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来者不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孤王朝,地球大陆的霸主三大势力之一,综合实力位列第二。


        

天孤奉天,一个曾经震荡地球大陆的弥威之名,虽如今已为世所忘,但地球大陆上的人却无人不知他的另一个称号:


        

七阶下位神祗:奉天神帝!


        

奉天神帝穿着一身金黄色的龙袍,一头白发,奉天神帝如今已有三百岁的年纪,但是皮肤却依然紧致有弹性,只不过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腐朽衰败的气息,已经预示着他的生命已经到达了人生的最末。


        

此刻奉天神帝就这么安静的坐与龙椅之上,不需要刻意,身上那种天大地大唯我独尊的气质就能让人心生敬畏。


        

突然他于静心之中忽然睁目,随之缓缓起身。


        

“神帝,可有吩咐?”身边的侍女连忙迎上,随之愕然发现奉天神帝的脸色出奇的凝重,让她心下一紧,一时不敢再开口说话。


        

焚月神帝抬头望天,眉头紧蹙,一身龙袍微微鼓动,整个大殿,也忽然变得压抑起来。


        

那个气息,他绝对不会认错。


        

天孤永恒,被称之为永恒帝君。


        

这个名字不仅仅是地球大陆上被人所知,在整个银河大陆上几乎是一个传说,千年前诸神大战中的五大至高神之一:永恒帝君。


        

在诸神大战中,五大至高神都消身匿迹,但是他知道永恒帝君没有死,虽然只是一道残魂,不复当初的力量,但是却依然让人感到恐怖。


        

照理来说永恒帝君本是他们的祖先,但是当初永恒帝君为了迎娶一个女人,丧心病狂屠杀了自己所有的妻子和子嗣,他们的先祖也是因为运气死里逃生才有了现在,但是没想到那位恶魔竟然又来了。


        

奉天神帝眸光转回,沉了沉眉,忽然沉声道:“开界,备宴!”


        

天孤离,天孤王朝麾下九大神祗之一,亦是奉天神帝的叔叔,皇城结界大开之时,他亦快速到来奉天神帝之侧:“神帝,有何大事?”


        

奉天神帝依旧抬目望天,眉宇凝寒:“永恒帝君他来了。”


        

“什么!?”天孤离大吃一惊。


        

这不是永恒帝君第一次来,上一次还是百年前,他强闯天孤皇宫,抓走了天孤奉天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任的天孤帝王,随后销声匿迹,如今难道又要重蹈覆辙吗?


        

“该来的,终究会来。”奉天神帝沉声低语。


        

他知道永恒帝君之所以会如此会来这里,是因为他们的血脉本就相近,他想吞噬他们的力量恢复己身,就像是割草一样,从不斩草除根,只在需要的时候出来收割一波,他也知道永恒帝君这个老不死的祖宗早晚会找上门来。


        

“神帝,该如此应对?”天孤离沉声问道。


        

焚月神帝沉默少许,缓缓道:“目前在皇宫的神祗有几人?”


        

焚道藏道:“连同老朽在内,共五人。”


        

“全部侯于主殿。”奉天神帝目中连闪暗芒:“永恒帝君实力深不可测,在他没有露出獠牙之前,绝不可强撕硬碰,并且通知在外的所有神祗,尽全力赶来,而且……这里是天孤皇宫,气势上,也绝不可弱!”


        

“是。”天孤离领命,转身之时,很轻的吐了一口气。


        

奉天神帝的言语虽然硬气强横,神威凌然……但实则单单是命令在界的所有神祗都马上侯于主殿,并且迅速召集在外的神祗,在潜意识上,已经是弱了。


        

更难听点……是怂了。


        

天孤皇宫风云涌动,而永恒帝君临近的气息却是格外的缓慢,似乎在特意给他们充足的反应和准备时间,而这种近乎傲慢的悠然,亦是一种无形的压迫。


        

遥远的威压在快速的临近,逐渐的,宛若实质一般直接压在了所有人的心脏和心魂之上,让人全身陡生一种急欲跪地拜服的敬畏感。


        

苍穹之上,永恒帝君身穿白袍,俊朗如天神,神情淡漠,那一双眼睛平静而神圣。


        

永恒帝君微微打量了一眼天孤皇宫,那微略带着轻蔑语气的声音如远古梵音,如万里沧澜:“哦,居然连酒宴都准备好了,我毕竟是你们的祖先,倒是可以满足你们这一顿断头饭的愿望。”


        

随着他的神灵之音响起,所覆下的,亦是一种超越一切,凌驾一切的浩瀚灵压。


        

那一刹那,天孤皇宫中的众神恍惚之间,仿佛当真看到了远古真神的降临,一种渺小、卑微感从魂底油然滋生,一双双眼睛呆呆仰望,全身不断涌动着跪地而拜的冲动。


        

奉天神帝深深皱眉,永恒帝君如此开门见山,看样子今日真是来者不善了,一颗心落到了谷底,原以为自己能够凭借着数量上的优势与之抗衡,但是仅仅是一个照面,奉天神帝便知道,哪怕倾尽全国之力,也无法撼动永恒帝君的一丝神威。


        

奉天神帝身影浮空,一人立于大殿之外,迎于永恒帝君身前,硬着头皮道:“老祖宗亲临,真是让这天孤皇宫蓬荜皆辉,多年未见,祖宗的风姿果然又远胜当年,着实让本王叹服。”


        

“你就是这一届的帝王啊!”永恒帝君似笑非笑:“原本我来这里的目的你也应该是知道的,吞噬你的生命后,我也差不多可以摆脱现在这幅残魂的模样了。”


        

“*&@#¥*……”奉天神帝眉角轻微抽搐,若眼前换做他人,他早已一巴掌给轰成渣了,但是对方可是永恒帝君啊!


        

“不过是否是偶然还是运气,她的转世居然被你们带到了这里……”永恒帝君话锋一转,视线似乎不经意间的看向了某地,淡然的眸光之中闪过了一丝狂热。


        

不过这一丝狂热只是刹那,很快便被掩饰了下来,


        

而奉天神帝突然间整个人骤冲向永恒帝君,瞳光是平生从未有过的疯狂与凶狠,既然无法逃离,那就与永恒帝君殊死一战,哪怕毁掉整个皇宫,只要自己不死,终究可以在建。


        

在背水一战的背景下,他这一瞬间的速度,近乎超越了他一生的极致,转眼便已逼近了永恒帝君。


        

而除了他外,皇宫之中四道带着神威的身影也冲天而起,直逼永恒帝君。


        

奉天神帝的手掌距离永恒帝君越来越近,但……随之而来的,却不是两股神力猛烈冲撞而产生的震天声响,而是一声沉闷到让人心脏不适的轻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