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打着打着,队友没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番,四盟对于天河志在必得。


        

天河若是一旦被破,


        

玄门的正东面便将产生一个巨大漏洞,往后便是平坦无垠的草原。因此,天河的重要性无需多言。


        

苏若渊也是亲临战场,数位八重御灵师更令玄门一方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汹涌澎湃的河水划分两方天地。


        

以这条宽阔的大河作为战场,双方各自派出八重御灵师以及玄鬼,逐一粉墨登场。


        

至于七重御灵师和元鬼?


        

此刻,全都老老实实地待在后方,干巴巴地看着那些真正的“主角”。


        

大河上空。


        

白发老者手持招魂幡,大喝一声,“魂归来兮!”


        

虚空中瞬间产生大量森森鬼影,每一个鬼影都形态可怖,携着厉风,张牙舞爪地朝着鬼道士扑了过去。 一秒记住http://m.biquged.com


        

此人乃是王瀚。


        

王家目前仅存的四位八重御灵师之一,拥有一个玄级禁术,自然也算得上是八重中的强者。


        

“王瀚仍是老当益壮,不减当年啊。”


        

御灵师一方,白玉京等人族大佬像模像样地评点了几句。


        

另一边。


        

鬼道士的能力同样不可小觑,名为【微观】。


        

可以控制万物变化。


        

换句话说,空间的距离,物体的重量等等皆可任意缩小、放大!


        

唰!


        

霎然间,鬼道士一步踏出便遁出数里开外,缩地成寸!


        

唰!唰!唰!


        

只见鬼道士脚踏七星步,忽左忽右,身形宛如鬼魅,短短一息间便避开了无数鬼影,出现在了王瀚身前。


        

“好大的胆子!”


        

王瀚倒也不惧,右掌心突然凝结出一道璀璨的金色灵芒,仿佛蕴含着一轮烈日,轰然拍出。


        

唰——


        

鬼道士再度以诡异的动作避开。


        

轰隆隆~


        

这一掌直接将下方的大河拍出滔天巨浪。


        

大河中仿佛太阳爆裂,河水都被蒸发成了雾气,弥漫在了河面上。


        

与此同时。


        

鬼道士屈指一弹。


        

一粒渺小的砂砾飞射而出,迎风变大,最终化作泰岳,携着千钧之势冲撞向王瀚。


        

王瀚赶紧运转周身灵力,拼的动用一项元级禁术,方才堪堪挡下。


        

“花架子倒是多,可真正派得上用场的,能有几个?”


        

鬼道士呵呵一笑,反手又将下方滔滔不绝的河水纳入掌中,汇聚形成一小滴水珠。


        

“这鬼道士的能力当真逆天!”


        

大河右侧,苏若渊等八重御灵师心中微动,颇有些想要活擒下鬼道士的想法。


        

【微观】这一能力恐怕比起时空系法则都不逊色几分了...


        

此外,鬼物毕竟是法则的真正载体,哪怕是被炼化成本命魂体再被御灵师吸收,可天道也要收回一部分“利息”。


        

往往就玄级禁术而言。


        

玄鬼肯定是超出御灵师一截的,所幸八重御灵师也不仅拥有一项能力。


        

人鬼大战过去了数周。


        

四盟对于一众玄鬼的了解也都充分。


        

苏若渊既然派出王瀚迎战,自然有其原因。


        

当下,王瀚便使出了浑身解数与鬼道士纠缠在了一起,你来我往,好不激烈。


        

一时间双方互不分出高下。


        

大河左侧。


        

趴在小女孩肩头的火狐狸突然厉啸一声,“鬼道士!本座来助你!”


        

言罢,这只火狐狸立马凭空长大数十倍,宛如一座山丘般庞大的体型,横跨整条大河,遮天蔽日。


        

滚滚血煞之气更是冲击着一众低阶御灵师心神剧震!


        

正在这时——


        

“孽畜!来!受死!”


        

断臂男子白玉京突然一跃而起,手中灵芒大绽,握住了一把无上灵剑。


        

凌厉的剑势化作白练,一剑便直接将大河截断,可见白玉京的实力又有所精进!


        

上次在花都时,白玉京吃了野狐鬼一次偷袭,差点就没了半条命。


        

彼此的梁子也是结下,早早地就红了眼,见到对方出手,自然没道理忍耐。


        

嗖!


        

同时间,那个红发小女孩也突然化作一道红光,伴着野狐鬼,并肩作战。


        

战场继续扩大...


        

天河彻底被打得沸腾了起来。


        

鬼道士、野狐鬼vs王瀚、白玉京。


        

这便是人鬼大战的主战场!


        

......


        

“啧啧,这么热闹啊~”


        

此刻没人注意到的是,


        

一道黑影至远处的天际线浮现而出。


        

正是北冥鬼!


        

无论是御灵师还是鬼物,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天河上的主舞台,等待着这场大战的落幕。


        

某个奸诈狡猾的“厉鬼”满脑子想的却是如何发战争财!


        

“苏若渊...这老东西怎么也来了?”


        

江晓立马就注意到了如同将军般坐镇一方的高大老人。


        

数位八重御灵师位于左右...


        

同时,在其脚下还有一处法阵,淡金色的灵力屏障护在其周遭。


        

“打得破吗?”


        

江晓颇有些意动,想要通过【梅花烙】干脆召唤出大夫子等巅峰玄鬼,给这老王八一锅端得了。


        

不过苏家的底蕴想来恐怕不比天机宫差。


        

既然苏若渊能摆上台面,自然也应该准备有应付北冥鬼的灵器。


        

“姑且先等等,把正事办了来。”


        

下一刻,江晓便取出万化面具,同时动用黑纱,彻底隐蔽住了气息。


        

所谓的正事...


        

自然是那群玄鬼以及八重御灵师了。


        

......


        

这会儿。


        

天河上空,足有四位八重御灵师亲自下场,玄门那边同样也派出了四头玄鬼。


        

这样的场面实属罕见,令后方那些低阶御灵师算是开了次眼界。


        

眼花缭乱的禁术,各种震天铄地的战斗,方圆数里之内宛如末日般的景象。


        

天河更是早已被打得崩溃成为一条条细碎的支流...


        

野狐鬼被白玉京一剑斩出大半个本体,火红尾巴都掉落了一只,血眼中愈发显得疯狂。


        

同时间。


        

青幽鬼引动一缕天雷,将此地化作九天雷牢,天穹上不断降落拇指粗细的苍雷,震碎了虚空。


        

“苏家主!快派支援!”


        

一位白家的八重御灵师刚避开一记雷霆,随后又被欺身逼近的鬼道士一掌轰得体内肝脏剧震,赶紧呼唤求援。


        

苏若渊立马便有命令。


        

另一边的玄门同样派出了数头玄鬼加入战场,势必竭力留下这位八重御灵师。


        

“孽畜!好大的胆子!”


        

见状,苏若渊勃然大怒,怒喝道,“苏凡!速速入阵!救出白沙!”


        

可就在这时——


        

无论是玄门还是四盟齐齐一愣。


        

天地陡起异变!


        

只见,天河无端升起了一股浓郁到化不开的白雾,遮挡住了一切视线。


        

唯可感知到其中八重御灵师与玄鬼强大的气息...


        

可下一刻。


        

彼此双方都没多想,立马派出了各自的麾下加入战场。


        

作为站在世间绝巅的存在,哪怕蒙上双眼战斗,也完全没有任何影响。


        

区区雾气又算得了什么?


        

果不其然。


        

大雾当中,战斗仍是激烈万分。


        

新加入的八重御灵师与玄鬼再度爆发出了更强的档次。


        

精纯的灵力与滔天的血气宛如两条苍龙,不断纠缠,冲天而起...


        

“此战,我四盟必破了天河这道防线!”


        

灵力屏障当中,苏若渊紧握着大手,语气笃定,已经看出了玄门的颓势。


        

正在这时——


        

“等等!!!”


        

一道惊呼声突然从大雾中响了起来,“白沙?白沙你在哪儿!?”


        

“哈?”


        

顿时,无论是玄门这边还是四盟都愣住了。


        

这什么情况?


        

尤其,苏若渊更是老脸一黑,分明听得出这声音是苏凡的。


        

作为八重御灵师,你难不成还得跟菜市场大妈一样,扯着嗓门叫喊,才能找到人?


        

“不对啊!”


        

下一刻,白玉京的惊诧声也响了起来,“怎么感觉我们这边好像是少了个人?”


        

大雾中。


        

八重御灵师们心里纳闷得很:怎么莫名感觉压力大了这么多,难不成那位道友在浑水摸鱼?


        

这可是大团战,谁这么缺德,还想着混啊?


        

“就是白沙不见了啊!”


        

正在这时,苏凡紧握着法剑,痛骂道,“你们稍加感知一番,白沙的气息没了!”


        

“没了?”


        

白玉京悚然一惊,“什么意思?跑了?还是被害了!?”


        

与此同时。


        

大雾的另一边,玄门那边也是诧异连连。


        

“鬼道士,你把那白什么的给吃了?”


        

野狐鬼抱着受伤的尾巴,不解地看了眼旁侧的雾气。


        

“怎么可能?我又不吃人,你问血魔去。”


        

雾气中响起了鬼道士的声音。


        

同时间,另一处也响起了一道喑哑的声音,“我倒是想吃,可这其他几个八重御灵师难缠得紧,没那空闲的力气...”


        

“这......”


        

闻言,饶是玄鬼都陷入了困惑当中。


        

这架打着打着,


        

对面怎么莫名其妙就少了一位八重御灵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