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何以服天下 (为书友 不爱评论加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爱卿啊,你终于回来了。”


        

赵佶一抬手,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自从爱卿外出平叛,朕的心中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


        

王霄动容的抬手行礼,声音略带哽咽“官家,微臣来迟了。让官家受惊,还望恕罪。”


        

紫宸殿内的众人都是神色古怪,想笑又得强忍着的那种。


        

这两人明明都是恨不得掐死对方,此时却是上演着一幕君臣相和的戏码,而且演的如此之真,真真是吾辈楷模啊。


        

王霄缓缓下蹲,仿佛是想要行大礼。


        

赵佶健步如飞,直接冲了过来扶着身重如万钧的王霄起身“爱卿劳苦功高,实乃我大宋第一忠臣。朕要设国宴,以慰爱卿之功。”


        

至于为何王霄不直接在这里大开杀戒,血洗皇宫。那是因为他还需要赵佶帮忙背锅。


        

这个世界链接了世界锚,以后时间也将继续流动下去。


        

他可是个要脸面的人,许多事情都得有人帮忙背锅才行。


        

王霄转身看向大殿门口,挥手大喊“带上来!” 一秒记住http://m.biquged.com


        

几名甲士扛着一个大笼子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了进来。


        

笼子里铁链哗哗,是一个蓬头垢面被锁着的魁梧身影。


        

众人目光看过来,不知道这是什么个意思。


        

“此人就是粘罕。带兵南侵杀戮无数,罪孽之深重哪怕三江之水也无法洗清。”


        

大家恍然,原来是之前城外金兵的大帅完颜宗翰。


        

殿内有些文臣见过完颜宗翰,之前他们作为使者出城去给金兵送粮食,送财货,送酒水女子的时候见过他。


        

没想到那位声威煊赫的大王,此刻居然落到了这个下场,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王霄抬手敲了敲笼子“粘罕,你可知罪?”


        

‘呜呜呜~~~’


        

被铁链捆着的完颜宗翰拼命挣扎,嘴里呜呜作响却是说不出话来,一张嘴就是鲜血淌出来。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狡辩?”王霄面色一沉,当即挥手。


        

甲士们当即上前,隔着木笼一通拳打脚踢,嘭嘭作响。


        

他们都穿戴铁甲,手上是铁手套,腿上是铁护腿。砸在身上那可是非常疼痛。


        

看到完颜宗翰宛如一团烂泥般瘫软在笼子里,王霄这才摆手停了下来。


        

“此人罪大恶极,当送太庙祭奠。”


        

赵佶点头表示同意“自当如此。”


        

他心里深恨完颜宗翰是个废物。打西军打禁军的时候犹如摧枯拉朽,怎么面对王霄的时候就拉了稀,真是个没用的废物。


        

这个时候城内的王爷们也被请了过来。不过看他们战战兢兢的样子,估计邀请的时候没少被招呼。


        

众人神色紧张,不知道王霄想要做什么。


        

祝彪上前,将一摞信件递给了王霄。


        

从中抽了两张出来抖了抖,王霄冷笑着说“金贼入寇的时候,有人不知廉耻认贼作父,想要借用金贼的手行大逆之事。是可忍,孰不可忍。”


        

“太子。”王霄将一份信件扔到了太子赵桓的脚下“你与金贼勾结,妄图登上大宝之位。其心可诛!”


        

赵桓一听这话,面色惨白如雪,身子晃了晃居然直接昏了过去。


        

这人常年生活在认为自己可以修道成仙,永享人间富贵的赵佶阴影下。一直被吓唬,胆子实在是太小了。


        

大殿里的人都不傻,他们也知道太子不可能跟金人勾结。也知道这是王霄在动手,可却没人敢于上前做那忠臣义士。就连太子gong的人也都侧头捂脸,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


        

真正的忠臣,像是张叔夜之前被气晕过去在家中休养。李若水与宗泽此时并不在汴梁城内。


        

剩下的这些人,全都是奸臣。


        

王霄的目光落在了赵桓身边的一个长须飘飘,容貌俊朗的中年帅哥身上“耿南仲,你作为送信的使者,没什么想说的吗?”


        

太子詹事耿南仲直接跪在了地上,双目含泪“冤枉啊~~~”


        

“犯罪的人被抓的时候都是这个词。”


        

王霄侧头看向一旁面色难看的赵佶“官家,太子勾结金贼,当论罪废太子位,送宗正寺圈禁。太子gong所属众人,皆斩!”


        

四周顿时一片哗然。


        

大宋可是刑不上士大夫的啊,太子gong里那么多的属官全都要斩?这不就是破了大头巾们的不死金身?


        

如果不是四周那么多的甲士在虎视眈眈,估计已经有人忍不住的要对王霄破口大骂。


        

赵佶也是脸色极为难看“此事事关重大,当着有司详查。单单凭借一份书信...”


        

“嗯?~~~”


        

王霄拉了个鼻音,眼神睥睨的扫过殿内众人。之前还一片喧嚣的大殿,顿时为之一静。


        

现在他们想起来了,王霄是手握重兵的逆贼,不是他们能够呼喝争吵的同殿阁僚。


        

手指再次夹起一封书信,目光环视最后落在了一个风姿出众的中年人身上。


        

“太学学正,勾结金贼意图里应外合打开汴梁城。”


        

王霄将信件扔到了太学学正秦桧的脚下“你罪该万死。”


        

秦桧俯身捡起了书信,撕开看了一遍“居然真的是秦某的笔记,燕王用心良苦啊。”


        

有圣手书生萧让在,用不着王霄亲自动手。这些书信实际上都是萧让写的。


        

“怎么,你自己做的事情不敢认?”


        

秦桧一脸悲愤的扬起头“秦某从未写过这封书信。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事体莫须有!燕王何以服天下!”


        

王霄摇头,拿起下一封的信件“不关我的事,都要由陛下裁决。”


        

赵佶瞬间明白过来,王霄这是要让自己背锅啊。


        

他想发火,可是不敢。他想拒绝,可是也不敢。看着囚笼里好似没了声息的完颜宗翰,满心凄凉的赵佶突然感觉有些同情他了。


        

一封书信被扔到了蔡京的脚下。


        

这位做过二十年丞相的老头吐出口浊气“拿下太子老夫能理解,因为是太子。诬陷老夫也能理解,因为老夫是丞相。所谓杀鸡儆猴,自然要从太子与老夫开始。可为何要带上秦学正?还请燕王解惑。”


        

“莫须有。”


        

蔡京看着他“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服。”王霄缓缓点头“绝对可服。”


        

侧头看向大殿一侧的史官们“你们怎么说?”


        

史官奋笔疾书,同时大喊“宣和五年十一月初九,太子桓,太学学正秦桧,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蔡京勾结金贼,图谋不轨,帝令诛之。”


        

扈成走过去查看一番,确定无误对王霄点了点头。


        

“官家。”王霄侧头看向惊恐不已的赵佶“是这样吗?”


        

“是是是,正是如此。”


        

赵佶连连点头大喊“来人啊,把他们抓起来。”


        

紫宸殿内一片安静,没人回应他的话。气氛略显有些尴尬。


        

王霄咳嗽一声“官家的话没听到吗?”


        

一群甲士上前,押解着蔡京等人就走。


        

年富力强的秦桧试图反抗,祝彪一拳头下去顿时就老实了。


        

“啊,他们的家里人都别忘了。”王霄招呼了一声“官家说了,要牵连。”


        

“终有一日,你要付出代价!”被拖走的蔡京挣扎大喊“你会遭报应的!”


        

王霄抬手,甲士们顿住脚步。


        

迈步走过去,来到蔡京面前蹲下。伸手捏着他的胡须左右晃了晃“你知道什么是代价,什么是报应吗?”


        

没等蔡京说话,王霄就拎着他的胡子用力一提将他扯了起来。


        

“代价就是你们这群祸国殃民的奸臣要用鲜血,去为那些因为你们的无能而惨死的百姓们赎罪。报应就是,你全家都得一起陪你。”


        

“送他上路。”


        

蔡京被拖走,王霄晃悠着手中那厚厚的一摞书信,让大殿里的众人心惊胆颤。


        

“官家,可以去太庙了。”


        

王霄出人意料的收起了书信,招呼赵佶可以去太庙献捷。


        

“好好,都听卿家的。”


        

送去太庙的可不止是完颜宗翰,还有之前缴获的大量旗帜官印,以及猛安谋克级别的战俘。


        

夸耀武功的极致,就在于献俘太庙。


        

完颜宗翰等人被当做了祭品,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献俘之后,赵佶在宫中举行酒宴。一大群战战兢兢的皇亲国戚与大臣们作陪。


        

“来来来,今天大喜,咱们不醉不归。”


        

王霄热情洋溢的招呼众人饮酒,而这些人也不得不强颜欢笑的附和。


        

浑身血气的林冲走了过来,向王霄行大礼。


        

王霄看着他说“找到高衙内了?”


        

林冲重重叩首“谢燕王给林某报仇的机会。”


        

“你是怎么报仇的?”


        

“某拎着他的狗头,与高俅那老狗的狗头一起去祭奠某家娘子。”


        

一旁的赵佶听了,心有戚戚。


        

难怪昨天晚上高俅出去之后就没再回来,原来是死在了这个无名之辈的手中。


        

苍天呀,你开开眼,收了这个逆贼吧!


        

王霄招呼林冲“坐下喝酒。”


        

林冲没有像是原著中那样,与高家有着血海深仇,可最终却是被宋黑子强迫接受招安,为大宋卖命。甚至理论上都成了大仇人高俅的部下。


        

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吗?


        

林冲与扈三娘一样,都是被宋黑子给坑了的典型。


        

好在这里有王霄,挽救了扈三娘,也给了林冲报仇雪恨的机会。


        

现在的林冲绝对是忠心度爆满,哪怕王霄让他给自己一刀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动手砍自己。


        

酒宴过半的时候,王霄再次拿出来了那摞书信。


        

现场众人看到书信,瞬间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