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你都听我的(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二美看了他一会儿,还是没说什么。


        

徐建熹顺着她的背,气消了他也就还是那个温和的徐建熹了。


        

依旧好看!


        

二美垂着眼睛。


        

是啊,徐建熹是个有钱人,不是他口中说的那种靠家里的富三代,怎么可能就一点脾气都没有呢。


        

是她傻。


        

她真的以为徐建熹脾气就超级好。


        

泥人还有三分性子呢。


        

“放假了怎么不告诉我,我好叫司机送你回去。”徐建熹漫不经心地问。


        

往常都是这样的,她有什么都和他说,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秘密。


        

二美闷声:“就想着你太忙了,我舍不得叫你分心。”


        

徐建熹那双眼睛稍稍柔和了一些。


        

“放假了要和我说,我不是每天都忙,你和我说了我好安排时间,看看能带着你去哪里玩玩。”


        

等她搭话,结果这人一直没有声音。


        

徐建熹看她。


        

二美拉他的手,勾着他的手指头,“寒假也有挺多事情忙的,家里一摊子的事儿总不能都扔给我爸妈。”


        

家里离不了她,至少她认为是这样。


        

她妈不会哄人,她爸又是个作精,她得时不时回去帮着缓解缓解,自己的父母自己不疼还能指望谁疼呢,大姐是孝顺,可大姐嫁的远,大哥又是个粗心的,她得了偏爱,她觉得自己多付出那也是应该的。


        

她怎么出去玩?


        

偶尔一次还说得过去,一放假就没人影,那生意做不做了?钱还赚不赚了?


        

搂他的腰,“你说我们俩真的合适吗?我知道你有钱,有花不完的那种,可能我真的嫁你就什么都不用做了,你给的就足够花了,可我能嫁你我爸妈也能嫁你吗?你真的给,我一家就伸手等人给钱花……”


        

她不愿意,她妈也不会愿意!


        

钱是自己的香。


        

她爸绝对不可以靠别人养活,绝对不可以!


        

徐建熹再有,能不能结婚这都不好说的事儿,谈恋爱谁说得准呢。


        

不是她心狠嘴硬,而是道理就是这个道理,她不想将希望放在别人的身上。


        

徐建熹还是揉着她的后背,二美轻轻勾着他的指头绕啊绕的:“我家里很多事情没办法和你说,还有你可能现在就想要小孩儿,可我自己……”


        

将来真结婚,她能说了算的部分有多少?


        

二美身边没有所谓嫁入豪门的人,她姐那种不算,她姐夫对她姐也没什么要求。


        

可徐建熹……


        

徐建熹:“你信不信我?”


        

二美死死抱住他腰:“我信。”


        

“那你听我的,有什么话和我说,我帮你解决。”


        

“我是怕你辛苦,人家找女朋友也不是为了操心的,我又小心眼想的又多……”


        

徐建熹叹气:“是有点。”


        

真的是有点了。


        

可能怎么办呢。


        

话说开了,你不想的你讲,我来想想,大家综合出来个结果,什么事情是不能商量的呢。


        

二美的手掌心感受着他心跳的频率。


        

“你家那生意愿意做就做着,没人说。”


        

徐建熹觉得能靠自己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什么事情都在人。


        

算是小闹了一场,二美被他吓够呛,真的是有点怕,心想以后少惹他的好,明明笑嘻嘻的,结果黑着脸那么吓人,叫她回来就得马上回来,还摔东西。


        

徐建熹竟然摔东西,而且还连摔了两个。


        

早上吃过饭,送他上了车,二美特意送的,想着哄一哄,毕竟昨天惹他不高兴了。


        

回头接了顾长凤的电话,顾长凤肯定是要催二美回家的,不太放心,二美含糊说了几句,也没敢给明确的时间。


        

完了给大美打电话。


        

大美真的有点忙,想要老二吧又觉得老二碍事,女人就是这么回事儿,结了婚生了小孩你自己又有工作,每天忙的团团转,现在要了老二也还是累自己,杨晨也就晚上能帮点忙,公公婆婆带孩子那肯定不行,不但不行还得大美抽时间帮公公婆婆做点事儿,她婆婆是事业脑,忙外面忙的不行,家里都顾不上,大美思来想去,这二胎就往后推了推。


        

她说暂时不生,杨晨也没什么意见,毕竟真生真怀也不是他怀,公公婆婆那边倒是有点急,但一想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你确实腾不出来手帮她,现在都是请保姆,生了老二还得请个,不怕花钱但小孩教育还是亲妈跟得上才行。


        

大美正在盘家里的账呢,每个月就月尾这几天忙。


        

接到二美的电话。


        

“姐。”


        

大美:“哎,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来电话了?”


        

大美觉得好奇。


        

老二这谈恋爱以后注意力就都放到男朋友身上去了,做姐姐的也是觉得还是不谈恋爱的妹妹像过去的妹妹,不过做人嘛不能太贪心,自己结了婚都是往小家放的心思更多呢。


        

二美带着大美绕圈子,兜了半天又绕了回来。


        

“你和我姐夫吵架吗?”


        

大美:“和徐建熹吵架了?”


        

大美觉得这问题应该是挺大的,二美吧能哄住人,徐建熹脾气又挺好。


        

徐建熹的面相,加上他总笑,大美觉得这样的人,生气的可能性不大。


        

二美:“嗯,起了点争执。”


        

大美叹气,“二美啊……”


        

开了口又不知道怎么劝,大美嘴没二美巧,想说谈恋爱和过日子一样,两个人中间肯定得有个让的,都不让那不可能的,但又觉得一个小孩儿你现在就让她让,那以后怎么办?


        

“因为什么吵的?”


        

二美胡乱扯了个理由。


        

二美问她姐:“你和我姐夫不吵架吗?”


        

大美:“不吵,你姐夫没什么脾气。”


        

二美在电话里叽叽喳喳的:“哪有人没脾气的。”


        

这种话她才不信呢。


        

她以前觉得徐建熹脾气可好了,从认识他开始,就没见他发过脾气,真的没有过,那面团一样的性子,可能也就有点执着,他这人生活的有点过于精致嘛,但说脾气那是真的没有,每天都是笑呵呵的,昨天突然那么一闹,二美觉得徐建熹这形象就裂了。


        

露出本来面目了。


        

她也没谈过其他的男人,也不知道是所有人都这样,还是生气的时候才会这样。


        

大美笑。


        

“怎么没有,你姐夫就是啊。”


        

大美不是秀恩爱,杨晨真的是没有脾气,有些时候她发火了杨晨就直接躲了,要么去厨房要么抱着孩子出去玩了,反正毕竟是比她大所以有样儿,大美也不是脾气特别爆的人,她也很少会生气,所以夫妻俩真的没闹过什么矛盾。


        

家里公公婆婆不找事儿,是不给你带孩子,也不给你做饭,但给你钱啊,你要不要表现人家公婆都不挑。


        

也没什么大姑子小叔子的,杨晨是独生子,大美独自美丽,日子过的不要太痛快了。


        

她自己有份工作,赚的钱自己留着,丈夫赚的钱都给她,公婆是找到机会就塞钱,娘家现在也赚钱,顾长凤和谭宗庆虽然还是吵,但比过去好多了,她没什么好烦心的,每天负责开开心心活着就行了。


        

生的小女儿吧,又特别听话。


        

“我姐夫是好。”二美把真话咽了回来。


        

她觉得男人没脾气?


        

那就是徐建熹装了,然后现在露馅了。


        

“他怎么你了?”大美问。


        

二美干笑:“没怎么,就数落我两句。”


        

大美:“二美啊,他要是打你了骂你了你得说,不能帮他瞒着,要是就数落你两句,谈恋爱怎么可能舌头不碰牙的,好好谈好好解决,什么事情别意气用事,两人在一块儿你疼疼我,我疼疼你。”


        

徐建熹比二美大的多,应该不会和二美一样的。


        

她这个妹妹啊,嘴甜但是想法也多,想弄二美,有点难度。


        

大美觉得自己扁了圆了都没什么问题,但二美就不行,二美记仇,小丫头有个性。


        

就因为大姑打她妈那一巴掌,记了多少年啊。


        

“他才不会打我,又不是有暴力倾向。”


        

二美想,徐建熹要是打她,那她早就跑了。


        

“那你还气他。”


        

二美:“别提了,不就是因为他说怀孕那事儿闹的。”


        

二美一个没分寸,走嘴了。


        

大美听了眼皮直跳。


        

知道是知道,但听见是另外一回事儿啊。


        

你想徐建熹这年纪,就不可能是拉拉手就能摆得平的,但自己妹妹做姐姐的就是想的多,觉得怪怪的。


        

这两家的差距太大了,将来怎么回事儿讲不准呢。


        

她婆婆都希望她生二胎,希望她能生个男孩儿,大美就算是听到了也表示理解,尽能力呗,实在生不出来了那就是命了,但二美你逼着她生儿子……


        

“这不行,你还没毕业呢,他说什么这事儿都不能听。”


        

当姐姐的立即给出了主意。


        

“谭元元,你得毕业,你得保证自己的未来,姐不是给你泼冷水,谈恋爱不成的几率还是有,也许不是他放不开万一你回头不喜欢他了呢,有些话能听,有些话不能听,你做什么家里都不管了,现在都由着你,他不合理的想法你也得反驳他,他年纪大你年纪小啊。”


        

“知道了知道了。”


        

“别只会讲知道了。”


        

二美:“嗯嗯嗯,我肯定不犯傻。”


        

大美挂了电话忧心忡忡的,听这话徐建熹还是靠谱儿的,但是现在怀孕那绝对不行。


        

纠结了一下午,晚上和杨晨说了。


        

杨晨就笑:“耍花腔的话还能当真了。”


        

觉得大美也是想的多,就有些时候吧,男人兴致上来了不管不顾的,随便讲那么一句,讲的豪情万丈的,回头就忘了,就图那么一瞬间的痛快,当什么真呢。


        

大美:“二美年纪小。”


        

杨晨:“不小了。”


        

早晚都会结婚生孩子的,谁的人生轨迹不是这样的,你是她姐,你觉得她小,但她永远都比你小啊,她七老八十你还觉得她没长大呢。


        

杨晨抱着女儿,越看越喜欢。


        

女儿长得更像妈妈。


        

亲亲女儿的脸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小丫头呢,谁生的呀。”


        

“你觉得徐建熹怎么样?”大美问杨晨。


        

依着大美看,徐建熹好,可两个人不搭。


        

但徐建熹似乎对二美又很上心,她又觉得挺般配的,说到底就是这家世的事儿,如果没那么有钱,一般般有钱就好了。


        

杨晨:“挺好的呗。”


        

徐建熹比杨晨年纪大,杨晨觉得这人吧,不是外表所看见的那样,但人都是有保护色的,只要人品方面说得过去就行,他接触徐建熹,他觉得这人挺好的,那样的出身有些毛病就看你怎么看了,不干活?


        

人为什么要干那种活呢。


        

出身不同,所以做事方法不同。


        

“二美说徐建熹数落她。”


        

杨晨听了以后笑了:“他年纪大那么多,说她肯定要说的,二美性格好。”


        

他是没说自己这个小姨子啊,太活泼了,不过也是真小孩儿。


        

成天嘻嘻哈哈的,每天也不知道怎么那么乐呵。


        

说两句,只要说到点子上,那训就训吧。


        

“她现在别人管,总比她去管别人来的好。”


        

大美一寻思这话吧,太在理了。


        

女人如果操心男人,那就没完没了了,有些男人原本就长不大再没有个担当,那日子过起来……


        

她不是说谭菲过的不幸福,但谭菲嫁的人没什么担当,两个人因为钱总叽咯,从娘家要回来钱就没有纷争,遇到需要钱没有钱的时候又开始叽咯,来来回回的。


        

大美不愿意二美过那样的日子。


        

大美:“我不管她了,自己的日子自己过吧。”


        

杨晨挑眉笑:“那就对了,她不用你操心什么,真的遇上不痛快的事儿就找你说了。”


        

“你是没兄弟姐妹,怎么可能说不操心就真的不管,比我小我带大的,就想着什么都给她张罗好。”


        

没有女儿前,其实妹妹在心里的位置最重,从小一起长大的,又是她带大的,在二美身上大美付出了很多,不能说是妈,但和第二个妈也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