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字卷 第一百二十六节 无毒不丈夫 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赫连德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以公人身份出现,而且还要承担起这样一份重任.


        

这让他有一种兴奋莫名带来的晕眩,全身上下充斥着快感,同时又不断提醒自己不要失态,这只是第一步.


        

十天前他还只是一个奔波于道上的江湖人.


        

别以为江湖人就是吃香喝辣任取任予,那都是外人只看到最风光的一面,却看不到阴影下的一面.


        

为了门派的发展壮大,无数人在其中默默无闻地忙碌劳累,赫连德虽然自认为自己在怀庆府这边算是薄有名气了,但是距离人上人却还差得远.


        

江湖人在真正的达官贵人心目中,依然是下九流,地方上士绅们仍然不屑一顾,许多营生也是不允许他们介入,哪怕是少林也不例外.


        

接到门中传信,赫连德只能放下手中的生意,千里迢迢赶来.


        

李桂保是门中名宿,而且据说是攀上了高枝,连带着要提携一下门中昔日故交,所以来的人不少,而且都很热切.


        

到了地头上才知道这活儿不好干,外有乱军围城,虽然说大家都是风里来雨里去刀口舔血的生计,但是这种要直接和这种造反亡命之辈对上,这还是第一遭.


        

倒不是说怕死,单打独斗这种货色来上十个八个也不是对手,但是人家是成百上千一拥而上,那自己这等江湖人就有些够呛了.


        

蚁多咬死象,刀枪无眼,战场上谁能说得清楚? 首发网址http://m.biquged.com


        

但赫连德早有心理准备,天上不会掉馅饼,越是上边的人越是心狠手辣.


        

之前以为是给朝中贵人当护卫,李桂保是门中大佬,原来还有几分交情,才能给这样一个机会给自己,这算是相当看顾昔日情分了.


        

没想到情形大出意外,居然是要充作巡抚大人的亲兵使用,而且一来就要上大招.


        

刘定峰看着身旁这个伙伴,感觉到对方内心的激动,他何尝不是如此?


        

查抄士绅大户,这等美差,他们从未想过,以前可能可能做梦都没想过,居然这种事情会轮到他们来执行.


        

巡抚大人和知县大人没有交待太多,只说断然拿下,如有反抗,格杀勿论,有这样的令旨,几乎就是奉命杀人了.


        

比起江湖上那等搏杀还要考虑后果,那可太畅快了,以至于刘定峰都不得不提前给一帮子像是打了鸡血的汉子们再三打招呼,听从命令,不得擅自动手.


        

"贺巡检贺大人?"褐衫老者惊疑不定地看着挺胸腆肚身着公服,一副正人君子模样的肥胖男子,"这是何意啊?"


        

清了清嗓子,肥胖男子目不斜视,从袖中掣出一纸文书:"奉知县大人钧令:兹有吴堡县民屈德兆一门十七人,不思君恩,勾结乱军青涧匪贼跳涧虎王二麻子一党,祸乱地方,危害一方,今指令立即查抄该家,查捕人犯,……"


        

三下五除二,矮胖男子一气呵成将手中简短的手书钧令念完,抹了一把额际的汗珠,便迅速退后,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这些生面孔了.


        

他是知晓这屈家不是善类,宅中是私藏着江湖人的,甚至他还一直怀疑有江洋大盗也藏匿其中,这些他都向知县大人禀报过的.


        

至于说屈家的孝敬,那有过么?记不得了.


        

刘定峰深吸了一口气,按了按腰间的窄锋刀,有些不太适应,但是还是可用,冒充龙禁尉,这可是罪在不赦,但是有巡抚大人扛着,怕什麽?


        

褐衫老者根本就没有理睬那个巡检司的副巡检,从九品的官儿,给他脸了,竟然敢打上门来,但是这背后突然站出来的一位,才让他悚然一惊.


        

都是生面孔,而且明显不是本地人,他感觉到脊背上一丝凉意.


        

刘定峰手中腰牌一亮,一个类似于Ω特别形状但下缀呈方形的铜质腰牌呈现在眼前,在门上的灯笼光下,熠熠生辉.


        

褐衫老者也算是见过世面的,脸色骤变:"龙禁尉?你们是龙禁尉?吴堡县哪里来什麽龙禁尉?你们敢伪造龙禁尉腰牌,也不怕诛九族?"


        

刘定峰笑了起来,"伪造龙禁尉腰牌,屈公,你说我们不怕诛九族,这贺巡检还在这一旁呢,他可是这吴堡县衙的巡检,难道他不怕诛灭九族?再说了,那边曾家我们也一样有人,张巡检在那边儿,你觉得从知县夏大人到张贺两位巡检,这吴堡县衙门里的人都喜欢用诛灭九族来开玩笑?"


        

听得刘定峰说到街另一头的曾家也被围上了,褐衫老者心中一沉,立即就明白了这些人的来意,哪里是什麽勾结乱军,还不是冲着东门上屈家那一百多号家丁去的,曾家也一样,……


        

"这位大人贵姓,屈某在吴堡县也算是薄有名声,犬子在山西镇……"褐衫老者的话语再度被刘定峰打断:"屈公,这些话留到县衙里去说吧,好了,龙禁尉办案,所有人站立原地,不得妄动,否则,以谋反论处,格杀勿论!"


        

没等褐衫老者再说什麽,两个如狼似虎的衙役已经先行扑了上来,架起褐衫老者便往一边走,紧接着刘定峰带来的人便鱼贯而入,在衙役们的配合下,迅速控至了整个宅院,抄家便大张旗鼓的开始了.


        

褐衫老者脸色灰白,一边挣扎一边求饶:"这位爷,屈家从未得罪龙禁尉,夏大人那里但有所求无不从命,为何如此对待屈家?"


        

"哦,屈公好像忘了这乱军围城,前几日连城外乡绅都知道保家守城,可好像屈家百余人却只知道在宅中享乐,一直到夏大人勒令上城守卫,屈家人守了东城,却干了些什麽?难道还要我一一点明说出来么?跳涧虎王二麻子那边,你们见过几次?关帝庙外边街口那家钱家,你们屈家怎么说的,好像你们屈家的粮铺还有几千石粮食吧?粟米半个月前就涨到五两一石,呵呵,还有价无市,每日就卖二十石就不卖了,这是要做什麽?"


        

一连串的问话问得褐衫老者脸色煞白,身体摇摇欲坠,再也支撑不起,软软地瘫倒在地,嘴里兀自不甘地道:"大人,大人,但有所需,屈家无不从命,只求能放屈家上下一条性命,……"


        

刘定峰莞尔一笑,"屈公这时候如此好说话,又是何苦来哉?据说城中有人与城外乱军勾结,意欲献城,不知道屈公可知晓?"


        

"献城?哪有此事?"褐衫老者骇然,"老朽再是愚钝,也不至于如此不智,王二麻子那边老朽只是想要买一条逃生路罢了,何来献城一说?"


        

"哦?"刘定峰冷笑一声,"屈公没有,其他人呢?难道屈公能替其他人打包票?"


        

"其他人?"褐衫老者茫然不知所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不明白对方什麽意思.


        

刘定峰冷冷地横了对方一眼,不再多言,一挥手,赫连德便押着两个衙役将褐衫老者拖了出去,拖到半路,褐衫老者福至心灵,猛然醒悟过来:"大人,大人,老朽知道,老朽知道,正要检举城中大户曾国喜,与城外钻地虎勾结,意欲献城,还曾经拉拢老朽,但被老朽拒绝,……"


        

刘定峰终于笑了起来,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很好,屈公终于醒悟,亡羊补牢,犹未晚矣,到县衙里可要说一五一十所清楚,可千万莫要冤枉了好人,但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说完,刘定峰一摆手,赫连德便把褐衫老者推搡出门,至于说如何处置,这不是他能过问的,自然有冯大人来决定.


        

就在屈家被一干人一网打尽时,街的另一头,曾家的宅门已经被民壮用大木撞开,几名围墙上的弓箭手被外边的江湖好手用暗器打了下来,而府邸大门一被撞开,也就意味着抵抗只会变成一边倒的屠杀.


        

李桂保并没有亲自参与而是将这一切交给了副手楚云飞配合县丞执行,曾家比起屈家显然更坚决,更不为所动.


        

官府的勒令并没有让他们放弃警惕,所以最终演变成强攻.


        

但是这种私人宅邸便是围墙再高峻也显然无法抵挡得住数百民壮的强攻,短暂的僵持和厮杀之后府门便被撞破,民壮在一干江湖人士的率领下蜂拥而入,到这个时候,李桂保才好整以暇地与县丞二人迈步进入.


        

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按照屈家的检举,对曾家的老少妇孺和一草一木进行检搜,务求将这一桩勾结乱军意欲献城的谋反大案办成永不翻身的"铁案".


        

所以这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