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字卷 剑吼西风 第三节 贾琏的心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内心来说,冯紫英现在已经没有了太多最初那个时候那种猎艳心思了。


        

尤氏姊妹的入房,金钏儿和香菱成为事实上的通房丫头,可以说他就算是真正好色,这等未娶妻的时候就有四个女子相伴,也差不多了。


        

这还没有算日后会正式娶入冯家的沈宜修、薛宝钗和林黛玉三女。


        

沈宜修他不清楚,但是跟着宝钗和黛玉的莺儿和紫鹃无疑是要陪嫁过来的,宝钗和黛玉都已经或明或暗的表示过莺儿和紫鹃是绝不会被打发出去,这也意味着这两个丫头日后也会成为通房丫头,甚至日后如果有机会生下一男半女还可能被纳为妾。


        

其中关键一个原因就是这个时代中的男人都鲜有将侍妾和通房丫头这一类女子视为真正“女人”,嗯,或者说视为真正具有全部人格的女子,在很多男人心目中,这些女子就是传宗接代的工具,甚至就是泄欲工具,但冯紫英恰恰做不到这一点。


        

某种意义上具备了前世包括教育、经历在内的他来到这个时代,外部环境决定了他可以对美色没有了制约,但是却无法将这些自己身畔同床共枕过的女子视为无物,多多少少都会产生一些感情,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色欲可以控制,就像现代你不可能对和你有过一次关系纯属金钱交易的女子有多么放不下,但若是成为你的情人和小三之后,你说没有一点感情那就是假话了。


        

特别是在眼下这个时代“小三”和“情人”都是天经地义,不但具有名分,甚至还是家族和长辈鼓励的,甚至这个时代同一阶层者都是如此,毫无心理上的不适感,那么像冯紫英这种“另类”自然就更觉得头疼了。


        

就像迎春一样,容貌性格都无可挑剔,两年前贾琏随口提起,冯紫英对如果可以纳迎春为妾还怦然心动,但是现在,他可真没多少兴趣了,当然也不会拒绝,又或者像妙玉一样,哪怕是林如海希望妙玉能作为媵陪嫁进入冯家,但是冯紫英自身都没太大兴趣,若是妙玉自家不愿意,冯紫英内心还真能松一口气。


        

冯紫英有时候甚至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心态变老了,自己才十七岁不到啊,好在见到鸳鸯和探春时的习惯性撩,对晴雯和平儿仍然念念不忘,这些反应让他稍微松了一口气。


        

这说明自己心态还是符合自己这具身体的,只不过对入眼的女子更为挑剔罢了。 记住网址m.biquged.com


        

这还好,可千万别还没有穿回来几年,身体还在血气方刚的时候,心态却变成四五十岁的无欲无求的中年油腻男,那就太无趣了。


        

多了几位姑娘,加上他们各自的贴身丫鬟,这客船顿时就显得热闹起来,起码比上一次要热闹许多了。


        

七八个姑娘莺声燕语,又是三四月间正是踏青的好时节,如果不是考虑到此次出行的目的,只怕还真的像一趟轻松的出游。


        

或许如宝钗所言,她毕竟是从金陵过来的,但是对于三春来说,这样一个机会就千载难逢了。


        

平素都很少有机会出门的她们,顶多也就是去寺庙还愿祈福,要不就是在节日里去庙会转一圈,再或者就是有长辈带着的时候能出去戏园子里看看戏,就已经是很难得的休闲娱乐了。


        

像这样一趟千里之行,而且乘船出游,可以饱览从京师城经北直隶过山东到南直隶的运河胜景,对她们来说简直称得上是幸福。


        

哪怕是宝钗几年前走过这样一趟,但是那时候心境不同,和母亲兄长是以一种惶惶不可终日还要寄人篱下踏入一个陌生环境的心境乘船北上,那自然是心情截然不同的。


        

冯紫英自然是明白几个姑娘的心情的,但考虑到南下目的,自然不可能有太多的兴奋和喜悦,冯紫英却也不想让这一趟南下变得过于沉闷和压抑。


        

“各位妹妹,此番南下,几位妹妹是挂念和林妹妹的姊妹之情,愚兄先在这里感谢了,不过林姑父虽然病危,但是说实话我们大家心里都早有预计,毕竟都有大半年了,甚至超出了当初郎中的预计,所以各位妹妹也无需太过担心,一路上放宽心情,也可以看一看这一路风景。宝妹妹是走过一遭的,可能三位妹妹还没有见过,那就要请宝妹妹多辛劳一些,给几位妹妹当一回解说了,到扬州之后也好有一个好的心境能多纾解一下林妹妹的心情,……”


        

作为林黛玉的未婚夫婿,冯紫英已经可以用这种半个女婿的身份来讲这样一番话了,不失礼,这倒是让几个女孩子放松了许多,毕竟这南下一趟还是要十天时间,要一直这么憋着沉着脸,那也太难受了。


        

站在船头,冯紫英和贾琏也是感触万千。


        

“琏二哥,若是事情真的如那般,恐怕就要辛苦你了。”


        

贾琏已经成为冯紫英在贾家中最可靠的一个帮手,这等事情自然不在话下。


        

“放心吧,你琏二哥其他不行,这等事务还是得心应手的,走之前林姑爷就已经让我在帮忙处置一些田地和宅子了,扬州这边其实都差不多了,可能就剩下苏州那边还有一些,倒是紫英你这个未来女婿恐怕才是要辛苦了,林妹妹身体不佳,你可要多承担一些,……”


        

贾琏已经正式和冯紫英说了,此番处理完林家后事把林黛玉和十五万两银子送回京之后,他就打算要到扬州“定居”了,虽然冯紫英也提出了海通银庄的京师号让贾琏考虑,但是贾琏拒绝了。


        

也不知道这位琏二爷对王熙凤和他老爹有多么腻歪,才会如此决绝的要留在扬州,不过贾琏也顺口说了一句,那孙绍祖似乎和自己老爹走得越发紧了,内里有些犯禁的事情似乎还在做,这让冯紫英也是大为摇头。


        

孙绍祖在大同镇边角上搞什么冯紫英不清楚,不过作为边将,要想搞钱,无外乎就是那几条门道,条条都犯禁,当然有些呢,如果上边没态度也问题不大,无外乎就是擦边球而已,但上边如果追究下来,也还是脱不了干系。


        

但冯紫英估计以孙绍祖那等惯会弄险的性子,只怕还不止于此,而且孙绍祖在王子腾和牛继宗的帮衬下,还成功地官复原职,回大同镇担任一个游击将军去了,这可大大出乎冯紫英的预料。


        

不过一个游击而已,若是牛继宗提出来,兵部一般说来也是不会打回票的。


        

“琏二哥,赦世伯还在和孙绍祖有往来?”冯紫英忍不住又想起这事儿,多问一句。


        

一听提起这个人,贾琏脸色更难看,哼了一声才道:“这厮也不知道如何把老爷讨得了欢心,前几日里从平安州回来,还来了府里一趟,和老爷嘀嘀咕咕了半天,我也懒得理他,就没进去,不过……”


        

“怎么了?”见贾琏脸色有些迟疑,冯紫英笑道:“难道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紫英,这厮莫看着貌似粗豪,却也是一个有些心计的角色,我和他接触过几回,这厮赌性颇大,但却不似那等寻常武人,所以这么些年来据我所知他是做了不少胆大妄为刀口舔血的营生,但是出事儿也只是被免职而已,而且现在又复职,只怕还要更胆大。”


        

贾琏的话让冯紫英笑了起来,“他胆大妄为与我等何干?倒是你却需要去提醒一下赦世伯才对。”


        

“我如何没提醒?但老爷那个人,你也不是不知道,是听不进我的话的,怕是你说说兴许还有点儿作用。”贾琏苦笑着连连摇头,显然对说服自己没有半丝信心,“另外,这厮也是一个好色之辈,我听太太说,他屋里的早年殁了,便要想娶二妹妹,我是不同意的,但是老爷那里……”


        

这段孽缘还是来了?


        

冯紫英心中叹了一口气,迎春年龄也不小了,和宝钗相仿,只是比自己略小,正当谈婚论嫁的年轻了,虽然知道这绝非一桩好婚姻,但这等事情,自己却又如何阻止?


        

见冯紫英不语,贾琏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脸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冯紫英,“我也曾和太太说起过,若是让二妹妹嫁给那孙绍祖,还不如让二妹妹给紫英当妾,太太倒也没反对,只是老爷却不肯答应,……”


        

冯紫英一怔,他还真没想到贾琏居然会提这样的建议,当然他也能理解贾琏非常看好他,是想和他更进一步加深密切关系。


        

把自己亲妹妹嫁给冯紫英当妾,虽说名声难听了一点儿,但是冯紫英日后明显是有大造化的,只要能生下儿子,便是日后走恩荫都要便捷得多,对迎春这种庶出女来说,一生有靠,也不算亏。


        

“琏二哥,这不合适吧?”冯紫英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那边舱中正在和惜春、宝钗她们说着话的迎春,温婉羞怯的抿嘴捏巾模样,这么一看还颇为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