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袭 >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三个人并没有回去原本的地方,而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呆着,洛浅浅随手弄出了两个水球,给自己洗洗头发洗洗脸洗洗手。

    焰把手伸进面前的水球中,微微蹙眉“他似乎还是元阳之身,而其他身体内似乎有着什么极阳之物。”

    “噗,这你都看得出来?”洛浅浅满脸的难以置信。

    “这很容易啊,像他也是元阳,但是银毛就不是。”焰指着皇甫燚辉一脸的平静。

    洛浅浅眨眨眼,一脸的兴奋跟八卦“怎么看的教教我呗?”以前就听说什么看走路的脚步,还有看腿,但是因为自己也没经历过,所以洛浅浅并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总感觉就是说说玩的。

    焰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这是秘密。”

    洛浅浅叹了一口气,故作幽怨的看着焰“你就这么对待人家?”

    “你想知道,直接问我不就是了?”洗过了手之后,焰轻笑着取出了酒,白日就开始饮酒。

    当然,现在他喝的还是兑了水的,只不过兑的水少了一些罢了。

    洛浅浅是个不舍得酒的人,但是洛老爷子对救了他的人还是很大方的,在九天阁焰也算是喝了个痛快。

    “那你是不是啊?”洛浅浅一脸的八卦,眨眨眼“之前面对女色丝毫不心动,我想你如果不是弯的就一定是见过更美的,所以对她们丝毫提不起兴趣,或者,你真的就是无欲无求?”

    “怎么可能真的无欲无求?想要长生不也是欲?”焰瞥了一眼八卦的洛浅浅,轻轻的摇了摇头“比起岁月久长得证大道无欲无求,我更愿意潇洒走过这人生百年。”

    “倒也不错。”洛浅浅沉默了片刻以后,突然有些理解妈妈了。

    不过为什么,想通了之后却很想哭呢?

    “活的岁月久长,就代表了你要亲眼目睹着你的家人朋友甚至是子孙后代一个一个的离开,那个时候,无欲无求或许也是很难感到伤心难过了吧?”皇甫燚辉点了点头,笑着对洛浅浅说道。

    洛浅浅微微一愣,这或许就是她内心深处感觉到难过的原因吧?

    她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兴起把所有的家人都带来了,甚至于还逼着他们修炼,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

    爷爷当初不也就是个稍显严肃的老头儿?最大的爱好就是跟自己的三两好友斗斗嘴下下棋,偏偏这些年以来他们的关系变得大不如从前了。

    现在却要在小辈的督促下,为了长寿做努力,他真的开心吗?

    爸爸妈妈也真的开心吗?

    爸爸为了她做了那么多,还要在那边给她善后,而且还不能与爷爷奶奶相见,这样的事情,她也是不忍心的。

    虽然在这边不用工作就能丰衣足食,但是,同样家长里短的闲言碎语也多了,还都是自己的家人。

    说自己对爷爷家的人更亲,不知道妈妈听说之后是多么的难过。

    曾经的时候,多么的幸福啊?

    焰摇晃着手上的玻璃酒瓶,发出满足的酒嗝声,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咯咯笑声,用充满了深意的声音说道“十七,与其有空想那么多,不如看看当下,以后怎么样又不是你能掌控的。”

    洛浅浅差一点没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心里突突的直跳,她抿着唇,看向焰,蹙着眉暗想焰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刚才的一瞬间,她几乎都以为焰知道她的所有想法了。

    焰沉默了没多久,就越过了洛浅浅看向了他的身后,眼眸中闪过了几分的好笑。

    洛浅浅顺着她的视线回头,猝不及防的看到了一张被抓花了的脸,小黑猫轻灵的从树上跳进了洛浅浅的怀里。

    因为去竞技场不让带宠物,洛浅浅就把小黑猫放了,让它自己玩去,散养了,之前它也是到处乱跑,但是总会在合适的时间回来。

    陈遥张口结舌的看着面前坐着的三个人,看到他们转过身,一时之间吓得几乎摔到,用手指着洛浅浅,愤怒的大叫“你竟然让那个畜生伤了我?你最好乖乖的把它交出来,我便既往不咎,如若不然!”

    “不然你要如何?”洛浅浅淡然的望着他,手上轻轻地抚摸着黑猫,甚至还拿出了牛肉粒给它吃,显然是嘉奖。

    “不然?在我娶了你之后就把你做成美人油!”陈遥眼神中带着几分的阴毒“你最好乖乖的听我的,我还会宠着你几分。”

    洛浅浅又好气又好笑,虽然不知道这美人油究竟是何物,但是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了。

    说不定就是美人炼成的尸油,不是早有人说那个美容吗?

    洛浅浅一时间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愤怒,高兴自己还算是个美人,愤怒的是自己活得好好的在别人眼里都成了尸体,真把她洛十七当成一般的小姑娘了?

    “焰,送我点东西呗。”洛浅浅转过头对着焰微微一笑“报酬是一瓶酒。”

    “成交。”焰直接丢给了洛浅浅一只玉瓶,笑了笑“轻点玩。”

    洛浅浅点了点头,如果不是之前的存货用完了,她用‘凤求凰’不是比这种药好玩得多?

    一个箭步冲上前,转眼之间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就由几米的距离缩到了面对面,伸手打开了手中的玉瓶,把里面的药丸倒进了陈遥的嘴中,随后又踹了陈遥一脚,接力飞速后退,退出了安全范围。

    焰直接一口酒喷了出去“你全倒进去了?”

    “没有啊……”洛浅浅晃了晃玉瓶,一脸认真的回答。

    “那还好。”焰舒了一口气“那个药效比较强,放了大蛇的……呵呵。”

    洛浅浅脸上一僵,把玉瓶顺手丢给了焰,赶紧把手清洗干净,过了好一会才看向那边没什么反应的陈遥,他似乎也是一脸的懵。

    焰却是拿着玉瓶的时候,下意识的晃了晃,然后就就已经傻眼了“十七,一瓶五颗,里面就剩一颗了?”

    洛浅浅眼中没有犹豫“是啊,没吃完啊。”

    “……他还真的是倒霉了。”焰愣了许久之后,淡笑着摇了摇头,脸上没有任何的紧张“走吧,剩下的事情,少儿不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