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做人不能言而无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蓁抿着唇,纠结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洛泱瞥见身侧好友越发冰冷的脸色,咳嗽了两声,引起她的注意。


        

桃花眼先是瞥了身侧的周锦帆一眼,紧接着又看了面前的酒瓶一眼。


        

叶蓁瞧见这一幕,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满脸诚恳的说道:“今日之事,多亏郎君出手相助,郎君所说,我本应同意。”


        

“可这美酒,却是我与洛郎君先前就约定好的,做人不能言而无信,否则与小人有何不同?“


        

眼见少年看向自己的目光,仿佛那万年寒冰般冷的渗人,她咳嗽两声。


        

连忙又补了一句:“我看不如这样,这次的酒,就先交与洛郎君和周郎君,等我下次再为郎君送来美酒?”


        

穆清风幽深的双眸看着面前少女,修长白皙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击着面前桌面,直敲的叶蓁胆颤心惊,心虚的不行。


        

好几息过后,就听少年冰凉的嗓音响起:“何时再来?”


        

咳咳,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啊。


        

时间早了,等用于明晃晃的告诉对面这洛姓少年,她之前说出的时间留有余地,可如果时间拖长。 记住网址m.biquged.com


        

她很担心自己会被眼前少年给扯成碎片,嚼吧嚼吧给吃了。


        

她犹豫了一瞬,眼见少年刚刚回暖一份的脸色,又有想冷下来的趋势。


        

连忙回答道:“两月后,两月后我一定会把郎君要的美酒送来!”


        

“一月后,我要见到美酒!不然.....“穆清风目光探究的看了少女几眼,定下了时间。


        

一月后,刚巧是郎中为她再次诊治的日子,倒是不用再找借口了。


        

少年最后两字说得很是意味深长,不然什么?


        

那结果叶蓁不敢去想,以她对这少年的所见所闻来说,她觉得,这少年完全有能力让自己一家不好过。


        

在这个时代,平民百姓对上权贵,就如同蚂蚁遇见大象,大象想要碾死谁,再容易不过了。


        

想到这里,她无视了对面洛姓少年玩味的目光,硬着头皮答应道:“好!”


        

听到少女的回复,穆清风脸色好了一丝,视线漫不经心的扫过她的脸,淡淡发问:“是何美酒?”


        

“??”叶蓁迷茫了一瞬,突然明白过来,对哦,这个时间,菊花早就都败了。


        

她哪里去摘菊花,制作菊花酒?


        

眨了眨眼,她突然想起什么,回答道:“再过几日,想必上山的梅花就要开了,到时我采摘其花,为郎君制作梅花酒。”


        

穆清风脸上露出一丝微微的满意,淡淡点头:“可!”


        

“妙哉,妙哉啊,梅花酒,与这雪天正合宜呢,穆兄,倒时可不要忘了兄弟我啊。”


        

旁边的洛泱折扇一敲掌心,嘴上赞叹出声。


        

也不知这梅花酒,喝起来是何滋味?唔.....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尝尝了。


        

穆清风端起面前茶杯,姿态优雅的品了一口,放下时,凉凉的嗓音响起:“你已有了菊花酒。”


        

那意思很明显,这酒没你的份儿。


        

洛泱闻言果断的说道:”菊花酒分你一份儿,到时.....“


        

话还没说完,就被穆清风打断:“不必。”


        

“穆兄,你这可就.....”


        

洛泱眼见好友这边说不通,只能把念头打在叶蓁身上:“小娘子到时来此,能否多带些酒?也好分与我一些?”


        

“可.....”


        

以字还没说完,她就感受到了桌后少年,投射过来的死亡视线。


        

连忙改口说道:“....能有些难,咳咳,要叫洛郎君失望了,这梅花酒制作起来,比菊花酒更费功夫。”


        

洛泱瞧见少女脸上的神色,眼角余光瞥了身侧好友一眼,突然别有深意的笑了,唰的一下打开折扇,轻扇了几下。


        

竟然没有强求:“是吗?这还真是可惜了。”


        

没事儿,这小娘子不送,他完全可以在她来县城之前,前去这小娘子家中呐,到时......嘿嘿。


        

穆清风眼尾扫过他,手指突地又敲了几下桌面,眼睑低垂,心里不知有什么打算。


        

就在这样安静的气氛中,一声非常响亮的“咕噜”声,突然响起。


        

叶蓁脸颊处爬上了丝红晕,面对少年看过来的目光,强装镇定,努力假装刚刚那声音,不是她发出来的。


        

叶铭眼角余光看到妹妹不自然的神色,在其他人说话前,抢先说道:“我饿了,刚刚那声音是我肚子在叫。”


        

神态间一派自然,就像是那不雅的叫声,根本不是他发出来的一般。


        

不过事实上,也确实不是他发出来的。


        

“哈哈哈,这倒是我们的不是了,光顾着自己吃喝,竟把你们给忘了,穆七,给小娘子和小郎君上些饭菜来。”


        

眼前这一幕,直接把洛泱给逗笑了,他唰的一声打开折扇,一边轻轻扇着,一边冲暖亭外的穆七吩咐道。


        

“主子?”穆七闻声进来,毫不客气的瞪了这人一眼,视线看向少年。


        

“去吧。”穆清风视线扫过,此时脸颊红晕依旧未退的少女,淡淡回道。


        

“是!”穆七点头应下,转身走了。


        

直到这时,叶蓁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就听她轻咳一声,说道:“怎敢麻烦几位郎君,我和哥哥一会儿去外面吃就可以了。”


        

说这话时,她的视线时不时扫过洛泱和周锦帆,所以,是不是可以把银钱给我结一下了?


        

和你们这些大佬在一起,我的小心肝,可是一直噗通噗通跳的厉害呢。


        

“这怎能叫麻烦呢?说起来,我与小娘子也算相熟了,区区一顿饭菜而已,不必计较。”


        

洛泱摇着折扇,笑眯眯的说道。


        

叶蓁看了穆清风一眼,又看了看另外两人,瞧着他们似是没有马上付钱的意思,只能压下心头的想法。


        

低声应了:“那就谢谢几位郎君了。”


        

“小娘子,饭菜已经备好,请小娘子随我来。”她话音刚落下,穆七的声音就在暖亭外响起。


        

咦?这么快的吗?叶蓁诧异了下,冲面前几人告辞后,转身和哥哥一起走出暖亭。


        

在别人家里,饭菜就算是再好吃,叶蓁吃的时候,也还是留有余地,每样都没有多吃,除了几样肉菜。


        

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