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袭 > 第八百三十章:好好锻炼,拒绝三高
    两个人手拉着手回家的时候,洛言然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又指了指门口“三哥,你这是学会移形换影了?快教教我。”

    洛言无对于这个时时刻刻会犯二的弟弟已经十分的包容了,把他当成包子的同类,二包子就好了,最起码,比起那种拆家的生物安全多了。

    “首先,少吃肉。”洛言无一本正经。

    “那算了。”洛言然立马放弃了“我决定了,为了好好的吃肉以后我要好好的锻炼,拒绝三高!”免得跟爷爷一样连肉都不能吃!

    当然后半句话还没说出来,就被洛老爷子瞪着了。

    想洛老爷子兵马一辈子怎么可能不锻炼?但还是高了,这东西,说高就高了,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叹了一口气,拎起水果刚要吃就被岳婷玉一个眼神瞥过去“饭后一小时。”

    幽幽的放下了水果,看向了洛浅浅,洛浅浅摸了摸鼻子,装作看不见。

    秦暖却是很淡定的看着她挑挑眉,像是已经知道了,洛浅浅刚才是因为什么出去的一样。

    洛浅浅心虚的移开了眼睛,坚决不跟任何人对视。

    晚饭后,秦暖跟从容也不走了,就直接留宿在洛浅浅的房间里,三个人本来也是一个寝室的,一起睡本来也没有什么压力。

    “我先去洗澡。”看出来秦暖跟洛浅浅有话说的样子,从容淡定的拿着睡衣进了卫生间。

    洛浅浅撇撇嘴,看向秦暖“咋的了?”

    “昨天怎么回事。”秦暖没有任何的犹豫直入主题,其实被从容听到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偏偏呢从容已经躲开了,那她也没必要故意大声让从容听到啊。

    听着卫生间里传来的哗哗的水声,洛浅浅一摊手“我废了公羊彻。”

    “废、废了?”秦暖一愣,随后皱紧了眉“你说的是哪个意义上的废了?”

    “就是,无力传宗接代的那个意义上的。”洛浅浅一脸的淡定,这倒是也不算什么大事吧?

    但是看着秦暖瞪得圆滚滚的眼睛,显然不是这样的。

    “你真的……废了、他?”说着还对着洛浅浅做出了‘断子绝孙脚’的姿势。

    洛浅浅点点头“而且是好不了了的那种,不过并没有什么是,毕竟他们挑衅在先,我这叫做正当防卫。”

    虽然应该说是恼羞成怒更确切一点。

    “他们报警……”秦暖紧紧皱着眉,拉着洛浅浅的手臂也不自觉地收紧。

    洛浅浅吃痛的倒吸一口凉气,要不要这么暴力啊?

    秦暖赶紧松了手,看着洛浅浅手腕上的红痕也是傻眼了“啊,怎么搞的?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说这轻轻揉着洛浅浅的手腕,脸上还是难以掩饰的担心模样“但是,他们要是……”

    “暂时应该不会。”洛浅浅摆了摆手,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叹了一口气“现在有点别的事等着忙呢,嗯,他们可以正大光明的报复我。”

    秦暖傻眼“正大光明?报复?你认真的?”正大光明的还算是报复?报复还有正大光明的?

    洛浅浅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转移了话题“我刚才见徐天逸了。”

    “哦。”秦暖还在想着报复的事情,但是很快她的表情就变得十分的怪异“你说谁?徐天逸?”张大了嘴巴。

    她们都对徐天逸回来了的事情心知肚明,但是明目张胆的看到他,还是第一次啊。

    对于洛浅浅而言却是第二次,只是因为第一次没有遇上别人而已。

    而这一次,他也没有躲,直接就被洛言无看到了。

    “有点难过,不知道为什么。”洛浅浅看着秦暖苦笑。

    若说他还可以说说心里话的应该只有秦暖了。其他的人要不就是知道的没有那么多,要么就是错过了太多。

    “我懂。”秦暖轻轻地说道,将洛浅浅揽进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其实,他应该也是不放心你的。”

    洛浅浅苦笑,终究,徐天逸没有去跟即墨澄对弈,就说明了,他是尊重她的做法了。默默的守护,反倒是让她感觉更难受了。

    明明就说了,让他……如果不是她的话应该就会开心快乐了吧?

    秦暖没有问什么喜欢不喜欢的问题,很明显的问了洛浅浅也是回答不出来的,所以只能静静地陪着她。

    等从容出来的时候,洛浅浅已经在秦暖的怀里睡着了。

    “没事吧?”从容轻声问道,脸上的关心没有任何的作假。

    秦暖轻轻的摇了摇头“睡一觉就差不多了。”

    明明还有很多事没有问,但是看着洛浅浅的状态明显是问不出来了。

    洛浅浅在从容出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但还是维持着平稳的呼吸装睡。

    “别是冻到了,还是让她泡个热水澡吧?”从容看着洛浅浅的样子,也是蹙起了眉,像是担心又像是责怪。

    秦暖轻轻摇摇头“她身上有沐浴露的味道,应该是已经洗过了。”

    洛浅浅心跳顿时乱了,居然通过沐浴露的味道判断???秦暖,你是要超神吗?

    “那就好。”从容也是松了一口气,看着洛浅浅的样子,抿了抿唇“怎么感觉发生了很多事的样子?她,感觉有点……沧桑?”

    秦暖一愣,随后点了点头“是啊。”

    “明早带她去跑跑步吧?多锻炼也能缓解抑郁的心情。”从容并没有追问的意思,只是对着秦暖笑了笑“我还是喜欢那个爱笑的她。”

    “今天的笑,很假,是吧。”秦暖也是苦笑,无奈地摇摇头。

    两个人将洛浅浅衣服脱了,放进被窝之后,调暗了灯光之后,从容坐在书桌前看着随身带着的书,而秦暖去洗漱了。

    洛浅浅躺在床上,没有翻身也没有睁眼,就这么直直的躺着,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总感觉……发生的事情越来越脱离了她所能承受的范围。

    想着即墨澄的样子,心里也是有些难受。

    平时的时候,见到的即墨澄都是阳光文艺,何时见过那么脆弱那么难过那么不知所措的即墨澄?

    就像是摇摇欲坠的玉器一般,让人万分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