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袭 >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偶遇花念依
    他们一路上也不知道应该去哪儿,沉默了许久以后,还是决定去金鳞城。

    不管怎么样,也算是比较熟悉的地方。

    “哼,你以为就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猖狂?”还未入城,就听到了一声爆喝,让一行人停住了脚步,而皇甫燚辉的眼神也是顿时变得十分的怪异。

    五个人悄悄地走向发出声音的树林中,朝着声音的发源地走去,小心翼翼,生怕弄出什么声响。

    “你不能这样!”声音中带着几分的颤抖,在地上瑟缩的女子正缓慢的往后方退去,一双小手狠狠的按着地面向后挪移,手上渗出了鲜血也是在所不惜。

    “哪样了?”男子脸上不但没有半分的怜惜反而还多了几分的暴虐,一步步缓慢的逼近地上的女子。

    女子见到男子的做法,顿时脸上血色全无,嘴上还不忘大声喊道“我已经嫁人了,求你放过我吧!”

    “嫁人又有何妨,我把你收了也不会有人敢质疑一二!”

    男子神色微变,他当初对这个女人一见倾心,但是万万没想到他还没有做出什么的时候,这个女人就嫁人了?而且还是嫁给一个普通人?让他如何不恼?

    偏偏虽然他们一家都十分的普通,并没有什么资质,偏偏这个女人的两位兄长个个都是好手,让他也不得不正视。

    不过现在,这个女人家里的两个哥哥都被带走了,只剩下一个病重了的老父亲,跟出门求药至今未归的丈夫,这不是他的好机会吗?如果这种机会都不动手,未免有点对不起这样天时地利人和俱全的好机会了。

    偏偏这个女人也傻,随随便便传个消息,就能让她不顾一切的跑出来。

    地上的女人正是花念依。

    而她的袖子里也放着刚才从头上摘下的银簪,只等着无路可走的时候给自己一个了断。

    “若是你现在从了我,我便请人去给你的父亲医治,你说如何?”男子并不在意,甚至他早就注意到了花念依有些凌乱的头发,跟她有些不自然的右手。

    花念依顿时怒目相向,死死地瞪着面前的男子,用悲愤的声音说道“若非金公子下令严禁任何医生给我父亲诊治,我父亲又岂会如今的模样?”声音悲切,却难掩恨意。

    看着面前女子愤怒仇恨的模样,男子眼中出现了几分的癫狂,只是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女人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一改刚才的步步紧逼,一脸狂傲,蹲下身子,伸出手挑起了花念依的下巴“若是你早从了我,又岂会有如今的事端?”

    “我已经嫁人了!”花念依狠狠地转过头,一点也不想被这个人触碰分毫,右手也是微微的颤抖起来。

    她真的要这么做吗?她还年轻啊……

    小手缩回衣袖中,紧紧地握住了银簪,这只银簪,是哥哥送她的,虽然不值钱样子也不好看,但是却是哥哥亲手打造的,颇有纪念价值,所以她即便是不簪金戴玉也还是会戴着这跟银簪。

    下一秒,那只小手就被握在了大掌之中,仓皇惊讶下手中的银簪就这么落在了地上。

    男子满脸的冷冽“怎么?想杀了我?那你试试啊!”

    花念依的神色中写满了绝望,现在她竟然连自杀也做不到了吗?真的要名节不保了吗?

    “哟,这位兄台?这玩的是哪一出啊?挺有兴致的啊?带我一个看看呗?”洛浅浅笑盈盈的走了出来,眼中带着几分的调侃。

    看到洛浅浅的时候,花念依压抑了许久的恐惧终于烟消云散,看着洛浅浅止不住的掉着眼泪,虽然不知道洛浅浅为什么在这里,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得救了。

    而男子却是下意识的松开手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洛浅浅。

    怎么说他也是这金鳞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这般行径被看到,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而看到洛浅浅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显然也是松了一口气,如果是个小姑娘,明显是好解决多了。

    “十七……呜呜呜……”

    “呦,这不是以前住在我们隔壁的小花姐姐吗?怎么在这里呢?我知道了,一定是最近新的节目是不是?这位就是你新嫁的丈夫?”洛浅浅装作没看到那杀人的目光,故作惊讶的看着地上的花念依,上前把人扶了起来,又把掉落在地上的银簪捡了起来,递给了她“你们还挺有情趣的嘛。”

    听到洛浅浅的话,男人赶紧点了点头,给了花念依一个警告的眼神,联想到刚才花念依的称呼。一脸肯定的说道“原来是十七妹妹啊,怎么有空来金鳞城了?”脸上满是熟稔,心里却在暗自嘀咕,这户人家怕也是个大家族不能轻易的得罪,不然怎么就排到了十七?

    花念依看到了眼神,却是丝毫没有了恐惧感,她默默地低下头。

    之所以没有拆穿,只是因为挡在她面前的人给了她安全感罢了。

    但是在男人的眼里却是满足,这小妮子还是挺懂事的嘛,知道不拆穿他,还挺要面子的,怕丢了名声吧?看起来这小姑娘跟这花念依的感情也不会太好。

    “哎,别提了,我家里出了点事,这不是来避难的吗?”洛浅浅轻轻摇了摇头,一脸半真半假的说道“姐夫可别嫌弃我累赘啊,我可是走了好远才来到这里找小花姐姐的。”

    一声‘姐夫’成功地让男子十分的满意,顿时嘴上也是答应连连,丝毫没有不耐的神色。

    眼睛还打量着洛浅浅。

    虽然看上去小了点,但是长得也算是标志,声音也好听,最重要的是,还懂事,不比这个嫁了人的花念依差到哪里。只要住进了金府,他还怕没机会的手吗?想想心里就是美滋滋。

    洛浅浅神色中满是鄙夷,这个人怕不是脑子长在了两腿之间?

    “小花姐姐,伯父怎么样了?我爹爹让我来看看伯父,他随后就到,说是得到了什么延寿丹什么的,说要找伯父换你家的那个什么明珠。”洛浅浅转过身,丝毫不怕男子打量她,故作紧张的说到“伯父没有把明珠磕了碰了吧?那玩意磕碰了可不好处理了呢。”

    听明白了洛浅浅的言下之意,花念依摇了摇头“没有,父亲也很想念你呢,一直在等着你来。”

    这倒是真话,当初他们大婚之前洛浅浅一行人逃走他们就感觉有点不对劲,后来调查之后,发现了是大哥做了手脚,父亲差点没把大哥的腿打折,家里也确实在等着洛浅浅去,以方便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