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字卷 第九十八节 众生相(求200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冯大哥,都说大恩不言谢,您的恩情,贾环定当铭记。”贾环也知道冯紫英不喜欢这种做派,但他又的确没有其他方法来报答冯紫英对自己的看重和帮助。


        

“嗯,我说了,铭记也好,报答也好,那就好好读书,争取尽早考中举人,让你们府里人都知道你贾环是个有用之人。”


        

冯紫英也听闻在书院中的同学提及过,说这贾环甚至刻苦努力,只是底子差了一些,还需要好生打磨。


        

“你宝二哥现在也改邪归正了,起码也知道在屋里看看书了,写写文章,……”


        

说到宝玉,冯紫英观察到贾环脸上掠过的一丝不屑,看来这两兄弟的隔阂嫌隙已经有点儿积重难返了,宝玉那边还好点儿,这环老三对宝玉的成见可谓根深蒂固了。


        

他也懒得多去管,等到贾环自个儿读书能成入了仕途,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好了,看到你的状态不错,我也就放心了,这春假好生休整几日,也莫要把自己逼得太紧,一张一弛才是文武之道,……”


        

冯紫英站起身来,挥了挥手,示意对方不必相送,贾环却哪里肯,自然要毕恭毕敬的送出来。


        

还未出门,便听得外边一个尖利的声音:“环哥儿,环哥儿!”


        

冯紫英一愣,却见一个妇人带着一个丫鬟一摇三晃的进来了。


        

“咦,你是……” 首发网址http://m.biquged.com


        

“姨娘,这是冯大哥。”贾环赶紧替自己母亲介绍,深怕自己母亲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冯大哥。


        

“啊,这位就是冯家大官人啊?”妇人秀眉猛地一挑,赶紧一福行礼,“妾身早就该来府上道谢了,多亏冯大官人对我家环哥儿的看顾,才能让环哥儿去青檀书院读书,今日终于能在这里见到冯大官人,委实心里喜欢。”


        

这一声接一声的大官人直把冯紫英喊得全身一阵恶寒,这大官人印象中似乎不是一个美好的称呼,有印象的似乎只有西门大官人了,难道自己真的长得像西门大官人?


        

不过这大官人的称呼倒也不算错,在大周,一般是民间用得多,官宦人家用得少,大多是不太熟悉的人对有钱有势有地位的年轻男子的尊称,这女人显然就是探春和贾环的生母赵姨娘了。


        

“姨太太客气了,这也是环哥儿自家努力,我不过是举手之劳,可当不起姨太太的这般夸赞。”冯紫英打量了一眼这女人。


        

瓜子脸,柳叶眉,嘴唇嫣红,只是脸颊太瘦,略显刻薄,却和探春生得不太挂相。


        

探春的脸庞是那种大气端庄的,不过这女人的确有几分姿色,难怪能把贾政这等假道学都能迷得三魂五道的,连去江西当学政都要把她带着。


        

看年龄也不过就是三十出头,很年轻,估计生探春的时候也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


        

“欸,环哥儿固然努力,但是若是没有大官人的提携扶持,环哥儿也一样不能行。妾身也是打听过的,那青檀书院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大官人就莫谦虚了。”妇人眉飞色舞,“今儿个大官人可是来点拨环哥儿?”


        

冯紫英打了个哈哈,“是啊,不过这大过年的,我就是来叮嘱环哥儿一番,让他莫要给自己压力太大,还是要适当劳逸结合。过年了休息消遣一下也是正理。”


        

“环哥儿,你谢过了大官人了么?”赵姨娘显然也看出了冯紫英并没有和她多说话的欲望,她也不在意,只要对自己儿子好就行。


        

“姨娘,儿子知道怎么做。”贾环也有些不耐烦。


        

对这贾府里的人,他几乎是一个都没有什么好感,除了三姐姐略微好一些外,包括自己这位生母,他都不太待见,所以他从一到书院读书,便基本上不怎么回家,与书院里同学们的相交让他更充实和愉快。


        

好不容易摆脱赵姨娘,冯紫英三步并作两步便走出贾环的院子,这才松了一口气,没走两步,便听见后边儿传来急促的呼喊声:“铿哥儿,铿哥儿,……”


        

冯紫英先还以为是赵姨娘,便不想理睬,脚步迈得更快。


        

但是那呼唤声更急,一听不像是赵姨娘,冯紫英这才停下脚步。


        

却见一个妖娆妇人带着一个丫头跑得气喘吁吁,靛青色的长裙褙子,头上云鬓摇曳,胸前一对蓓蕾跌宕起伏,煞是勾人。


        

定睛一看,却是那李纨。


        

“珠大嫂子?!”冯紫英有些惊讶,“珠大嫂子可是叫我?”


        

“铿哥儿,……”李纨似乎也觉察到了自己有些失态,定了定神,这才恢复端庄妩媚的模样,“妾身正是想找大郎,求大郎一桩事儿。”


        

赵姨娘的大官人,李纨的大郎,冯紫英觉得自己真的不是处于《红楼梦》环境了,而是在《水浒传》时代了,这一个接一个喊得自己心惊肉跳。


        

“大嫂子何出此言?什么求不求的,大嫂子有什么吩咐,只要小弟能做到,断无不允。”冯紫英其实猜到了李纨的意图。


        

其实两三年前李纨就有过这个念想,不过当时冯紫英也还没有考过春闱,所以也就没应承。


        

李纨当时也没太在意,但是现在时过境迁,再要想找冯紫英答应,李纨自己心里都没底了,尤其是这刚把贾环送进了青檀书院,这边又要求人,李纨也是个面皮薄的,若不是为了自家儿子,她也不会如此。


        

“嗯,铿哥儿,那嫂子可就直说了,环哥儿进了青檀书院之后,我家兰哥儿便茶饭不思,觉得环三叔能有如此造化,全靠铿哥儿的扶持提携,他日我家兰哥儿也是如此,不知道能不能也请大郎也帮衬一把?”


        

李纨水汪汪的眼眸看着冯紫英,满脸期盼。


        

这女人倒是端庄妩媚兼具,偏身一身素淡打扮,倒是多了几分娴雅气息,不过冯紫英可对她没兴趣。


        

不说身份特殊,乃是贾珠的寡妻,这等久旷之身,一旦沾上,只怕刮骨吸髓,便是自己练就洞玄子十三经,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家花那么多,不香么?


        

他只是纯粹用一种男人角度来打量罢了。


        

“兰哥儿现在还小,说这个有些为时过早了吧?”冯紫英皱起眉头,但他也知道这种事情好像拒绝不了,这贾环都能帮,为何贾兰却不行?


        

“嫂子没说现在就要大郎如何,但环哥儿也不过十三岁就进了书院,兰哥儿现在也十岁了,再等两三年,也就差不多了,大郎,你说是不是?”


        

李纨以前还真没有求过人。


        

往日在府里,甭管是老祖宗还是公婆,对她无不尊重几分,便是月例钱都是拿双份,加之她也是书香门第之后,所以府里上下都对颇为敬重。


        

只是再是书香门第,她也不可能把贾兰送回金陵去让自己老父亲老教导,但在这京师城里,自己致仕已久的老爹名头也就没那么好使了,而公公一家又是武勋出身,和士林文人交往不多,尤其是要进青檀书院,更不易。


        

没想到连环老三这种庶出子都能混进青檀书院,虽然李纨也承认环老三读书刻苦,但是自家兰哥儿难道就差了?


        

环老三能进,兰哥儿当然也能进!


        

但话是如此说,她虽然不明白冯紫英为何如此花心思帮贾环,但是也知道这份人情可不轻,自己要想让冯紫英帮兰哥儿一把,一样需要承这个人情。


        

被李纨左一个大郎右一个大郎喊得心头有些火起,五短身材外加烧饼,七窍流血的模样,委实让人心里膈应,这女人难道就不能换个喊法?赵姨娘喊的大官人娇滴滴晃悠悠,多好,你李纨就喊不来?


        

“大嫂子,这两三年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没准儿小弟我都不在京师城了啊。”冯紫英语气很诚恳,“另外兰哥儿现在看起来还算努力,环哥儿也是过了县试府试院试的,若是兰哥儿能过这三试,小弟自然会尽心。”


        

不给明确答复,但是却表明了态度,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虽然也觉得对方的回答情通理顺,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但是李纨又觉得好像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满意,不过要让对方满口应承保证送自己儿子进青檀书院,好像也有些说不过去,也只能这么点头应是。


        

一直到李纨带着侍女消失,冯紫英这才摇摇头,举步欲走。


        

“冯大爷为什么厚此薄彼?”


        

清脆动听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冯紫英一愣,转过身来,只见穿着一件蓝底镶月白翻羊羔毛边儿比甲,一条淡青色棉绸夹裤的俊丫头站在自己身后,目光里却有些复杂。


        

冯紫英脸色也是一喜,是鸳鸯。


        

“鸳鸯何出此言?”冯紫英扬了扬眉反问。


        

“环哥儿都能被大爷您送进书院,为何兰哥儿却这般冷遇?”鸳鸯脸色不善。


        

“冷遇?”冯紫英笑了笑,摊了摊手,“那怎么才叫不冷遇呢?立即向珠大嫂子拍胸脯,夸海口,甚至把兰哥儿叫来一阵猛夸,然后说放心没问题,保证进青檀书院,莫非这样才叫不冷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