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字卷 第一百三十一节 人心诡谲,叵测难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到这一帮人的态度变化,王成武笑了起来,这符合他的认知.


        

谁都知道当武夫兵头,最重要的就是的手中有兵,虽然是义军,但几个月下来,大家也都明白这个道理了.


        

现在对方竟然给出了这样一个条件,就不能不让人怦然心动.


        

"要获得这样一个优厚的条件,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就是,要解决摇天旗的人!做不到这一点,一切都是空想!"王成武语气陡然激昂,"这就是那位贵人给我们提出的条件,或者可以说就是我们卖命给官府的投名状!"


        

全场默然,没错,这就是卖命的投名状,而且是要那自家的命去搏,去搏这个机会.


        

王成武面目因为激动而变得扭曲甚至狰狞起来,双目熊熊,怒视着众人:"这个机会也许就只有这么一回,可能我们在座众人会在这一战中死去,甚至包括我在内,但是这却是我们改变我们未来命运的唯一机会,我们也许会死,但是我们的儿孙也许会因此而受惠得益,我在这里也要宣布一条,无论我们中谁战死,那么他的儿女都将有我们活下来的人负责抚养成人,并且要为其争取到属于他们父亲的那一份东西,如果有违此诺,天诛地灭,永不超生!"


        

这一个承诺实际上已经代表了在场所有人宣布了他的决定,但现在所有人已经毫无抵触情绪,甚至充满了期待的热情王成武的这个承诺起码打消了很多人的担心,那就是哪怕他们战死了,他们的儿女也能因为这一场豪赌而获得回报,这一场赌局,他们没有理由不跟!


        

*******六月廿一.


        

"王二麻子终于同意了?"姚永忠满意地点点头:"若再是不肯同心戮力,等到白云山和伯颜寨\拜堂寨的人到了,只怕他们的就没啥作用了,人贵有自知之明,王二麻子还算是识时务,那好,就按照我们约定的计划,从明日发起进攻,钻地虎那边我去打招呼,让他配合王二麻子一道,……"


        

站在姚永忠身旁的清瘦文士略微有些意外地问道:"怎么王二麻子一下子变得这么耿直了?他不是一直推三阻四找各种理由推托么?"


        

"情况不一样了,估计他也听到了白云山和伯颜寨拜堂寨两边正在南下的消息了,这厮耳朵倒是挺灵,另外我也退让了一步,答应他进了城之后,朱氏粮行的粮食都归他所有,算是额外对他远道而来的一份补偿,还有,他不是看上了曾家两个闺女么,我也应承了,由他处置,……" 记住网址m.biquged.com


        

姚永忠的话让清瘦文士稍微释疑.


        

王二麻子好色贪财,这是周遭义军中都众所周知的,不过这两个条件虽然不算什麽,但是却有损于摇天旗的名声,若非现在迫于北边两支人马正在星夜兼程赶来,大当家也不会做出这样的让步.


        

这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若是不能抢在伯颜寨拜堂寨以及白云山的人赶到之前拿下吴堡城,这局面就被动了.


        

白云山那边倒也罢了,但是伯颜寨和拜堂寨的人马实力强横,比起己方的人马只强不弱,而且听说那伯颜寨的寨主司徒横山夙来霸道,而且手中人马多是出自榆林军中,多有弓马娴熟能征惯战的军士,到时候主导权恐怕就要落到对方手中去了,大当家好不容易才营造出这样一个局面,如何能让外人来捡这样一个落地桃子?


        

所以权宜之计就是立即联合王二麻子和钻地虎那边,利用城内的内应立即打下吴堡城,无外乎就是战利品的分配上让一步罢了,打下吴堡城,立即就能引来更多的灾民流民来投,己方力量还能更进一步壮大,而且控至了吴堡城,就无须再怕被伯颜寨拜堂寨的人压一头了,主导权在己方,日后许多事情也要好安排许多.


        

单凭己方力量要单独打下吴堡城不太可能,必须要把跳涧虎和钻地虎两支人马都动起来,这样才能一鼓作气攻下吴堡城,这也是让姚永忠最着急的一点,现在总算是谈妥了.


        

王二麻子的贪婪姚永忠可以容忍,现在还需要用这支力量,甚至在攻破县城之后一段时间内都还要借重对方,王二麻子贪财好色,但得承认这厮有一手,对其麾下的士卒控至得很紧,颇受拥戴,他还需要借重对方来一道对抗伯颜寨和拜堂寨的人马.


        

至于说日后,姚永忠相信可以找到机会来解决王二麻子,但现在还要好生拉拢对方才是.


        

"大当家,那明日就要开始攻城,我们这边的准备也该到位了吧?"清瘦文士还是有些担心,因为之前王二麻子的态度实在太可疑,现在骤然转向,就算是给了对方一些承诺,但给他还是有点儿不放心,"我们和王二麻子以及钻地虎那边怎么配合?"


        

"嗯,王二麻子虽然满口答应了,但是我还是担心这厮会在其中做手脚,用佯攻来糊弄我们,只等最后坐享其成,所以我打算率领三百人过去助阵,顺带也是监视和督战,在我眼皮子底下,若是这厮都要做手脚耍花样,就别怪我日后进了城之后翻脸."姚永忠恶狠狠地道.


        

清瘦文士一惊,"大当家,您要亲自过去督阵?"


        

"若非如此,又岂能让其乖乖听命?换一个人未必能压得住这厮."姚永忠沉声道.


        

"可是你去他那边,会不会有些危险?"清瘦文士迟疑道.


        

"呵呵,若松,你觉得会有什麽危险,我会带三百人去,另外我只是督阵,又不是要去夺他的兵权火并他,他大不了就是和我打马虎眼儿,难道还要对我有什麽不轨?好歹我们还是一条路上的人,只有拿下吴堡城我们才有出路,这一点王二麻子不会不明白,否则他也不至于从青草坞跑到这吴堡城下来了."


        

姚永忠哈哈大笑,他觉得自己这个幕僚似乎真的有点儿阴谋论心态了,对谁都不放心,看谁都觉得可疑.


        

"再说了,旁边还有钻地虎一帮人呢,我早就和钻地虎那边打了招呼,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只要帮我看好王二麻子,日后进了城,我不会亏待他."


        

清瘦文士听得这么一说心里才踏实了一些.


        

三百人的确有些少了,但是如果有钻地虎那七八百人也在一起助阵,那倒是安全无虞了,钻地虎那帮人是和王二麻子走不到一路的,否则钻地虎也不至于早早就来联络己方了.


        

"既是如此,大当家也小心一些,我总觉得这一次王二麻子突然这么爽快地应承了咱们的提议有些可疑,他可不是轻易就能就范的人,……"清瘦文士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放心吧若松,我知道王二麻子的性子,这厮野心勃勃,不甘人下,所以一直不太服我,但他实力不足,一直想要吞并钻地虎那帮人,可钻地虎也不傻左右逢源,所以才有今日这种僵局,此番破城之后,我会好好和王二麻子谈一谈,若是谈得拢,自然好,谈不好,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


        

姚永忠按了按腰间的佩刀,"这厮是个人物,但若是不能为我所用,那也就只能说一声可惜了."


        

********六月廿二.


        

随着周围乱军开始集结成阵,天色刚刚亮起来,整个城上城下的气氛就紧张起来了.


        

吴堡县城太小了,以至于吴堡县城的城墙也都是西北内陆地区最典型的小城城墙.


        

两丈多高的城墙,对方夜间阻碍寻常盗匪越墙而入倒是能起一些作用,但面对这种成百数千的大军进攻,就显得有些单薄脆弱了.


        

十余骑健马从西门那边饶了过来,跟在这些人身后是带起一阵黄尘的乱军,比起王二麻子这边的阵仗,看起来都要更像模像样一些.


        

王成虎深吸了一口气,手心有些汗意,下意识地往自己身边的几名男子看了一眼.


        

刘定峰不动声色,赫连德脸色凝重,最后还是刘定峰问了一句:"就是他们么?"


        

"嗯,当先那个就是姚永忠,绰号摇天旗,绥德凤凰岭的第一条好汉,据说他的一手枪棒功夫也是十分厉害,……"


        

"王当家你们见识过?"赫连德忍不住问道.


        

"我们没有这等机会,但是听他们军中人提起过,等闲之辈,十个八个也难以近身,……"王成武的亲弟弟王成虎在一旁道:"就是他身边那个矮壮汉子,潘东麟,也是一把好手,我和他切磋过,我不是他的对手,他力大无穷,看他腰间那一对流星锤,指哪打哪,端的厉害,……"


        

刘定峰轻轻一笑,"二位王当家,我们说了,这三百人应该是姚永忠最精锐的亲卫了,也是他起家的血本,都是死硬分子,别指望能把这些人都能招募来,所以姚潘二人交给我们,而其他人就交给你们了,这可就说好了啊."


        

王成武见对方如此笃定,心中反而一安,"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