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字卷 第九十一节 小妾,大妇(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宜修踏进院子时,还有些忐忑,但是当看到两个个头高挑丰壮的女子低垂着头迎了出来时,立时就进入了状态。


        

双目平视,嘴角微微上挑带笑,眉目含威却又面带温和,一双目光最终落在二女身上。


        

尤老娘早已经躲在了一边儿,她是没资格见这位少奶奶的,除非这位少奶奶主动要求见她。


        

尤二姐尤三姐都是双双先福了一福,莺声燕语:“见过姐姐。”


        

沈宜修目光早已经被二女吸引了过去。


        

当先的尤二姐大概就是那晴雯所说的性子单纯胆小的了,偌大一个个头,几乎要把沈宜修吓一大跳,似乎要比夫君都还要高出一头一般,抬起头来是,那碧眸高鼻却配上一个嫣红樱唇,双颊丰润,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奇异魅惑感。


        

那稍后一步的应该就是救过夫君的尤三姐了,比起尤二姐来说略矮了半个头,但是也要比自己高出许多,身材似乎比尤二姐更显得丰壮挺拔,面颊比起尤二姐更宽阔一些,灰色的眼眸和同样高耸的鼻梁,但是那张嘴却比尤二姐大许多,连那嘴唇也要厚实不少,给人却又是另外一种深刻感受。


        

给沈宜修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这两女都是胸大臀丰,或许这就是连太太都默许胡女的缘故,这两副身材委实一看似乎就是能生养的。


        

“二位妹妹免礼,莫要客气,日后就是一家人了,快快起来吧。”见二尤有就在院子里下拜的动作,沈宜修赶紧虚扶二女,让二女自行起来站定。


        

“姐姐请这边走。”尤二姐此事就充分发挥主动性,引着沈宜修进了内院。


        

沈宜修打量了一番院中,倒也小巧别致,二女也是爱洁净之人,下人们也把院里院外打扫得素净洁雅。 首发网址http://m.biquged.com


        

待沈宜修在中厅内坐定,尤二姐和尤三姐,这才从丫鬟手中端过茶,颤颤巍巍的伫立在一旁,屏声静气,待到沈宜修目光抬起来,尤二姐双手捧起茶盅,盈盈上前两步,跪下,将茶举过头顶,轻声道:“请姐姐品茶。”


        

这一次沈宜修便没有再推辞,这是当主母的接受妾室的基本程序,若是推辞反而会让对方惴惴不安了。


        

接过茶抿了一口,沈宜修点点头,“妹妹有心了,起来吧。”


        

尤二姐这才真正松了一口大气,总算是盼得云开见日出,这就意味着这位主母已经接受了她,算是允许进冯府长房了。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她便不是没名没份儿的外室了,只要再走程序,用一顶小轿抬入冯家,她就算是冯府长房有名有姓的尤二姨娘了,或者也可以叫做大尤姨娘,当然这是和她妹妹尤三姐的小尤姨娘相区别。


        

紧接着尤三姐也是同样走一趟一模一样的程序,同样跪拜,奉茶,首肯,起身,最终和自己姐姐站在一旁,再在沈宜修的同意下坐在了下首。


        

躲在门外一边旮旯里偷看的尤老娘此事也忍不住按在心窝子上,心中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两个女儿今后一辈子总算是有着落了,自己下半辈子也有了依靠。


        

这个时候沈宜修也才认真的观察打量着眼前连个眼观鼻鼻观心微微低垂着面庞,端坐在自己面前的二尤模样形象。


        

沈宜修都没有弄明白自己丈夫怎么喜欢这一类的女子。


        

这二尤都是典型的胡女,所说这二人身上也还有些汉人女子的特征,但是这皮肤白得吓人,鼻梁高耸,尤二还好一点儿,嘴巴倒是和汉人女子一般,那尤三一看就是胡女特有的大嘴丰唇,眼睛和头发就不用说了,一个碧眸,一个灰蓝色的眼睛,连头发都是一个是棕红色,一个是棕褐色,和汉人女子截然不同,也不知道这两个是同父同母所生,居然也有这么大诧异。


        

当然那最显然的除了面容特征外,也就是那胸那臀,比起汉人女子来都是要大了几个号,据说这尤二比自己都还要小一岁,尤三更是比自己小两岁,但是这身段,想到这里沈宜修都忍不住摇头啧嘴。


        

沈宜修不说话,二尤便是屏住呼吸,端坐堂下,内心又有些惶恐起来,难道说这位大奶奶对自己二人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终于放下茶盏,盖子清脆的一声响,也让二尤心中一颤。


        

“二位妹妹,此番我来也是和二位妹妹进府的事儿,……”沈宜修终于明白自己应该以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了。


        

自己不再是以前那个在沈府里边无忧无虑的女孩子了,她现在嫁为人妇,冯府长房的事儿就都要交给她管起来。


        

丈夫忙于公务,那么后宅所有一切就都要交给自己,包括丈夫这些风流韵事留下来的一堆事儿都得要她来收拾。


        

对妾室,她要恩威并济,树立威信,对婢女仆僮这些下人,她要确立主母形象,让他们明白后宅之主是谁,让他们不敢欺不能欺不会欺。


        

一听得沈宜修这么说,二尤都赶紧起身,“妹妹听姐姐吩咐。”


        

沈宜修点点头,“这马上就是年边儿上了,府里边那边也已经安排好了,以相公的意思就是今年大家就都可以在府里过一个安稳的年,所以我也想就干脆在年轻让二位妹妹进府,这样除夕夜,大家也能在一起守岁过个团团圆圆的年,不知道二位妹妹意下如何?”


        

二尤都是大喜,她们何尝不希望能早点儿进府?


        

这眼见着距离过年只有十来天了,这边儿虽说自由一些,但没名没份儿的日子着实难熬,心里边不踏实,深怕大妇打上门来把自己二人撵出去。


        

现在大石落地,如果能回府里,那就真正是冯家人了,至于说上边有主母大妇,那个大家族不是这么的?二尤也早就有这种心理准备。


        

“姐姐安排,妹妹自当遵命。”又是标准的回礼和回答,倒是让沈宜修心里也觉得满意。


        

和晴雯说的差不多,这二尤的确是小户人家的老实人,也不太想有什么心计的,虽说模样长得奇异了一些,但是谁让自己这位相公喜好独特呢?


        

“嗯,那就如此吧,二位妹妹这两日便收拾一番,我回去之后再和相公商量一番,看看这两日里哪一日是吉日,就来接二位妹妹入府,也好让二位妹妹安心。”沈宜修点头起身。


        

纳妾就没有那么多讲究,只要日子适合,一顶小轿从角门抬入,许多人家甚至连酒都懒得吃一顿便过了。


        

二尤也都是赶紧起身,送着沈宜修出门,一直到沈宜修马车离开,二女这才真正舒了一口气,相顾而笑。


        

“看样子这位奶奶还如爷所说,是个和善主子,没曾难为我们姐妹,这日后总算是能有一个安稳日子过了。”尤二姐难得的多了几句话,脸上也露出笑容,“这爷成亲之后,我便一直睡不好,成日做梦,就怕这位奶奶是个不好相与的,现在总算放心了,……”


        

尤三姐却没有自己二姐那么担心,摇了摇头,“这位少奶奶也不像姐姐所说的那么简单,我看她言谈行事也是个有主见的,兴许是性子好一些,但是若是谁要觉得她好相欺,怕是要吃大亏的。”


        

尤二姐一愣,“妹妹这话是什么意思?奶奶何等身份,谁还能相欺?难道妹妹说的是爷?”


        

“爷如何会做那等事?”尤三姐瞪了自己姐姐一眼,“姐姐莫不是觉得爷便只纳我们姐妹为妾了不成?以爷的折腾劲儿,日后肯定还会有女人进府里来的,我是说别的人莫要觉得少奶奶是个性子和善的就恃宠而骄,那便是要吃亏的。”


        

“那我们就管不着了,我们只管好我们自己,老老实实做好我们自己,把爷侍候好就是。”尤二姐一听便不在意。


        

她这段时间心思都在进府身上,现在能进府了,只消把冯紫英侍候好,另外遵规守矩莫要逾越,那边足够了,至于其他,她也没心思多过问。


        

上了马车,只剩下晴雯,沈宜修一下子便瘫软下来。


        

绷紧了精神这么久,要维系自己大妇身份,对沈宜修来说着实是一个全新挑战,她从未想过自己会以这样一种身份和形象去接受另外两个女子的奉茶,还得要拿捏腔调的表演一番,这让她觉得太累了。


        

“奶奶怎么了?”晴雯下了一脚,赶紧扶住沈宜修。


        

“没怎么,晴雯,你说我今日没什么失礼惹人笑话的地方吧?”沈宜修靠在软垫上,叹息了一声,若是以后都要这么端着,她觉得还真的有点儿累人。


        

“少奶奶怎么会这么想?少奶奶也是第一遭,便是有什么不妥的,下边人谁又敢说什么?何况少奶奶做得很好很完美。”


        

晴雯宽慰着对方,在她看来自家少奶奶还是太紧张僵硬了一些,显得有些生硬,不过想想这位奶奶也是一次行驶大妇权力,也难为她了。


        

“那就好,我就怕做得不好惹人笑话。”沈宜修松了一口气。


        

“其实少奶奶您不必这么紧张,您是奶奶,她们是姨奶奶,而且她们俩也不像是那种喜欢招惹是非的,所以少奶奶完全可以大方随意一些,日后熟悉了少奶奶的为人,她们就会逐渐喜欢敬重少奶奶的,……”


        

晴雯的话让沈宜修若有所悟,是啊,自己何必过于在意别人眼光,自己夫君在外不也是如此?自己当然不可能像夫君那般,但是在这冯府内宅,又何必那么在意其他人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