

    而就在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石岐和陈嘉晟的对战也已经结束。

    陈嘉晟作为奴隶牌,根本没有任何翻身的余地。转眼之间就以二比零输给了石岐。

    “我成奴隶了。”陈嘉晟满脸呆滞说道。

    而在他对面的石岐冷笑一声,脸上欣喜若狂道:“哈哈,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隶。我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

    “不,不可能的。我不会答应你的。”陈嘉晟喊道。

    “你还是那么天真,别忘了。不听我的命令,可是要死的。”石岐冷笑道。

    陈嘉晟脸色惨白,只是感觉到内心无比的觉悟。

    “陈嘉晟,现在你给我趴下,给我当马骑。不然你就得死。”石岐说道。

    而陈嘉晟悲愤的看了他一眼,却只能乖乖的趴在地上。然后任由石岐坐在他身上。虽然屈辱的眼泪在他眼眶当中不断流淌,但是他却只能忍着。

    就这样,这场国王与奴隶的游戏,只剩下我跟莫晴雨。其他两方都已经决出胜负,而最可怕的是,这两方当中,有国王王后牌的一方全部获胜了。由此可见,在这场游戏当中,国王牌一方的胜率到底有多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