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字卷 剑吼西风 第八节 宝钗VS探春,竞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宝钗很震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时候让自己和探丫头来负责整个林家事务的清理处置,这涉及到整个林家财政状况和对所有资产人员的处理,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宝钗是持过家的,虽然薛家现在日益没落,但是自己兄长的不争气,母亲身体欠佳,都使得她时不时的要代替母亲处理很多薛家营生中的事务,而林家的情形虽然和薛家的营生有所不同,但是现在林家是处于特殊时期,一样相当繁复琐碎,甚至还更为敏感。


        

她也不知道檀郎和琏二哥是怎么考虑的。


        

虽然檀郎从未提及过他和琏二哥的关系,但是聪慧如她自然感觉得到冯紫英和贾琏之间的关系密切程度远远超过冯紫英和贾家其他任何人,无论是宝玉还是贾环乃至自己姨父,也不知道他们二人关系怎么就如此亲近了。


        

但毫无疑问琏二哥现在算是檀郎最信任的人之一,她可不认为在自己檀郎和琏二哥之间的关系上,檀郎还能居于从属关系。


        

虽说她此番前来也是抱着想要和林黛玉处好未来的“妯娌”关系,但是这种看起来是帮忙,但明显是越俎代庖的行径,会让林黛玉怎么想?


        

没准儿一个真正帮忙却会收获不满和嫌隙了。


        

探春却没有想那么多。


        

她和黛玉之间的关系更亲近,而且她也很清楚林姐姐对这等日常家务是没有多少兴趣的,便是姊妹间谈论也从未见她提起过这等事情。


        

但对于探春来说,这却是一个难得的掌家学习机会,尤其是林家这一番动荡之后,要牵扯的东西很多,可以很好的熟悉学习一番。 首发网址http://m.biquged.com


        

看着宝钗皱眉思考的神色和探春跃跃欲试的兴奋表情,冯紫英心中也好笑,宝钗要比探春大两岁,经历事情更多,考虑更周全,而探春此番还是初生牛犊,正希望有机会能锻炼自己,自然兴奋。


        

“宝妹妹可是有什么觉得不妥的地方?”冯紫英靠在椅中,显得很自然,“林妹妹那边我已经和她说了,她也很高兴,嗯,林姑父既然把林家的事情托付给琏二哥和我,我想我们俩也还是能这份处置权的,……”


        

“那妙玉姐姐那边琏二哥和冯大哥可曾问过?”宝钗微微蹙眉,轻声问道。


        

“妙玉姑娘那边?”冯紫英没想到薛宝钗还能考虑如此细致,点点头,“看来是小兄唐突了,嗯,不过小兄想问题不大,既然宝妹妹担心这个,下来我便去和妙玉姑娘说一声。”


        

“若是二位林姐姐都没有什么异议,小妹也没什么,不过小妹和三妹妹都没什么经验,恐怕许多事情还要请琏二哥和冯大哥多提点指导,莫要因为小妹和三妹妹的疏忽失误耽误了事情。”


        

宝钗滴水不漏的风格让贾琏忍不住点头赞许,而冯紫英更是笑容中带着夸赞,看在宝钗眼中也不禁绯红扑颊。


        

倒是探春相当自信,“姐姐你也莫要自谦,我们都是知晓你原来在家里管过你家营生的,薛大哥不太管事,姨妈却又身体不好,许多时候都是姐姐你在做主才是,现在你家里营生蒸蒸日上,全赖姐姐你的功劳才是,琏二哥和冯大哥怕也是想到这一点才会让你来,至于小妹么,嘻嘻,不过是跟附骥尾,学一番经验罢了。”


        

“哟,难得看到三妹妹如此谦虚,这可不像我心目中自信的三妹妹啊。”冯紫英心情不错,打趣着探春,“宝妹妹经验多了一些,不过愚兄相信三妹妹也不会逊色多少,只消稍微熟悉一下,定能够游刃有余。”


        

冯紫英的话让探春心里也是注入一抹清甜,宝姐姐虽然在薛家那边管过营生,但是也不过是多些经历罢了,探春很自信,若是给自己机会,自己一样不会做得比任何人差。


        

“冯大哥,你这话小妹可记下了,小妹要跟着宝姐姐好好学一学。”探春虽然也有几分娇羞之意,但是眉目间的英朗豪气却是更逗冯紫英喜欢,嘟着嘴道:“若是不懂的,我们也肯定是要来叨扰您和琏二哥的,这本来就该是您的家事儿了,您到时候可别不耐烦。”


        

待到贾琏把总账目簿册带来,又把已经基本确定要留在林家手老屋宅子和管理田产的几个老仆婆子领来介绍给薛宝钗和贾探春之后,冯紫英也亲自坐镇替她们镇场子,叮嘱了一番,这才算是把这交接勉强应付过来。


        

看着宝钗和探春带着莺儿和侍书立马就要进入工作状态,冯紫英也有些欣慰,不过此时他还真的有了一些其他想法。


        

“宝妹妹,三妹妹,这些账簿你们可以下来再看,反正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琏二哥后日变要陪着林妹妹扶灵去苏州,估计来来回回还要一个月左右,所以这段时间里,林家这所有事务都要劳烦两位妹妹了,因为这林家的上下还有不少遗留事务,须得要在这段时间处理好,所以我想先和二位妹妹说一说。”


        

宝钗和探春一听,立即就明白过来,这是要交待工作了,而且多半还是一些带有考较性质的工作,这也让两女都有点儿忐忑,莫非这是要考察未来持家的能力么?


        

虽然不能说二女想多了,但是冯紫英还真有点儿这方面的意思。


        

未来他的精力肯定是放在朝廷大事上,但是家里的营生肯定就要交给自己的屋里人来掌管。


        

冯家虽然实际上是都是三房掌管,但是名义上大房和二房也都各有自己的一些财产营生,未来若是宝钗和黛玉嫁过来,肯定也是要和沈氏的长房分开来的。


        

这意味着未来自己虽然是三个女人的丈夫,但是三房却都要各自开枝散叶,同时家产也都要个自己算清楚帐,因为涉及到各自的香火延续和家产传承,那么各家负责掌家的娘子能力就凸显出来了。


        

便是自家不行,起码你也有那么一两个能扛得起这副担子妾可靠的媵妾来帮助自己,以免日后影响到家庭的生计。


        

在未来,这便是三个家庭的比拼,同一个丈夫,无论是在博得丈夫欢心宠爱和信任上,还是经营管理一家营生生活,抑或对外塑造和保持家庭形象展示等等诸多方面,都一样需要面对这样一个竞争比较。


        

这个比较甚至会非常直观而激烈,而裁判就是公公婆婆和丈夫,以及整个家族周围的亲朋故友乃至丈夫的同僚同学和朋友。


        

这一点或许探春尚未意识到,毕竟她的年龄限制和对自己未来的规划还有些模糊,但是宝钗却早就想到了。


        

“这里有一份新式算术数字和计算方法,嗯,阿拉伯数字,另外这也有一份简易的新式记账法教材,你们可以一边熟悉了解林家的这些情况,一边有空闲时也学一学,……”


        

冯紫英把从段喜贵那里要来的两份学习教材交给宝钗和探春,在二女惊讶的目光中,冯紫英不慌不忙地道:“或许你们可能都听说过或者接触过,不过估计要达到熟练使用,你们还得要花些精力,但你们还有的是时间,这些东西熟悉了,对于你们日后掌家持家都会有莫大好处,可以说下边人想要蒙你们骗你们,从中贪占银子,就没那么容易了。”


        

虽然内心有无数疑问,但宝钗和探春都没有说话,要问也要等到单独和冯大哥在一起的时候来问。


        

“除了要尽快学会并熟悉这些外,对了,莺儿和侍书也可以学习,以后她们也能更好的当好你们助手,愚兄另外还打算替你们布置一个任务,嗯,算是一个要求吧,看见二位妹妹对这些方面有什么想法和建议,……”冯紫英嘴角笑容更盛。


        

宝钗和探春几乎都是面带娇嗔,还是探春更爽直:“冯大哥,我们可是来帮忙的,虽说是为林姐姐,但是您这个态度,可是把小妹和宝姐姐当成免费丫鬟来用了啊。”


        

“难道三妹妹是怕自己做不下来么?这可不像我心目中的三妹妹。”冯紫英眨眨眼睛。


        

探春气恼红了脸,忍不住想要叉腰发作,但是又觉得不够淑女,尤其是旁边宝钗还能稳得住,轻哼了一声,“冯大哥既然这般说,小妹还有什么说的?只要小妹做得到,自然不会让冯大哥失望!”


        

知道探春好胜心强,冯紫英当然要用激将法,探春一样知道自己性子,但是却不能忍受,只能乖乖入彀,尤其是在对手是宝钗时,她就更不能示弱了。


        

“其实并没有多么复杂,就是把林叔父留下来这些东西清理清楚之后,分门别类的列出来,嗯,比如金银,珠宝饰物,骨董,老物件,房宅,铺面,还有田土,琏二哥基本上都处理得差不多了,但愚兄想这些东西日后该怎么来留着,都捏在手上也不能生息,那么怎样来配置,才能让这些金银财货利益最大化呢?”冯紫英看着宝钗和探春,发出考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