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袭 >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灵魂暗示?
    洛浅浅再次睁眼,周围是一片黑暗,伸手看得见五指,转头却看到了拉姆大叔一行人都在一个房子中,似乎在虔诚的对着什么跪拜。只是就连背朝着她的拉姆一行人的表情她都能看到,却看不清他们究竟在跪拜的是个什么东西,似乎想要看清只能走到里面去。

    她在房子外,不免有些愕然,这房子看上去就有点恶心好吗?

    为什么是这种五彩斑斓的黑?这种颜色看上去就……让她鸡皮疙瘩掉一地,还进去?这要是没有阴谋,她把名字倒着写。

    “总感觉……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啊……我是怎么来的?”洛浅浅疑惑的四处张望着,却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只有那诡异的房子里一群跪拜着的诡异的人……

    似乎这一切只有进到那个大房子里才能得到答案,只是明知有诈还要进去,总感觉不是什么聪明的行为……

    洛浅浅的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两圈,顿时亮了起来,就算她不想进去,也未必没有其他的方法啊,她可以让里面的人出来啊!

    下意识的想要扔两个炸弹,却发现手上没有玄冥戒,愣了半天,看着光秃秃的手指,即便是没有这个印象也知道了一些问题。

    那就是……她又中招了……

    上一次陷入了回忆里,是精神被控制强行的带进了回忆里。

    如今面前的这一幕显然并不是她记忆里应该存在的东西,那么也就是说……

    现在他们所有人的精神力,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就是灵魂被一起带到了这里?

    那个房子更不可能是什么好地方了。

    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天地灵气,让她即便是有心搞破坏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沉默地看着那屋子里的人,静静地坐在外面的地上,丝毫没有一探究竟的想法。

    时不时的往屋子里丢两块石头,只是即便是砸到了别人,他们也是丝毫没有反应,就像是没有察觉到一般。

    仿佛这个跪拜的过程不能受到干扰……

    摸了摸兜,正如她所料,兜里什么都没有,现在也只有她一个普通人,该如何跟这个诡异的屋子作对呢?

    破坏房子的方法倒是许多,好比火烧……但是房子看上去应该是某种石头制作的,而且周围四散的只有石头,这也不像是打火石,即便是能撞击出火花,也没有任何的燃烧物,这不也像是搞笑呢吗?

    而且就算是有心用石头把房子埋起来,暂时看来也是一个精卫填海的漫长任务,唯一比精卫好些的地方在于,大海漫无边际,而这个房子就算再大也是有边界的存在。

    但是洛浅浅还是感觉有点心塞,之前在回忆里,最起码妈妈跟哥哥都是爱她的,还有唐天逸找来……

    现在……这……让她只想说啊。

    抬头看了很久,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走上了楼梯站在了门口。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刚……”

    扯着嗓子喊出来的歌,几乎已经完全破音了。

    不过不得不说……也算是成功的?虽然看不清他们跪拜的究竟是个什么玩意,不过最起码有人动了动转过头看着她,这也算得上是个好现象不是吗?

    看着那带着不满的神色,洛浅浅顿时哼了一声,继续嗷嗷着,毕竟她能想到的能称得上是‘震耳欲聋’的歌曲也就这个了……

    扯得自己的嗓子都有点沙哑了,才发现为首的拉姆大叔竟然站了起来,转过身之后,那双眼睛中满是冷寒之意。

    没有任何的相识的模样,看着倒像是仇人一般。

    “你是什么人!”拉姆大叔的声音充满着威严,缓缓的走到了门口,脸上满带着不满跟愤怒,似乎洛浅浅的行为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

    果然,紧接着他就说到“你为什么要阻拦我们祭拜雪神大人?!”

    雪神大人?这是个啥?

    洛浅浅迷茫的看向了屋子里,但是那个一开始就看不清楚的地方,如今依旧是看不清楚,始终仿佛是有着什么遮掩住了洛浅浅想要一探究竟的眼神。

    “拉姆大叔,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洛浅浅紧紧皱着眉“你们再不回去,三天之后,冰国就会陷入危机了!”

    虽然她不想知道这些人在干什么,但是很显然,他们祭拜的那个东西有些神秘。

    雪神?虽然说冰国基本上覆盖于冰雪之下,但是也不至于这般才对吧?

    而且总感觉,如果真的有这样的神明的存在不应该少下点雪吗?多冷啊……

    谁知拉姆只是紧紧蹙着眉看着洛浅浅丝毫没有着急的模样“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是雪神最虔诚的信徒,拉姆,我的生命都是因为雪神而存在。”

    你这是……脑子进雪水了吧?

    “如果真的有神明的存在不应该是在保佑你们过得更好吗?为什么要让冰国漫天飞雪,冷空气席卷,寸草不生?这样的环境下即便是最坚强的植物都生存艰难,这是神明吗?有这么为了显示自己的神力浩荡而不惜用信仰自己的臣民的生活环境开玩笑的神吗?”

    重点是,即便是有神……也绝对不会在这样一个小破房子里接受跪拜就是了,人家不要脸面的?这个环境看上去像是拜死神的,哪里像是拜雪神的?

    闻言,拉姆的神色微微松动了些,但还是在极力压制着自己想要弄死洛浅浅的冲动。

    莫名的感觉,洛浅浅说的有道理,但是他怎么能怀疑自己的信仰呢?他们的信仰,至高无上,神明是确实存在的!

    任何质疑神明存在的人都该死!

    只是,却不知道为何,并不想让洛浅浅死……

    但是,怎么会有这么唠叨烦人的小屁孩呢?

    洛浅浅表示,她确实是烦人,但是那又如何呢?毕竟他这个身高跟拉姆这一行人,根本就是打也打不过,还能怎么样?只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咱们还是要以理服人的嘛,所谓的君子动口不动手。

    君子表示,动手就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