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之守护者 第一百六十一章 春梦了无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市长,电视剧里权倾一方,不是时不时来点贪腐占社会便宜的角色,就是正气凛然的伟岸。程辉从隔壁城市调任这座内地贫困城市出任正职两年,他很想大声告诉那些编剧和作者:“市长就只是每天一睁眼就要操心钱袋子、粮袋子的职业经理人。累得哪有心思考虑自己的小心思呢。”


        

人口不到百万,人均GDP三千。三千人民币,不是三千美金,在全国人均GDP超过一万美金的当下,他这个市长哪来的贪腐和伟岸噢。


        

两年的努力,招商引资刚有点起色,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也逐渐与周边城市接轨,脱贫攻坚战也逐渐跟上省里的节奏,这突然其来的疫情又给2020年带来了很多不可控的未知因素。


        

程辉看着各部门送上来的统计数据和工作报告,心里沉甸甸的,感到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


        

程辉调到这座城市的时候,白羽留在隔壁城市没有跟过来。她不喜欢这么落后原始的地方,交通不方便,人口少,人还土得掉渣,她还是留在原来的城市更自在。白羽今年五十二岁,国家干部身份,正常她要到五十五岁退休,她嫌弃自己单位的效益不好,程辉又不愿意出面调换自己的工作,干脆找了个理由,五十岁办了病退,自己开了家酒店,生意倒也是做得有些起色。去年女儿程梦珏大学毕业,也不找工作,直接到酒店,帮母亲打理生意。


        

程辉放下手里的文件,给女儿打了个电话。疫情蔓延,酒店歇业,自己闺女开在酒店边上的酒吧也跟着关门。女儿心性高,怕是心里不痛快。


        

“没事。有外公呢。关上一年半载也没问题。爸,你在那边要真担心,就想办法调回来呗。”电话里头的程梦珏满不在乎地说道,手里的游戏正是通关的紧要关头,她可没心思聊天。


        

程辉的工作变动,说是调动,那是外人眼里的东西。程梦珏从父母的对话中早就知道了,父亲是自己请缨外调的。放着省重点经济城市的副市长不干,自己给自己下放,程梦珏和母亲白羽一样,对父亲的举动很是不满。


        

人走茶凉。程辉这一调动,酒店和酒吧的生意一下下冷清了不少。要不是是有外公在后面帮衬着,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程辉叮嘱了女儿几句,挂了电话。


        

老丈人白卫国的影子自己这辈子怕是甩不掉了。程辉有些黯然的压抑。白家的财富从何而来,程辉比谁都清楚。国有资产改制重组过程中,国有资产以各种明目和手段流入当权者私人口袋的现象比比皆是。做为当年市国有龙头企业的一把手,在企业破产重组的过程中能够带着巨额财产避过调查组的调查,全身而退,白卫国的手段可谓高明老辣。 首发网址http://m.biquged.com


        

白卫国十几年前跑去海岛,买了一千多方的傍山看海的大别墅,悠闲地享受着自己富裕奢侈的老年生活。


        

身退心不退,他对当年倒插门女婿的指手划脚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离开而停止。


        

程辉站在窗前,心神不宁。窗外的天空是灰暗阴沉的,阴湿的春季总容易出现抑郁。他熄了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一阵子,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程辉!”


        

熟悉的女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程辉不知道自己是醒是梦,迷糊中他看到窗外好像有一个人影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猛然从床上坐起,气喘吁吁,心跳如鼓。


        

扭头望去,窗外除了街灯和树影,他什么也没发现。


        

怎么可能有人影,这可是二楼,外面是空旷的马路。不,是人影,是她,黑影一片,没有五官,他知道一定是她!绝对没错。


        

萧玉!你这消失了三十年的女孩儿,现在怎么样了?自从老马给了我你的电话,收到你的短信,十几年又过去了。女孩儿,你好吗?为你盘起那头浓密得不像话的长发的男人对你好吗?我的闺女比当年的你都大了,你的孩子有多大了?你知道我去过南面城市吗?我去招商,同学们都说你有个不错的项目,让我找你。我没有联系你,我猜想你是不愿意我去打扰你的人生的。就像你父母所说的那些,我给不了那个男人能够给你的东西。你还下棋吗?是不是还是那样闲淡的总有办法和人下成平手?我已经不打篮球了,前几年摔伤了腿,医生开了医嘱,怕是不能再有剧烈运动了。


        

萧玉,你是不是还是那般小鹿似的敏捷苗条?我是已经老了,不能打球,体重就像发酵的包子,体内还装了两根支架,怕是站在你面前,你也是会插肩而过的。


        

“你好吗?”程辉找到手机,换了张电话卡,给当年的号码发了一条消息。


        

十几年了,她还在用这个号码吗?


        

会的。程辉自己对自己说。他保留了十几年的号码,那个号码是与萧玉联系过的唯一记忆。她也会保留的,对不对?


        

一整夜过去了,手机里没有任何动静。


        

有些人因为爱不忘记;有些人因为恨而记得。程辉因为心里的疑问和困惑不能忘记。三十年前,萧玉没有任何理由的消失,活活地在程辉的心里落下了一个空洞。随着年龄的倒计时,这空洞造就的空虚和失落越来越强烈,他需要答案,哪怕那个答案残酷得如同自己的猜想,那也是她亲口说出来的东西。只有她亲口说出来的话才能缝合自己内心的空洞。


        

早起的程辉盯着什么也没有屏幕,他想起了一个人——师妹魏巍的丈夫,正在焦头烂额的张博士。


        

张博士很多年前回老家投资,圈下了极大一块地。生意做得不错,是这座城市响当当的人物。程辉过来就职之前,费了点心思对这座城市经济建设中举足轻重的工商界人士做了一些调查。


        

在他收集到的名单中,他发现了张博士的太太居然是自己的师妹,萧玉的同班同学魏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