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知己知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利用寇景的威视跟六处撒泼一把,虽然有狐假虎威的嫌疑,但真的很爽,之前廖组长的威逼利诱可是让我很不爽的。


        

陈山那边听完就有些懵了,一旁的廖组长也是脸色铁青,他们正在跟京都总部作报告,陈山还是开着手机免提的,这一下子大家都知道了。


        

“廖组长,这个,你别生气,江湖人嘛,莽撞,不懂事,那个····”


        

“我没事”


        

廖组长干笑一声,行吧,你有寇景做靠山,你牛逼,惹不起总行了吧。


        

“老廖啊,以后还是要注意下工作态度的,江湖之人,跟我们不一样”


        

“我知道,以后会注意的”


        

“下一步呢,你们要想办法搞到逍遥仙这个秘法来,知道吗,知己知彼嘛,要不然我们还真无从下手,人都不知道去哪里找”


        

“明白,下一步的工作重心就是从寇景那边拿到逍遥仙的秘法”


        

“那行,今天就先这样了”


        

很快,视频就挂了,廖组长看向了陈山,陈山顿时头皮发麻,官大一级压死人啊,上级在李玄机那边吃瘪了,这下子只能继续由他出马了,哎,不知道李玄机会不会揍他啊。 一秒记住http://m.biquged.com


        

·······


        

恰逢十五,我带着老猫上了天台,一番好言相劝之后,让老猫展示修行的过程,如果不是好言相劝,老猫是不会动弹的。


        

它可不是活人,不懂得什么叫积极进取,连增强实力都是被动式的,所以只能想办法让它去主动吸取日月精华。


        

老猫站在天台上,随着它张口呼吸,它的肚子开始一鼓一鼓的,一阵阵气流从口鼻之中吸入,吐出,一丝丝的月亮精华被吸入肚中,然后再吐出来。


        

而老猫的气势也随着慢慢的发生变化,在慢慢的扩散开来,我看见小区里的流浪猫狗在迅速的逃离。


        

“妖气太重了”


        

我对寇景说道,老猫浑身散发着妖气,老远就能感觉得到,以后要是有哪位高人路过,很容易造成误会啊。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老猫太懒了,不爱学习,而且它现在无法收敛自己的妖气,所以真正要能修行有成的妖怪,必然是人迹罕至的地方”


        

“怎么样才能让它收敛妖气”


        

“慢慢学呗,我估摸着十年八年就差不多了”


        

“十年八年,这有点久哦,你这个大先知没点办法?”


        

“拜托,我已经用尽了办法好吗,对它比对亲儿子还好,什么好东西都给它吃了,可是老猫自己不争气啊,一天到晚睡觉,要是有你一半的自觉和勤奋,我哪里需要这么操心啊,哎,我天生就是一个当老妈子的命”


        

寇景很无奈,他离开阳城这半个多月,给老猫吃了多少好东西啊,老本都要掏空了,可是老猫还是不领情啊,这可伤他的心了,真的是一个白眼狼啊。


        

“猫本来就是很懒的,正常睡觉,老猫能够进行修练吗”


        

“可以,妖怪和人不一样,它的一呼一吸之间都在吸收天地间的能量,不过这个量非常小,一年时间可能比不过十五这一晚上的修练,忽略不计吧”


        

“那你这话不是相当于没说?”


        

“你自己问的啊,我当然是回答你了”


        

“又要跟我抬杠了?”


        

“不敢不敢,哪敢跟你抬杠啊”


        

“走吧,下楼,别打扰老猫修练”


        

我摇摇头,和寇景下了楼,留下老猫自己一个人在那修练,不过当我们一走,老猫就停下来了,软趴趴的趴在地上睡觉,心中哀嚎一句,人类真的是疯子啊,大晚上的竟然不让它睡觉,真是可恶。


        

“逍遥仙的秘法给我”


        

“不是吧,大天师,你也想不开?”


        

“滚,我这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不是找不到我师父吗,那就让我来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查到一些线索”


        

“不是我不想给你,而是不能给,逍遥仙这玩意的诱惑力太大了,我怕你挡不住”


        

“这么小看我的定力?”


        

我有些不高兴,寇景也太小看我了吧,我怎么会这点定力都没有呢?


        

“真不是看不起你,大天师,我知道你现在对长生不感兴趣,那是你年轻啊,可是你也会老的,你也会死的,生死之间大恐怖,尤其是对上了年纪的老人,死亡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你师父当年要逍遥仙的时候也没想过练这个”


        

“那就现在学学,以后我把这个事情忘记掉”


        

“咳咳,大天师,能听我一句劝吗”


        

“你说”


        

“真不要学这个,要不然你会很麻烦的,你信不信六处的人会跟你要,而且你没办法拒绝”


        

“信,那研究的事情交给你了,给我答案”


        

我想了想,就没有再要求了,寇景说得对,我会有知己知彼的想法,六处也会有,而且六处一旦得到了这个秘法,他们未必能够保住秘密,六处之中年龄大的人不在少数,我对长生没兴趣,那是我还年轻,离死亡太远,可老年人就不一样了,逍遥仙秘法,也许会是潘多拉魔盒,不要打开最好。


        

“你放心,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不会让你出事的,大天师”


        

“大先知,你说我师父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


        

“这我哪知道啊”


        

“其实我很疑惑,我师父为什么要瞒着我们师兄弟三人,按道理,有我们三兄弟帮忙,不是应该更顺利吗”


        

“这个,大天师,你最近问题怎么这么多啊”


        

寇景都无奈了,咋回事啊小老弟,怎么问题这么多啊,这让他怎么回答啊。


        

“好吧,我不问了,聊聊你的事情,这半个多月你去哪里我不管,也管不着,就说你渡劫的事情,我觉得你在故意拖着”


        

“什么意思,我怎么就拖着了呢”


        

“真不想说?”


        

我看着寇景说道,以前我就有这个想法了,从明德和尚死的时候就感觉到了,那时候我要找紫苏拼命,可是寇景拦下了我,说什么紫苏在东南亚那边势力庞大什么的,可她那时候才去多久啊。


        

之前没想过为什么,可现在想来,的确是问题很大,寇景在故意拖延,而且从目前来看,拖延的时间不是一点点,他甚至拖到几年之后。


        

而师父的事情一出,我这种怀疑就更加的强烈了,我好像入了一场局一样,被人精心算计着,虽然不知道在算计我什么,可是我有这种感觉,而这个局的推动者,无疑就是寇景。


        

我还记得很多人跟我说过,远离寇景,他是一个危险的人,之前我都没有感觉,现在看来,寇景的确是危险,而且他跟在我身边,绝对是抱着某种目的的。


        

“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不知道说什么啊,你不会觉得我在算计你吧,有这样算计人的吗,大天师,你自己想想,我帮了你多少,没有我,你现在炼精化气都没走完,你的神通,你的宝贝,这可是我给你的”


        

“说这些没用,不如我们去东南亚就知道了,干掉紫苏,让你恢复巅峰,不好吗”


        

“好是好,可是你做不到啊,现在紫苏大势已成,官方身份是东南亚小国的拿督,麾下信徒百万以上,手上掌控着大量的钱财,你现在这样的,怎么跟人家斗”


        

“这不是有你吗,我不觉得紫苏的这些优势能够对你造成麻烦,你在一边策应,我和紫苏单挑,胜率最少在五成以上”


        

“太冒险了,我这个人胆小哎,没有七八成以上的胜率,我不会轻易动手的”


        

“你果然拒绝了”


        

“废话,我不拒绝还能答应不成,你今晚真的是神经了,不跟你聊了,我要去睡觉了”


        

寇景白了我一眼,摆摆手,自己进了房间去睡觉了。


        

我关了灯,躺在床上,把过去的种种和现在的事情全部捋了一遍,从两年多前师父给自己办丧事时起,再到去年从大师兄那边认识了寇景,再到现在师父出事。


        

从时间以及顺序上来说,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可我总感觉不对劲,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开始把事情一一复盘,在脑子里把一些人物关系列起来。


        

“大师兄”


        

通过人物关系图的比对,我突然想到了大师兄,大师兄比我们年长很多,今年已经二十多岁,他跟随师父的时间也最长,按道理师父修练逍遥仙他应该是最清楚的,再加上寇景也是大嫂那件事情认识的,甚至不顾兄弟情谊卖了我一把。


        

“大师兄,真的会是你吗”


        

我心中发出沉沉的疑问,这一切的局真的有大师兄的一份吗,是他在背后推波助澜吗?


        

“那二师兄呢”


        

随后我又想起了二师兄来,如果说大师兄是这件事情的推动者之一,那么二师兄呢,二师兄又知道不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带着心中的种种疑问,我沉沉的睡过去了,这一晚,又是做梦连连的晚上,我做了好几场梦,梦到了很多事情,直到我醒来,一下子也没有从那种思绪中醒悟。


        

“大天师,快来”


        

“什么事情”


        

“有人上门找麻烦了”


        

寇景的一句话让我顿时惊呆了,什么人敢上门来找我们麻烦啊,陈山好像是没有这个胆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