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道仙缘记 > 第37章节 五姓大院尸主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话说这云渡道人转身过来,正呼喊水中花等人下来,却听到身后“啊”的一声惨叫传来,遂既转身过来,却不见了宋三圆的踪迹,顿时一脸的诧异。

    这水中花一个飞身跃起,从这坑顶飞落了下来,没有看到这掘墓的宋三圆,遂既疑惑地问道:“刚才这家伙呢?怎么一眨眼的工夫,人就不见了,不会这里面真有宝贝,着急的不等我们了吗?”

    “刚才一声惨叫,我回头过来就不见他的踪迹,应该是失足跌落下去了吧!”云渡道人弯腰下来,只见这青砖已经搬走,一个狗洞般大小的黑洞,出现在了眼前。

    “咱们回去吧,看来咱们得准备一下,不然下去了,不是饿死里面,便是窒息而死,更别说这里面有没有妖怪了?”云渡道人将青砖搬回原位,遂既站起身来,拍拍手上的泥土言道。

    看着这云渡道人飞身跃起,出这洞口而去,水中花一脸的诧异:“刚才明明叫我下来,这怎么回事啊?一会又叫上去,真是猜不透这个牛鼻子道人?”

    水中花飞身而出这泥坑,只见云渡道人抱回来树枝,将这洞口遮盖了起来,指着这地上的尸体言道:“大个子!把这个人扛进村里去,看看是哪家的汉子,必须三日之内焚烧,否则可能会变成僵尸!”

    云渡道人带着丁鸿等人,往这永安村而去,水中花扛着这死尸,在后面一脸的埋怨:“这啥时候成苦力活了?哎!这不是欺负我个头大吗?”

    “你后面嘀嘀咕咕做什么呢?刘文采老爷夫人,可是没有少给你银两,你再啰嗦几句,那我们就分了银两,各走一边吧?”云渡道人转身过来,瞪着水中花言道。

    “哎!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大家一人扛一会儿吧?我一个人确实有些吃力啊?”水中花一听说要分银两散伙,这五十两银票已经烂成纸渣,好不容易在刘老爷家谋得纹银十两,哪里肯就此打住,遂既嬉皮笑脸解释言道。

    “你要想银两没事,乖乖跟着做事,银两全部归你,但是必须听话,否则咱们就分了银两,分道扬镳各走各的!”云渡道人挥着拂尘。捋着胡须笑道。

    “好好好!都听你的还不行吗?我只是想赚回这五十两,把这锦囊交还马夫人,也算是拿人钱财忠人之事,既然这道道赚钱来的快,那我就都听你的,咱们走吧!”水中花扛着这死尸,绕过这弯弯曲曲的田埂路,一路朝着这一片竹林而去。

    只见这后门打开,一对夫妇从后门出来,原来正是那窦氏夫妇是也!只见这老头子沉默不语,老婆子看着这来人却眼珠子直转。

    “你们是做什么的啊?来我们这五姓大院做什么的啊?”这窦缚挥手驱赶这群狂叫的恶狗,转身对云渡道人问道。

    “哈哈哈!二位善人好,贫道乃是苍云山云渡,这永安村公共墓地发现了此人,已经一命呜呼,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这大院之人啊?”这云渡道人弯腰抱拳行礼,遂既指着水中花肩头的死尸言道。

    “进来吧进来吧!外面野狗甚多,从我这屋里过去吧!去院子里问问大家伙是否认识,我们这都老眼昏花的了,认不得了哦!”窦缚挥手前迎,转身进屋而去。

    云渡道人进入这土墙石柱屋内,只见这门顶上贴着黄色符纸,飘摇悬吊的下方,明显有些发黄,上面还蒙上了蛛网,已经看不清那黑色符咒。

    “老人家!你们这里恐怕也不怎么太平吧?你这符纸时日已久,已经开始泛白,不如贴上这张符纸,定然保你宅邸安平是也!”云渡道人从怀里摸出符纸,窦缚遂既转身接过,递给这老婆婆而去。

    只见这水中花扛着进屋之时,顿时这浑身一阵哆嗦,仿佛这死尸动弹了一下,遂既朝着这符纸望去一眼,这才继续进屋而去。

    窦缚将众人引到这五姓大院,云渡道人迈过门槛,只见这外面的地上,很多地方长满绿色的青苔,其中有的地方还长草发芽,顿时感觉有些奇怪。

    “乡亲们啊!你们都赶紧出来吧!都出来认认人,看看大家是否认识,给他找到主家,做场法事超度,不然可就是孤魂野鬼了哦哦!”窦缚来到这院落中央,朝着这各家各户大声喊叫了起来。

    水中花一脸的晦气,将这死尸放落在地面之上,遂既擦拭着额头的汗水,朝着这四周的院落望去。

    丁鸿跟随这慧清身后,来到这院落当中,只听到这几个巷口皆有狗吠之声传来,一排土墙石柱瓦房,屋檐下居然还有鸟儿飞进,躲进凹凸的空隙之中。

    “那屋檐下有鸟窝,哈哈哈!真想上去掏鸟蛋,说不定还有孵化的小鸟啊?”丁鸿盯着这纷纷飞进屋檐的小鸟,慢慢消失在视线之中。

    只见这屋内过道,纷纷闻声行出人来,跨过这木头门槛,朝着这满是青苔的院坝而来,这一时间居然聚集二三十人,多为妇孺老人,居然没有一个精壮的男子,丁鸿有些意料之外。

    “各位善人!贫道苍云山云渡,路径贵处宝地,在观音岩给刘老爷开坛捉妖,却发现这一具死尸,不知道诸位是否认识?”云渡道人一挥拂尘,弯腰行礼言道。

    这一下子热闹了起来,胆子小的躲避于他人身后,胆子大的妇女蹲身下来,皆是摇头叹息不已。

    “道长啊!此人应该不是我们永安村的,至少不是我们五姓大院的,当家的都上坡干活去了,我们又很少出门,我看这样吧,不如你做场法事,我让大伙凑钱,我看这人死的蹊跷,只怕要变僵尸,到时候祸及我们五姓大院啊!”这年长的婆婆,把云渡道人拉到一旁,附耳低声细语言道。

    “的确没有错!看着这人脖子上的血洞,里面流出血液参杂着绿色,贫道也是这么认为,既然你们愿意替其超度,那我也就免为其难,再辛苦一次吧!”云渡道人默默点头,答应下这场法事。

    云渡道人转身过来,在水中花耳边轻声细语片刻,遂既转身张罗摆开桌凳,大家都开始忙碌了起来。

    这院坝的竹林外,一阵微风吹过,只见这前面的池塘中央,慢慢冒起泡泡,伴随一阵急促的呼吸之声,朝着这边上而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vip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