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出宫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多活十几年这种事就像一颗大伊万砸进了万民殿,所有的大佬目光都炙热了起来。


        

虽然这些人很多正值壮年,但在不考虑战争死亡的情况下,距离人均寿命八十岁也就二三十年了。


        

这个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有抱负的人而言,实际上是非常短暂的。


        

如果能够凭空再多出十几年,那这个好处就不得了了。


        

更何况谁家没个上了年纪的宝贝老头啊。


        

这些老头子虽然已经隐退,但只要他们活着,就代表着交情还在,是维系家族的重要纽带。


        

诚然在坐的大佬已经几乎抵达权利巅峰,家中长辈带来的影响对大佬们而言已经不大,但也并非是没有影响的。


        

更何况,除了权势之外,这些大佬具是人杰,长远的目光能够看到更多东西。


        

比如,年迈的科学家。


        

和军人,运动员这样的职业不同,年纪越大的优秀科学家,那就越加宝贵,他们每多活一天,就有可能为国家带来无数的利益。


        

“臭小子,这种事情你怎么不早说!”秦奉海这是真生气了。 一秒记住http://m.biquged.com


        

“我样品都交了,你们也没问啊。”楚天歌一脸无辜。


        

秦奉海顿时语塞,是啊,驻颜水的样品一交,一大批生物医学之类的科学家就忙着分析这分析那的,根本没想起来问问楚天歌有没有更好的了。


        

“下次要主动一些。”秦奉海说道。


        

“一类驻颜水生产很困难的,成本也很高。”楚天歌说道,“暂时只能小范围供给哦。”


        

唐镇国眼珠子都瞪出来了:“难道你还想扩大范围啊!”


        

“我又不傻,这玩意能随便拿出来么?”楚天歌说道,“我只要化妆品水准的驻颜水创收就可以了,另外两个品类本来就是给国家准备的。”


        

一时间大佬们就跟三伏天喝了冰阔落一样,清清凉,心飞扬。


        

“好同志,好同志啊!”一位大佬红光满面,笑呵呵的开口,“只要你把配方交出来,国家不会忘记你的。”


        

笑声截然而止。


        

“老秦啊,徐家老二最近要升迁了吧,那小子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最是狡猾,不如就调到内阁做个外务长吧如何?”


        

唐镇国目光和煦,声音不大,但他说话时,除了秦奉海和李全忠,其他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外务长就是刚刚讨要楚天歌配方的大佬,此刻早已经脸色发白,汗流浃背。


        

这位大佬还没想明白,明明自己这么做是在给所有人争取利益,配方到手在坐的所有人都不会吃亏,为什么自己就翻车了呢?


        

这位外务长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李全忠,作为和平派的一员,只要和平派的领袖李全忠愿意保他,那就可以无事发生。


        

李全忠板着脸,微眯着眼睛:“徐家老二我还是知道的,是个有本领的人,正好小蒋私底下也和我说过工作压力太大,那就让徐家老二上吧。”


        

没保自己!


        

外务长顿时就明白出问题了,自己肯定有什么信息漏下了,否则李全忠不可能不保自己的。


        

但事已至此,外务长还是顺着李全忠的话头,主动退了下来。


        

“没错,最近国际事务愈加繁忙,我确实是感到力不从心了。”


        

“行了,你先退下吧。”李全忠挥了挥手。


        

外务长脸色惨白的离席而去。


        

这个结果其实还好,外务长知道李全忠终究还是保了自己一手,是辞职而不是罢官,其中的区别也是很大的。


        

“此事是李爷爷御下无方,小楚可千万别生爷爷的气啊。”李全忠一秒变脸,和善的笑着打趣楚天歌,“要是让我孙女知道了有人欺负你,那我的胡子可就保不住咯。”


        

虽然楚天歌很想说我和你孙女不熟,但老头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楚天歌只能默认。


        

唐镇国和李全忠不要脸的原因楚天歌也知道,无非是想要拉拢自己罢了。


        

虽说楚天歌身上打着秦派的记号,可楚天歌这种科学家和政府机构的人员是不一样的,派系的差别有时候是可有可无的。


        

“各位长辈对小子的照顾,小子铭记于心。”


        

楚天歌说着场面话,算是代表揭过了刚才外务长的蠢事。


        

实际上除了三佬,在坐还有一些当政的大佬也不是很明白外务长触了什么霉头,实际上一些人觉得这件事也不是没有操作余地的。


        

但三佬都明显偏向楚天歌,其他人自然不会不识好歹。


        

“说说你打算怎么办吧?”秦奉海说道,“这件事肯定是绕不开内阁的,趁着该在的人都在,一次说个清楚。”


        

“这个项目已经和炎华集团进行合作了,二类,三类驻颜水由炎华集团进行生产销售,我只管收钱的。


        

一类的驻颜水在配方和生产上和二三类有所不同,产量也非常有限,会由我的私人生产线进行生产,并且不会对外出售,除了自用部分,余下三位爷爷可以自行讨论采购份额。”


        

楚天歌笑眯眯的把皮球踢了回去。


        

炎黄三派的竞争虽然是良性的,在一类驻颜水这种战略物资的采购上也不可能互相谦让。


        

楚天歌如果把三方的购买份额掌握在自己的手,迟早会得罪人的。


        

可如果让他们自己商量,那么三方就都会捧着楚天歌,毕竟楚天歌还自留了一些,而自留的这一些,楚天歌可没说不能卖给三方。


        

秦奉海轻轻敲了敲桌子,“在这之前,至少也让我们知道你一个月能生产多少一类驻颜水吧?”


        

“一类驻颜水的年产量大概在两万支左右,我要百分之十,剩下的你们可以自己商量。”


        

楚天歌说完想了一下又提醒道:“一二类驻颜水只是效果上有强弱而已,本质是一样的,一年打一针就够了,同时打两种驻颜水效果可不会叠加哦。


        

还有,一二类驻颜水的效果也会随着使用次数逐渐降低,实际上能够延寿多久和个人体质有关,这一点希望大家有心理准备才好。”


        

三老目光交汇,眼神互换了一波意见,秦奉海开口道:“那么说说另外一件事情吧。”


        

楚天歌点了点头,然后小声问道:“大家都靠得住吧?”


        

秦奉海瞪了楚天歌一眼,“现在是你皮的时候么?”


        

之所以会有这场会议,还是楚天歌主动向秦奉海提起的,明知道是真正要紧的事情,秦奉海还能让不可靠的人进来参与这个会议么?


        

楚天歌吐了下舌头,稍微认真了一点,“那我就直说了......”


        

数个小时候,楚天歌和楚唯从万民殿里走了出来,刚出大门呢,就被两个正在互相放电的女人给拦住了。


        

“你就是楚天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