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袭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有隐情?
    “没事的,不用麻烦了。”即墨空摇了摇头,神色间却是充满了怀念的模样“这么久不见了,我们的小浅浅也长大了,怎么突然来这里了?”

    洛浅浅轻轻地将即墨空扶起来,扶到了一边的床上,一脸的难过模样轻轻的摇着头“老师,您为什么这般模样了?澄哥哥呢?”

    看着那张照片的干净程度,显然在这个房间里有些凸凹。

    明明地上到处都是垃圾,甚至房间里还有腐败了的味道,偏偏照片干净的就像是天天都被擦拭的模样。

    “一言难尽啊……”即墨空苦笑着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开口,扯了扯嘴角,也看向了照片“他去工作了,晚上才会回来。”

    “我不是有给银行卡里面打钱吗?”洛浅浅闻言顿时一愣,难以置信的看着即墨空,她简直不敢相信,即墨澄那样的人还会出去工作?

    住在这样的地方,明显一个月的房租也没有曾经他们在酒店一天的花费高吧?

    即墨空脸色微微僵硬了几分,却是转瞬即逝,随意的说道“丢了。”

    眼神间充满了无奈,当初发现卡里面有钱之后用了几次之后,即墨澄就剪了卡,不肯接受洛浅浅的帮助。

    而他们在国外的产业也是莫名其妙的都出现了问题,不得不远离了那座城市,转移了阵地。

    洛浅浅在原地坐了一会,便深吸了一口气“我去买点吃的,唐老,您陪着老师聊会天。”

    唐老点了点头,看着即墨空已经开始说话了,洛浅浅随意的收拾了一下地上的垃圾,拎着下了楼,扔掉了走进了一遍的咖啡厅。

    安好已经起了床,看到洛浅浅,赶紧小跑了过来“姐姐。”

    洛浅浅摸了摸他的头,一脸郁结的样子坐在了他的位置上,看着身边的何闻玉,有些迷茫。

    “怎么了吗?”何闻玉一愣,洛浅浅什么时候还有这样危难的时候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嗯,空爷爷好像是受了内伤。”洛浅浅看向了安好的脸颊,轻轻的捏了捏,脸上多了几分的难过的模样,眼中也属俺说着几分的泪意“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心里很难受,心酸的很想哭。”

    “那怎么不去医院?”何闻玉一愣“那你师兄呢?”

    “他好像是去上班了。”洛浅浅轻轻摇了摇头,看向了咖啡厅的窗外,明显这一片不是什么有钱的区域,一眼看去也看不到什么好车。

    “至于医院,唐老爷子不就是国手?有他在还找什么医生?”洛浅浅深吸了一口气,一脸的纠结“我要不要做点什么啊?”

    众人都沉默了下来,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片刻后,洛浅浅丢下了他们,拎着打包好了的吃食又上了楼。

    看着即墨空流着泪吃东西,一时间百感交集。

    “您为什么不联系我啊?”洛浅浅坐在一边给唐老爷子递过去了一杯咖啡,又把温牛奶推到了即墨空的面前,一脸的费解。

    就算是找不到她,只要是她身边的人有人能得到消息,她就可以知道啊?

    谁知,即墨空闻言吃饭的动作都是一停,放下了手上的叉子,看着洛浅浅看了半晌,才苦笑“没有必要连累你。”

    “连累?当初我惹上徐家韩家的时候,您跟澄哥哥也没有说我是个麻烦,我又怎么可能忘恩负义?您是不是太小瞧我了?”洛浅浅顿时气恼了起来,瞪着眼睛,明明白白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就是,就算不愿意找小洛,不还有我们这些老友吗?”唐老爷子连连点头,喝了一口咖啡之后,微微蹙眉“什么玩意啊……又苦又涩。”

    即墨空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尤其是洛浅浅,天天他都能看到这张属于洛浅浅的照片挂在家里,但是却是没办法面对。

    他的小孙子……根本就没办法从那件事里走出来,虽然不知道现在究竟是怎么了,但是他绝对不会想要见到洛浅浅的。

    沉默了许久,才摇了摇头“你们走吧,我们这样挺好的,不需要同情,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的选择罢了。”

    选择?当初跟即墨家族断绝了关系是选择,解除了婚约是选择,离开他们的国家是选择,但是现在这样,垂病在床也是选择?这是什么选择?选择自甘堕落?

    “空爷爷!”洛浅浅顿时蹙紧了眉头,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不赞同的神色。

    “行了,浅浅,回去吧……这里不是你们应该待的地方,你有这份心,我就恩高兴了,赶紧走吧,别让人看见了。”

    即墨空却是紧紧的蹙着眉头,靠在枕头上,合上了双眼,嘴唇也是抿成了一条直线,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不忍心的模样。

    别让人看见了?

    洛浅浅愣在了原地,却是低下了头,随意的在随身的小背包中翻了翻,翻出了一沓现金“这个给您,我能做的似乎也只有这样了是吗?”抬起头,强忍着泪意,扯着笑脸,将现金放在了床头的桌上。压在了牛奶下。

    “洛丫头。”唐老爷子一愣,这即墨空明显受伤的理由很奇怪,伤重到这般的地步,海强忍着不肯去医院?而后还不肯离开这里,明显是十分的怪异。

    但是洛浅浅拿出钱的意思明显就是对这件事撒手不管了的意思……

    静静的看着闭上了眼睛的即墨空,洛浅浅站起身,又直直的跪倒在地,磕了三个头,起身,转身离去。

    “即墨……”

    “老唐,你也走吧,这事,你管不了。”即墨空听着声音已经预料到了一些事情,苦笑着睁开眼睛看向了门的方向,浑浊的眼中出现了几分的欣慰“你能来看我,我已经很高兴了,现在能看见你们,已经算是我的造化了。”

    听着即墨空的话,唐老沉默了片刻之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你多保重。”说完转身出门,眼角也是有着泪珠出现,看着破旧的房间,心思百转又无能为力。

    作为知己好友,他能做的很少。

    或许正如即墨空所说,她根本就管不了。

    出了门,看着站在门边的洛浅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洛浅浅看到他出来,丝毫没有意外,即墨空的话不是仅仅的对他吓得逐客令,还是对着唐老的。

    两个人回到了咖啡馆之后,洛浅浅只是扯了扯嘴角,对于楼上的事情一言未说。

    便带着众人就近找了一家看上去比较高端的酒店,住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