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字卷 第四节 钗探初交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合适不合适要看各人,嫁给孙绍祖这等人为妻在我看来还不如给你当妾。”这一点上贾琏的态度也是越来越鲜明,他瞅了一眼冯紫英,“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孙绍祖这厮是在刀口舔血,没准儿哪天就要翻船,给你当妾听起来没那么好听,可算一算并不亏。”


        

“哦?”冯紫英愣了一下,他自己都没弄明白这贾琏说的不亏是什么意思,迎春好歹也是贾家女子,公侯人家出身给人当妾还不亏?


        

“女儿家图个什么?不就图个一身有靠么?孙绍祖能靠得住?”贾琏轻蔑地一撇嘴,“二妹妹不比大姑娘,她是庶出,要想家给人当嫡妻,要么就是填房续弦,要么就可能是家世不那么中看,人身也没说本事的,二妹妹若是能嫁个合适的,图个一身平安那也罢了,但我看老爷怕是不太喜欢这一类的。”


        

冯紫英失笑,以贾赦的性子,那当然不会选择后者,要不他哪儿去弄一笔?就算迎春嫁人之后,只怕这贾赦包括邢氏都不会放过迎春,铁定是要“勒索”不断的。


        

“可填房续弦多半人家都是有了子嗣的,孙绍祖算个例外吧,但看看其人品,只怕还不如想好一个有子嗣的好呢。”贾琏悻悻地道。


        

冯紫英摇头不语,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嫁到哪家恐怕都一样有难处和不尽人意的地方。


        

“给人当妾是名声不那么好听,但你是朝廷上下闻名的朝臣,圣眷正浓,前程似锦,就凭这一点就足以抵消其他任何不足了,而且你的性子我了解,便是对丫环侍婢都是极好的,紫英,你可知道你在咱们府上那些丫鬟心目中印象极佳,原来都说宝玉人好,但现在都被你压了一头,这可不仅仅是金钏儿和香菱的功劳,更因为你平常和这些丫鬟们说话时都是和蔼大方,便是有些小过错也是一笑置之,自然而然就让这些丫鬟们都替你说好话了。”


        

冯紫英没想到贾琏居然观察如此仔细,对自己的分析也如此透彻,自己倒是小觑了这贾琏的本事了。


        

“再说了,给你当妾又怎么了?大家知根知底,二妹妹跟了你,你也不会亏待她。”贾琏顿了一顿,才又道:“我也听得一些说法,包括林姑爷都说了,你这两年走得太顺,固然有立下大功深受皇上信任的关系,但也和你进士和庶吉士出身有很大关系,但是未来几年就不可能让你的品轶这么无休止的升了,估计就算是你立下功劳,多半也是封妻荫子那一套了,你的嫡子不用说,但是便是庶子,若是皇上开恩,那也是能得恩荫的,没准儿在襁褓里就能得个武骑尉云骑尉什么地,那也就值了。”


        

原来如此,是说这个不亏,冯紫英倒也能理解。


        

大周的勋官制度和大明不一样,因为立国时间不长,所以低级勋官尽皆是恩荫虚授为主。 记住网址m.biquged.com


        

大周规制,文官立功要么升职,要么升散阶,一般说来给恩荫的情况只有两种,一种是官当到了一定程度,品轶和散阶都不好升了,只能给恩荫勋官,可以文可以武。


        

大周规制,成年子嗣文武勋官皆可,但未成年一般只给低等武勋,所以贾琏才会说像武骑尉是最低品的从六品,云骑尉是正六品,而如果成年了,父辈立功,给个文勋如从五品的协正庶尹,正五品的修正庶尹,但文勋则不是一般人能获得的了,非父辈大功不赐,所以鲜有赏赐,而多是低级武勋。


        

虽说勋官在正式官员眼里不值一提,但它毕竟也是官身啊,若是不能走科举路,日后靠着这个混个佐贰杂官还是有希望的,这对于那些子嗣比较多而又是庶子且读书不成的人来说,无疑就算是一个出身了。


        

这贾琏,居然连贾迎春如果给自己当妾生儿子的事情都考虑进去了,可见的确是在这事儿上是花了心思的,不是信口讨好自己。


        

不是谁老爹厉害儿子就一定强,尤其是娶妻纳妾,子嗣十个八个多了去,谁能保证都能读书?


        

首辅也好,状元也好,保不准儿孙一样读书不成,但若是能凭功给自己儿子挣个勋官出身,好歹也是一个恩赏,远胜于给间铺子宅子和金银了。


        

“琏二哥,你这话就说得有些远了。”冯紫英笑着摇头,“你说的近期我怕是没什么晋升机会这倒是真的,毕竟我一个二甲进士,比人家同科榜眼探花都还升职快,真长和文弱都眼红不已,嘴上不说,其实内心也不服气得紧,若是在给我升职,估计真的就要让人难以接受了,不过一年半后,我满三年,论理也还是该升三级呢。”


        

这就是进士和其他途径的官员们的巨大差距,三年期满,从本级连升三级。


        

贾琏也是忍不住感慨,从六品连升三级就是正五品了,距离四品大员也就一线之隔,当然这一线之隔就要靠资历慢慢积累,再无复有这等连升三级的好事了。


        

贾政一辈子也就是一个从五品的员外郎,这还是太上皇恩赏的,而冯紫英明年就能超越贾政成为正牌正五品官员,可明年冯紫英也才十八岁啊。


        

“我倒是觉得不远。”贾琏正色道:“我说的也是正经话,紫英你莫要当成说笑,虽然老爷不太愿意,但是我看太太却是很看好你,若是你也愿意,我倒是愿意等到回京之后,和太太好好说一说。”


        

冯紫英愣了一愣,他还真没想到邢氏这么看得起自己,居然愿意把迎春许给自己为妾,反倒是更贪财的贾赦还不太愿意,也不知道这孙绍祖许了贾赦多少银子。


        

“琏二哥,此事我未曾想过,二妹妹是个敦厚性子,若是与我为妾,我觉得怕是有些耽误了,若是她能有更好的姻缘最好不过,但这孙绍祖,琏二哥最好还是和赦世伯与大太太多说说,毕竟也是二妹妹一辈子的事情。”冯紫英想了一想才道。


        

“紫英,你也莫要和二哥云遮雾罩地说这些没用的,我只问你一句,若是老爷太太那边允了,你愿意么?”贾琏图穷匕见。


        

一句话把冯紫英噎得说不出话来,若是放任迎春被那孙绍祖给虐待折磨死,这无疑是冯紫英不愿意见到的,但若是因此就要把迎春纳入自己房中,这又未免太夸张了。


        

沉吟了一阵,冯紫英这才踌躇着道:“琏二哥,此事我们暂且不提,等到扬州事了,回京师之后再来说吧。”


        

这个缓兵之计让贾琏不太满意,不过他也感觉得出来,冯紫英并未峻拒,这就意味着有门儿,反正现在孙绍祖那边也还定不下来,等到这边事情有个结果再来定议也不为迟。


        

冯紫英和贾琏谈得很好,那边几个姑娘也是笑语如珠,本身都是很熟悉的,这一趟却还能一块儿出门,若非是因为黛玉父亲病危一事儿,只怕还要更愉悦兴奋。


        

“这从通州出去都是北直的地盘,每年都要疏浚这边儿,……”


        

“山东那边就是冯大哥的老家?”探春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宝钗,“宝姐姐可曾去过?”


        

宝钗微微摇头,“我们一家来京师时也是一路都未曾下船,冯大哥的老家在临清,那里是北运河第一码头,比着通州更繁盛几倍,只可惜时间太紧,没法下去看看,……”


        

其实探春也知道宝钗来京师之后就未曾出过远门,不可能去过冯大哥老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这一趟南下扬州,二姐姐没问题,四丫头也没问题,唯独这宝姐姐也要去,就让她心里有些不踏实了。


        

她仔细观察过宝姐姐和冯大哥之间,似乎又没有看出一个什么来。


        

照理说既然林姐姐已经和冯大哥订亲了,宝姐姐纵然有什么想法也应该不可能了,但是能在第一时间……


        

“不如我们此番回程的时候去冯大哥府上拜会一下,宝姐姐,你觉得如何?”探春凤目圆睁,睃了一眼那边还在和琏二哥说得正起劲儿的冯大哥,发出建议。


        

“哦,那恐怕还是要看冯大哥的意思吧?二姐姐你说呢?”宝钗微笑着把臻首侧向迎春,“二姐姐这一身翠绿绸裙果真是正好合了二姐姐的模样,可谓万绿丛中一点红,……”


        

被宝钗突然拉入战场,迎春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能老老实实地道:“这是二嫂子去年冬日里说我冬春季节没甚颜色鲜艳的衣物,替我做的,也是第一次穿,……”


        

探春轻哼了一声,宝姐姐这一招斗转星移可是高明,既不回应,也没否定,还趁势把话题丢给二姐姐,这等话题二姐姐哪里回答得上来?


        

这让探春越发觉得宝姐姐有些深不可测了。


        

这一趟去扬州倒是要好好看看这位宝姐姐会有一些什么表现,还有和林丫头在一起,又会是什么样?


        

探春心中没来由的生出几分期盼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