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字卷 剑吼西风 第二节 姐妹情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打发走了方有度,冯紫英让宝祥立即去请贾琏。


        

一旦林如海真的不行了,那很多事情都要发生变化,尤其是不清楚下一任两淮巡盐御史由谁来出任时,这种变数骤然加大。


        

冯紫英很清楚,在永隆帝尚未取得京师城的兵权时,这个位置实际上仍然会由太上皇来决定,哪怕永隆帝可能会和太上皇僵持一番,但最终可能也就是在某些方面获得一些补偿而已。


        

而永隆帝想要的也不过就是这些罢了,他很清楚现在他还不可能把这个位置收归己有。


        

问题是在自己离开时林如海的病情还很稳定,怎么会就突然恶化了,甚至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这让冯紫英有些疑惑。


        

当然冯紫英也知道像林如海这种病本来也就说不清楚,要按照原来郎中的判断,他已经算是很好的了,原来判断三到六个月的寿元,现在已经六个月了,发生什么情况都很正常。


        

问题是冯紫英的判断是林如海起码还可以再坚持三到六个月,现在却是连一个月都未到就不行了,这打乱了他的一些规划。


        

不得不说林如海女婿这个身份在盐商们心中还是有些分量的,虽然这随着自己在盐商群体中的立威有所淡化,但是很多原来和林如海有交情的盐商从一开始就比较倾向于合作,而自己的立威之举只是促进了这种趋势,可如果一旦林如海病亡,那新的巡盐御史上任,恐怕很多事情就会变得难以预测。


        

所以他必须要抢在新的巡盐御史走马上任之前就赶回扬州,指导着练国事他们把许多事情先做了。


        

贾琏来的很快,看样子贾府那边也是得到了消息,从贾琏略微有些悲伤的表情能看得出来。


        

“琏二哥,只怕你也要辛苦一下准备走了,三天之内我们就要南下。” 首发网址http://m.biquged.com


        

“嗯,信中所林姑父病危,恐怕这就是真的不行了,没准儿我们赶过去的时候……”贾琏摇摇头。


        

这种可能性很大,但是也只能尽人事了,但愿林如海能再拖十天半个月。


        

“府里边都知道了吧?”冯紫英问道。


        

“都知道了,老爷和老祖宗都在商量呢,你就让人来叫我了,老爷就让我先过来商议一番,回去通报给他们。”贾琏摇摇头,“这其实也没什么好商议的了,之前都说得差不多了,林姑父也有准备,只是处理后事稍微麻烦一些罢了。”


        

简单商量了一下,议定后日出发,这边贾琏去联系包船,冯紫英这边还有公务需要处理,也得要和内阁和官应震那边交代清楚。


        

不过好在这边事情早就处理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也就是官应震和户部、工部以及兵部那边扯皮的事儿。


        

冯紫英此番南下,就是要把所有该收到的银子敲定,运回京师,就算大功告成,而其他的也就不需要冯紫英事必躬亲了。


        

贾琏刚走,金钏儿就来通报,说莺儿和侍书来了。


        

莺儿?侍书?


        

这可让冯紫英有些懵,宝钗和探春的丫头来找自己?


        

“呃,她们一起来的?”


        

“不是,前脚赶后脚,嗯,都在咱们门口碰上面了。”金钏儿也有些奇怪,莺儿倒是常来府里,但主要是找香菱,而侍书却没来过,这还是第一次。


        

冯紫英略一思索,便明白了一些什么。


        

“嗯,好吧,先让莺儿进来吧。”冯紫英点点头。


        

不出冯紫英所料莺儿和侍书来的目的都是请冯紫英去一趟,各自小姐都找冯紫英有事儿。


        

“妹妹怎么想的?”冯紫英到了梨香院宝钗闺阁中,见到一脸沉静的宝钗忍不住问道:“这一趟去恐怕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回来的,如果林叔父过世,恐怕还涉及到一系列后续事情,就算是有琏二哥全权处置,那恐怕也要一些时间,要回来的话怕是要五六月间去了。”


        

“林妹妹遭遇如此事情,小妹去看望一下难道有什么不妥么?云丫头都能去陪林妹妹几个月,难道我这个当姐姐的反而不能去了?”宝钗温婉的笑容看上去总让人很舒服,“其实也不只是小妹一个人想到了,探丫头不是也要去么?”


        

冯紫英一怔,想到莺儿和侍书碰了面,虽然都没说什么,自己也是分别见了这两个丫头,但是以宝钗的聪慧岂能猜不到?


        

嗯,同理,估计探丫头也一样猜到了宝钗的想法。


        

对于宝钗理直气壮的解释,冯紫英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宝钗和黛玉的关系并没有《红楼梦》书中那么密切,甚至未必赶得上史湘云,倒是探春和黛玉之间的关系怕是最好的。


        

这等时候要去扬州,倒是真的能体现姐妹情深,但宝钗也要去,探春也要去,这可就真的让人有些觉得棘手了。


        

“你和三妹妹要去,林妹妹肯定是十分欢迎的,而且也的确能安慰林妹妹,只是这一去千里,……”冯紫英也找不到合适理由来阻止,更何况他根本也不愿意阻止,他还希望黛玉的几个闺中密友都能去,这样多陪一陪她,也宽解舒缓一下她的心境,免得悲伤过甚。


        

“冯大哥小觑小妹了,几年前小妹不也是从金陵到的京师么?”宝钗微微一笑,“难道大了几岁反而不能了?”


        

冯紫英笑着摇头,“愚兄倒不是担心这个,只是觉得妹妹……”


        

宝钗忍不住白了这个男人一眼,把脸微微侧向一边,“莫非冯大哥还不希望小妹和林妹妹之间关系更密切一些么?小妹去看望陪伴林妹妹其实不也是以后……”


        

话突然戛然而止,宝钗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脸颊都红了起来。


        

冯紫英也才恍然大悟,自己也是个榆木疙瘩,怎么就不能明白这里边的奥妙呢?


        

宝钗这已经是在为日后要和黛玉成为“妯娌”处好关系做准备了,毕竟黛玉现在已经确定了要嫁入冯家三房,而她自己也许了未来的冯家二房,这样先把关系相处密切了,日后这“妯娌”也好,姐妹也好,就要好得多了。


        

见冯紫英一脸心领神会的模样,宝钗羞得头都抬不起来了。


        

自己这位郎君有些时候深谋远虑,看事情比谁看得远看得深,但这种事情却是需要提醒才明白得过来,或许这就是做大事者的特质?


        

见宝钗羞得不行,冯紫英既觉得好笑,也有些感动,柔声道:“妹妹有心了,愚兄愚钝,却还没能想到这一出,……”


        

宝钗却是莺声燕语:“冯大哥心思都放在公事上去了,这等微末枝节,倒也无碍,何况林妹妹遇上这等事情,小妹本来也该去陪一陪,她本来身子就弱,而且自幼又没了母亲,所以多一个人作陪,能一起说说话,纾解一下心情,兴许就要好得多,小妹左右在京师城中也无事,在哪里都一样,去陪陪林妹妹也是正理儿。”


        

“嗯,还是妹妹想得周到。”冯紫英点点头,“只是探丫头她也想去,不知道政世叔那里,……”


        

宝钗去说得过去,探春去存在着什么心思,冯紫英一样隐约清楚,只是这等话却不能让宝钗知晓了。


        

想到这里冯紫英也觉得头疼,这虽然算不上是修罗场,但是想想几人都存着一些心思,还不能点明说透,表面上还要撇清,这等场合就真的太讲究了,不但是自己棘手,她们几位只怕一样是忐忑不安的。


        

在宝钗这里获知的,在探春那里也一样。


        

都是姐妹情深,理直气壮,不过探春比不得宝钗,在薛家那边她自己几乎就可以做主,她本是一个有主意的,薛姨妈历来看重,薛蟠更是干预不了,所以没啥问题。


        

但是探春不一样,她是庶出,就决定了她在家中的话语权没法和薛宝钗比,而且纵然有大义加身,但贾政和王夫人却未必应允,要找理由也很简单。


        

这就要由冯紫英去帮忙协调了。


        

好在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贾政对此没有太在意,他们的心思都放在了贾琏这一次去协调把一切后续事情处理完毕之后要带回来的银子,这才是最关键的了。


        

冯紫英索性就大大方方找到贾政说出这事儿,贾政也很是高兴,很是支持探春去扬州探望林黛玉。


        

当冯紫英回到府中时,很快侍书又传来消息说迎春和惜春都有意和他一道去扬州,这却是让冯紫英真正吃了一惊了。


        

在冯紫英看来,迎春和惜春要去扬州当然和探春与宝钗的心思不一样,不过是受到了探春和宝钗的触动。


        

这府中就这么几个女孩子,加上湘云,五个人就有三个去了,这让迎春和惜春如何坐得住,当然若是不愿意去也正常,但是去扬州一行一样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还能成全姊妹之情。


        

这么一来却是四个姑娘要去扬州,冯紫英也觉得大为头疼,但是却又没有理由阻拦,也只能由着这几个女孩子去了,但求这一趟莫要出什么意外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