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5 无可阻挡的脚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初临美漫685无可阻挡的脚步“我一直以为你都只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混蛋而已。”


        

李奥瑞克说话的时候十分的随意。


        

随意到了完全没有答应拉斯玛的意思。


        

即便是拉斯玛已经选择了让步,他也没有任何答应这种妥协的打算。


        

谁家的王者是一天天只知道看着眼前的这点利益的?


        

不过是一个一点都不好笑的家伙而已!


        

拉斯玛的让步可不代表他就吃亏了!


        

事实上即便拉斯玛作出了让步,那也不过是从李奥瑞克的手中所得到的东西变得稍微少了一点而已。


        

“我是喜欢玩笑,但是我不会在和世界安危相关的事情上开玩笑。


        

这就是我能够作出的最大的让步,你还是吃亏了。


        

但是你终有一天会明白自己此时的吃亏能够给这个世界带来些什么。 记住网址m.biquged.com


        

你会成为一个在故事之中存在更久远时光的英雄。


        

而不是在现在死去!


        

你要是现在死去的话,被记录在案的你只是那个骷髅王而已。


        

李奥瑞克,你打算接受这样一个一点都不酷的未来吗?”


        

拉斯玛说话的时候甚至没有去看李奥瑞克一眼。


        

他只是专心致志的用手中的镰刀在地面上随意的挥舞着。


        

随着他每一次挥舞手中的镰刀,地面上都会出现一个痕迹。


        

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李奥瑞克还看不出来这个图案是什么,但是现在他已经能够看出来了!


        

这是一个转变土地性质的法阵!


        

“你胆敢如此!”


        

死亡在看到这个法阵之中的基础之后,瞬间就陷入了愤怒之中!


        

转变土地的性质?


        

当然!这个法阵就是为此而存在的!


        

问题是拉斯玛要做的事情是将这块土地转变为亡者之土!


        

这是在当着死亡的面去侵占死亡的权柄!


        

“死亡,我只是想要像你证明一点而已。


        

那就是你并非无懈可击!”


        

拉斯玛的脸上带着笑容,即便是被塔格奥的化身这套传奇战甲挡住了大半张面孔。


        

他的笑容也清晰可见!


        

那被称之为“塔格奥之首”的头盔上,那面甲正在猖狂的大笑着!


        

有一点李奥瑞克没有说错!


        

拉斯玛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继承者!


        

他此时所做的一切都是来自那个最原初的死灵法师,而非那似是而非的拉斯玛的祭司!


        

塔格奥!


        

以人之躯驾驭了神的权能!


        

以人的意志掌握了平衡的奥妙!


        

他可以谁是伊瑟瑞尔这个平衡大天使在人间的另一面!


        

塔格奥掌握了伊瑟瑞尔先天不足的那部分平衡!


        

“那就来试试吧!


        

你们当然无所畏惧,但是总有人能够让你们的一切幻想都成为虚妄的泡沫!”


        

死亡终于出手了!


        

生命开始从一切曾经拥有过生命的躯体之中剥离!


        

这个范围正在不断的扩张着,而最初的起点正是他们所站立的这个屋子!


        

死亡开始扩散!


        

在新建的堪杜拉斯之中无数的人和动物倒下!


        

无数的植物开始枯萎然后化作飞灰!


        

这种力量无可阻挡!


        

原本正热火朝天的堪杜拉斯此时陷入了一片死寂!


        

“你的力量让我想起了马萨而已。


        

只是他并没有干巴巴的夺走生命,而是将死者化作了自己的力量。


        

你当然能够做到这一点不是吗?


        

所以我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普锐斯将索拉里昂顿在了地面上!


        

一阵炽热的光辉从勇气之枪矗立的位置开始扩散!


        

然后和死亡展开了对抗!


        

死亡的战斗方式无比的残酷!


        

就像是一个失去了全部理智只想要复仇的女人。


        

但这并不合理!


        

因普锐斯同样是世界规则的化身,他明白这样做会对这个世界造成怎样的破坏。


        

这种程度的破坏即便是有一个平衡帮助也是无法消弭了。


        

死亡的骷髅面容上看不出表情。


        

漆黑而空洞的眼窝之中也没有眼神!


        

甚至连那代表意志和灵魂的火光都未曾出现!


        

因普锐斯有些怀疑!


        

他在怀疑自己和拉斯玛成为了死亡达成谋种阴谋的一部分!


        

“我只是在为我的世界争取他应得的地位!


        

你们是外来者,却当着我这个死亡的面前窃取我的权柄!


        

这种挑衅和侮辱,除了战斗之外不会有其他的解决方式了!”


        

死亡的语气不复愤怒,反倒是平静的让人不寒而栗。


        

就好像是她之前所展现出的所有东西都只是一场表演的一部分而已。


        

“不,我没有窃取你的权柄。


        

只是在扩大你的国度罢了!


        

还记得我说了什么吗?


        

我会妥协甚至退让的。”


        

拉斯玛的面甲换上了一副讥讽的面容。


        

这个表情不是拉斯玛的表情而是那个永恒存在者塔格奥的!


        

只有拉斯玛所拥有的传奇能够表现出这样的变化。


        

因为这一身传奇都是曾经活着的甚至现在依然活着的存在所铸就!


        

也只有死灵法师的原始传奇才会有这样的危险!


        

塔格奥的化身?


        

这个套装的名字已经说明了这一切!


        

当穿上这套装备的家伙不值得塔格奥认可和帮助的时候,那站在这里的存在就不是那个人了。


        

他将会成为塔格奥的化身!


        

“亡者的领土是无限的,而这里至多也只能算作一。”


        

死亡依然平静,只是似乎有些语塞。


        

“那现在你的领土将会成为∞+1。


        

这是我的诚意,也是我的退让。


        

堪杜拉斯的王者带着他的王国深深的沉入了亡者的国度之中。


        

但他们依然存在于这里。


        

这样的妥协足够了吗?”


        

拉斯玛的声音也恢复了平稳。


        

但是塔格奥之首的面甲上依然是那副讥讽的表情!


        

死亡明白,眼前的这个家伙知道了她的一部分打算。


        

但绝对不是全部!


        

或许拉斯玛和因普锐斯都会认为她死亡只是想要得到比永恒更多的权柄。


        

或许他们都觉得死亡这个战斗的时候只会粗暴的使用能量的家伙不是战士,只是一个对战斗一无所知的女人。


        

但是他们一定是错的!


        

死亡不擅长战斗!


        

因为她的权柄能够直接解决绝大多数的敌人。


        

不管是什么类型的生命形式,只要还是生命,那就无法战胜死亡!


        

没人能够战胜死亡!


        

因为死亡本身只是恩赐而已!


        

“艾希拉,接受他们的条件吧!


        

死亡的力量无休止的扩散必然会损害这个世界的!


        

我们都是看着自己世界化作了废墟的逃亡者。


        

所以不希望你也面对这样的一天!”


        

李奥瑞克语气沉重,但是他的手中已经抽出了王者之剑。


        

所有人都能够妥协,但是硬骨头的李奥瑞克不会!


        

想要让李奥瑞克闭嘴,那至少得给他一场厮杀!


        

斗士从来不会死在病榻上!


        

李奥瑞克更是斗士之王!


        

“李奥瑞克,你赢了。


        

至少这一次是你赢了。


        

我们会退让的。


        

关于你的堪杜拉斯,我们不会再试图插手了。


        

当然,我们也不能插手死亡的国度之中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拉斯玛说着话,手中的镰刀终于画完了法阵的最后一笔。


        

半生半死者的力量开始讲一切死亡转化然后融入了这片土地之中!


        

那些因为死亡本质的扩散而倒下的尸体又重新站了起来,然后继续着他们倒下之前所做的事情。


        

只是那些都只是一副躯壳而已,其中少了最重要的灵魂!


        

如果死亡的做法和马萨伊尔的做法一样,那在拉斯玛的影响之下那些化作了幽魂的灵魂都会重会自己的身躯。


        

但是死亡的做法是将那些灵魂化作了死亡的一部分,然后催动死亡的力量继续扩大。


        

现在能够让这些家伙回到从前的只有死亡了。


        

这是撬动权柄也无法做到的事情。


        

是死亡对一切灵魂的天生掌控!


        

“接下来的事情我们不会在这里商谈了。


        

如果你们想要和我说些什么的话,那最好是自己来找我。


        

毕竟我的哥哥马上就要抵达了。


        

我可不想被他充满力量和爱意的拥抱崩断几根骨头。”


        

拉斯玛笑嘻嘻的说着,然后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因普锐斯依然屹立在原地,手中的长枪上火光熊熊。


        

人类的勇气可以面对未知!


        

可以承受风险!


        

但是却不能反应不过来!


        

死亡的动作太快了。


        

因普锐斯没有来得及保护那些本该充满勇气的家伙。


        

或许是因普锐斯从一开始就没有想到,死亡会激动的直接动手。


        

这种表现让因普锐斯不由得有些怀疑谁才是蛮横的那个存在。


        

“我对你的阴谋不感兴趣。


        

但是我不能容忍任何毫无提示的杀戮。


        

他们甚至不知道夺走了自己生命的家伙是谁!


        

你也没有给予那些称得上战士的存在任何一个复仇的机会。


        

死亡,我会记住你的!


        

如果有机会,一定会有人教导你什么是战士,什么才是战斗!”


        

因普锐斯恨恨的顿了一下手中的勇气之枪。


        

身形化作了一团光雾消失不见了!


        

……


        

高阶天堂之上。


        

这空荡荡的广袤环境之中布尔凯索久违的出现在了这里。


        

布尔凯索不怎么喜欢高阶天堂这种地方。


        

一切都光辉靓丽的有些虚假。


        

从远处看起来这地方堂皇而美好,只是有些苍白。


        

明明这里到处都是战士们的血迹,却也被清扫的干干净净。


        

相比较这个美好的宫殿一样的建筑,布尔凯索更喜欢高阶天堂外围的崇山。


        

高阶天堂这个词汇在庇护之地一向是说两个地方的。


        

一个是说高阶天堂这个世界,另外一个是说这曾经住满了天使的纯白宫殿。


        

布尔凯索来到这里,是在等待一个人的到来。


        

“怎么样?这里和你印象之中的那个有什么区别吗?”


        

温柔的声音响起,奥莉尔的身影慢慢的从一团湛蓝色的光晕之中走出。


        

“这里比我记忆之中的那个,缺少一点时光的味道。


        

奥莉尔,你是来阻止我的吗?”


        

布尔凯索的话不算太客气。


        

但这也许是布尔凯索在面对着大天使的时候能够给出的最好的态度了。


        

奥莉尔和因普锐斯不同。


        

人人都信赖布尔凯索,但是布尔凯索所能信赖的人已经没有多少还活着的了。


        

因普锐斯算是一个。


        

奥莉尔在布尔凯索的眼中可是比马萨伊尔更麻烦的存在。


        

这种麻烦不是威胁,而是难以相处。


        

如何和希望相处呢?


        

伸出手死死拽住希望的衣摆?


        

那不太合适。


        

还是说看着希望在面前自由来去?


        

奥莉尔就是希望,面对奥莉尔的时候越是强大的存在就越是难以找到合适的相处方式。


        

希望无处不在,但是希望也总是无私。


        

“我什么时候阻止过别人去做什么事情?


        

我干涉的某些事情的时候最多也就是给出自己的建议而已。”


        

奥莉尔向来都是如此的。


        

“你的孩子大概还有多久出生?”


        

布尔凯索看着高阶天堂远处的山峦,似乎十分的平静。


        

一个平静的不朽之王算是稍微罕见的那种。


        

初代先祖总是跳脱,沃鲁斯克向来痛苦。


        

布尔凯索多少还能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找到一点平静的滋味。


        

只可惜这种平静还有一个别称,那就是空虚。


        

亲手封锁自己的一部分灵魂,这种体验有些诡异。


        

随着自己变得越发的强大,对于那终将到来的找回自己的一天就越是难以言喻。


        

“大概还需要几个月吧?


        

我现在是个人类,按照人类的孕育时间来看,是九个多月生产。


        

布尔凯索,你有兴趣教导我的孩子吗?”


        

奥莉尔像是在和老友交谈一样。


        

这个大天使很难让别人产生厌恶的感觉,只是这个大天使也一样高高在上。


        

“没兴趣,你们的孩子还是你们自己去教导吧。


        

不过我得说一句,你们最好不要再继续掺合了。


        

战斗就必然有牺牲,你们的崇高早已经得到了认可。


        

相对的你们的做法,也早就被奈非天铭记。


        

你们是非善良的,至少对于人类来说是这样没错。”


        

布尔凯索难得的多说了两句。


        

说完这番话就直接转过了身子朝着水晶穹顶走去。


        

那里是高阶天堂的力量之源!


        

跨越时光这种事情,是需要能量的。


        

布尔凯索不是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神秘博士,他不是时间之子。


        

虽然在额头上的那颗黑暗灵魂石之中已经囚禁了时光。


        

但是现在布尔凯索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他不能让自己处于任何可能的虚弱状态之中。


        

“我以为你是一个永动机一样的战士来着。


        

你不是在任何状态之下都能战斗吗?


        

我还记得你带着一身狰狞的伤口在亚瑞特深坑之中的英姿。”


        

奥莉尔似乎是在调侃,只是她的语气和表情都太严肃了些,让人难以分辨。


        

“你是来劝我的?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借用高阶天堂那能够维系一个世界存在的无穷能量而已。


        

不会对你们造成什么影响的。


        

所以,给我让开一条路吧。”


        

布尔凯索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往前大步的走着。


        

距离奥莉尔越来越近了,但是布尔凯索完全没有避让的意思,也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


        

一个战士要是连走自己要走的路都得避让,那也就失去的锐气。


        

布尔凯索有些想念自己在庇护之地战斗的时候了。


        

那时候他还没有现在这么强大,但是那种战斗让他有些心驰神往。


        

野蛮人作为尖刀,布尔凯索和桑娅一前一后的冲进海浪一样的恶魔群之中开始分割战场。


        

卡拉辛姆快速的在战场之中游走,控制恶魔的行动,给那些恶魔挂上爆裂掌的印记。


        

纳兹波在稍微靠后一点的地方准备召唤火蝠,乔汉娜像是礁石一样阻隔恶魔的冲击。


        

李敏和维拉会在战场的边缘开始轰炸。


        

那样的战斗足够的进行,也足够的畅快。


        

虽然每一个人都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去厮杀,但是那种战斗方式让战场之中似乎多了一点点的温情。


        

“布尔凯索,拉斯玛已经到来了。”


        

奥莉尔在即将和布尔凯索撞上的一瞬间朝后退了。


        

她的步伐和布尔凯索的一致,两人保持着呼吸都能够感受到热气的距离说着。


        

显然奥莉尔和她说的一样,并没有打算强硬的插手阻拦。


        

但是她也在按照自己一贯的做法,不断的劝说着面前的布尔凯索。


        

“那又如何?


        

拉斯玛是个和我不同的英雄,我们选择了不同道路。


        

他要拯救世界,我也要拯救世界。


        

他愿意牺牲别人那是他的事情,但是在我这里,只有最强的人才有牺牲的资格!


        

我会做到我要做的一切,而他总是在不断的妥协之中寻求下一个机会!


        

你是希望,你很清楚他的做法代表着什么!


        

即便是选择了正确的道路,却连走下去都不能做到的时候就意味着失败!


        

他是英雄,但注定只能成为悲情的英雄。


        

而我至少有机会成为那不熄的光!”


        

布尔凯索说着话加快了一点步伐。


        

显然拉斯玛到来的这个消息让他产生了情绪的波动。


        

拉斯玛已经到来,那马萨伊尔和莉莉丝呢?


        

布尔凯索不相信在那边的战斗结束之后最终的胜利者毫无收获可言!


        

现在必须得稍微抓紧一点时间了!


        

死亡的气息之前一闪而过,但是布尔凯索很清楚那不是马萨伊尔的力量。


        

他已经见过了这个世界的死亡。


        

一个不擅长战斗但是只要存在就能影响生命的女神。


        

这样的死亡不该是那个样子的。


        

只能说她在被畏惧着!


        

有什么存在畏惧死亡的力量,不希望让死亡明白什么是势均力敌的厮杀和战场。


        

布尔凯索并不担心自己会输,因为他从来没有输过!


        

就像是有人说自己是不死之身一样,因为他从来没有死过。


        

未发生不代表不存在,但是未发生就意味着当下还不需要担心那些!


        

布尔凯索最为担心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智慧是否已经在这个世界放下了棋子?


        

马萨伊尔作出的决定很少有错误的。


        

唯一可能失败的缘故就只是他从未看清人性而已。


        

智慧大天使在成为那个疯子之前总是说自己无法理解人类的决定。


        

不光是感性的决定还是理性的决定,人类总是能够超出他的预料。


        

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现在是不是找到了判断一个人的行为的方法?


        

或许会吧?


        

只要得到了看成无穷无尽的知识,那马萨伊尔一瞬间就能成为最顶尖的强者。


        

知识实在是太强大了!


        

已经发生过的一切都被知识记录在案!


        

除了那些天生就有的力量,其他的寻求力量的方式不管是不是有巧合的成分。


        

知识都能够记录的清清楚楚!


        

比如沃鲁斯克从死亡身上扯下了一块权柄的方法。


        

布尔凯索有理由认为正是沃鲁斯克的方法被泄露给了马萨伊尔才有了后来的一切。


        

当然,也可能是那过人的智慧自己找到了蛛丝马迹?


        

当年莉莉丝被封印起来的时候,出力的可不只是奈非天!


        

乌迪西安只是开了一个头而已,大天使们也提供了自己的力量。


        

甚至连燃烧地狱的地狱魔王们都在鼓掌称快!


        

莉莉丝和伊纳瑞斯都是各自群体之中的异类,但是他们的种群可没有把他们排除在外!


        

他们来到庇护之地繁衍生息不是因为自己被自己的群族所抛弃了。


        

只是他们选择了离开而已!


        

天使还是天使,恶魔还是恶魔。


        

只有留在了人间的奈非天成为了双方的目标和棋子。


        

“布尔凯索,我希望你稍微停下脚步。


        

因为你无法保证你的做法是否正确!


        

即便是佐敦库勒给了你保证!”


        

奥莉尔的声音之中带上了些急切。


        

她是真的很重视这件事。


        

“这和佐敦库勒无关。


        

他是有着能够蛊惑我的智慧,但是他绝对不会背叛奈非天!


        

佐敦库勒的仇恨你们看不到,初代先祖的暴躁你们也看不到。


        

卡奈的高尚更是成为了你们利用的对象。


        

但是现在!


        

你们能不能看到我的愤怒!?


        

你们能不能!看到世界的哀嚎!?


        

我要拯救世界不是因为救世主的称号有多少的光环!


        

只是因为我所珍惜的一切,我所爱的一切都在这个世界上生活!


        

而现在,你打算就用语言劝说我让我放弃拯救我的战友?


        

你们和我一样,何其傲慢!”


        

布尔凯索终于停下了脚步,奥莉尔也退无可退!


        

在布尔凯索的面前和奥莉尔的身后,就是那水晶穹顶的大门!


        

布尔凯索要在水晶穹顶之中等待战争胜利的消息传来!


        

现在只需要伸手!推开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