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字卷 第八十七节 戏园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了马车,便奔那园子去了。


        

冯紫英走之前两月,那园子便已经开始动工,距今已经快是一年的事儿了,也难怪柳湘莲他们着急。


        

这十多万两银子砸进去,便是泥地都能砸出一个大坑来了,这快一年了,却还半点进益都没见着,还得要不断的花销,换谁都难受。


        

从咸宜坊到南熏坊,要么就得要绕着北边儿走鸣玉坊、积庆坊、昭回靖恭坊、保大坊,要么就得要走南边儿,走阜财坊、大时雍坊、这边儿,要论路程都差不多。


        

平日里走南边儿多一些,毕竟六部、三法司和五军都督府大部分衙门都在这边儿,所以今儿个冯紫英让马车走北边儿绕一圈,许久没在京师城里走动了,没地有些陌生了。


        

马车过了鸣玉坊,便走了崇国寺街,,然后绕行兴化寺胡同,最后绕上皇墙北大街,一直到宛平县衙门口,然后继续向西一直到天师庵草场再折向南,走了一段再转向西时,便看到了那一处幽雅不失大气的宅院。


        

冯紫英有些惊讶,“那是哪里?”


        

“那便是适景园啊,缮国公石家的园子,前明成国公朱能的园子,大周建立之后,那成国公朱家便衰败下去,但是始终不肯卖这个园子,而缮国公赐宅就挨着这个园子,前几年吧,石家就把这园子给盘了下来,据说要准备好生整修一番,不过……”


        

柳湘莲对着京中的景物是耳熟目详,成日里在这城里奔走,既要登台,还要琢磨着早一日把自个儿的戏园子给折腾起来,为了少花钱多办事儿,所以一双腿也是跑遍了全城。


        

冯紫英知道柳湘莲话语里的不过是什么意思。


        

缮国公石家现在有难了。


        

石光珏的所作所为,尤其是他贪墨的二十万两银子,足以把整个石家打入地狱。


        

贪墨不是问题,这年头千里做官只为财,哪个当官的不想捞钱?


        

但是捞钱既要讲规矩,也要讲尺度,你这石光珏上任宁夏镇总兵就敢捞了二十万两银子,这银子里边有兵血,有商人们供奉的输往草原的军器物资给你的孝敬,随便哪一条论罪都是当斩。


        

这也罢了,只要没惹出大乱子,被御史们查到了,凭着你这一身勋贵国公之后,再怎么太上皇和皇上也会给你几分薄面,无外乎就是削职为民,剥夺爵位便是了。


        

但现在你弄出了这么大一个宁夏之乱来,嗯,甚至还把甘肃镇给卷进去,这朝廷为了解决这宁夏甘肃镇的叛乱,前前后后总计恐怕要花上几百万两银子,这还没算这民间死伤无数的百姓。


        

你说这等情况下,你石家如何能脱得了干系?


        

御史们本身就是最恨这些武勋们的了,便是没事儿都要想法设法都要挑出毛病来,现在可好,送上案板的肉,都察院岂能放过?


        

虽然不知道石光珏此案究竟进展如何了,但是在离开甘州之前,杨鹤便已经让手下御史们在宁夏镇那边开始调查,估计这一次那位张姓御史回来之后,就要掀起狂风骤雨了。


        

前日里都察院便已经动手,开始调查石光珏从宁夏镇前期送回来的八万两银子去向,据说已经牵扯到了太上皇身边的一名内侍,所以暂时还没有太大动静。


        

但冯紫英知道,这事儿没那么容易了解,便是皇上想要把此事按住,都察院那帮人也不会轻易罢休。


        

这帮御史们都是铁脑袋,只要认定的事情,定要折腾出一二来,对皇家也好,武勋也好,龙禁尉也好,更是兴致盎然。


        

若是能因此被贬官外出,那在士林中的名声铁定又能大涨一截,日后回来便又是升官的机会。


        

冯紫英甚至听到过乔师都对此颇为头疼。


        

你说这帮人愣头青吧,又都是秉公无私,但有时候就未免不顾大局了。


        

但是对御史们来说,大局不是他们考虑的,他们只需要履行职责,所以这就需要有几个手腕了得的都御史、副都御使、佥都御史来驾驭都察院,否则一百多号御史,以当下的官场风气,还不得把大周折腾个底朝天。


        

冯紫英讶异的瞟了一眼柳湘莲,柳湘莲立即就感觉到了,笑了笑道:“前日忠顺王那位长史邀请我去明月楼和蒋琪官合作,无意间说起了这事儿,对了,贾家的宝二爷也在,……”


        

冯紫英摇摇头,忠顺王府看样子也不是安分之地,这等秘闻居然是从忠顺王府里传出来,要么就是忠顺王有意放出,要么就是忠顺王狂妄自大,根本不忌讳这些了。


        

不过不得不说这柳湘莲现在京中也混得不错,这等消息自己也是刚刚从练国事那里知晓,柳湘莲居然比自己知道还快。


        

“还有么?”冯紫英也知道这一次宁夏之役恐怕对武勋群体也有些冲击,缮国公石家,治国公马家,恐怕都脱不了干系。


        

“当然还有那位马夏马将军了,他被龙禁尉押回京中就直接打入了诏狱。”柳湘莲笑着道:“据说十多万两银票分成了好几家钱铺银庄,龙禁尉都一一核查,估计还会牵扯到不少人,马家家主马尚早就进宫请罪,据说在殿外跪了半日,皇上倒是安抚了一番,只说会查明秉公处理,后来又去太上皇那里求见太上皇,太上皇却不见,……”


        

冯紫英摇摇头,马家如何,他不确定,但是石家恐怕是难逃厄运了,当下就算是能开海举债,但要来银子哪里又有这等查处这些武勋家族来得快?


        

只是这等手法却非长久之计,也不合适常用,便是皇上去年在浙江默许了乔师和杨鹤的动作,也引起了很多反应。


        

毕竟牵扯人员都是士绅官员,若真是那么一两家倒也说得过去,但牵扯到数十官员,而且都是以贪墨渎职论处,这难免会引起士人官员们的警惕和反弹。


        

正思索间却已经到了园子边儿上,一下车便见到了海阔天空的大门,依然颇具一番气象了。


        

却见那薛蟠正叉着腰舞弄着折扇满头大汗的看着内里,很有些指点江山的架势。


        

柳湘莲也摇摇头,沉声道:“这厮被我教训了一顿,便改了许多,倒也能派上些守家护院的用场了。”


        

“教训了一顿?”冯紫英讶然,站住脚,“他如何招惹你了?”


        

柳湘莲轻蔑的撇了撇嘴,“这厮成日里追蜂逐蝶,在这戏班子里上下其手,人家碍于他是东家都不好说话,有一日便惹恼了我,便是一顿好打,这厮倒是一个性情中人,挨了打回家睡了几日之后反倒是清醒了不少,便再也不在这班子里边作妖了,我便吩咐一些事情,他也能做,估摸着他家中也是敲打了他一番。”


        

柳湘莲在这大半年时间里已经寻摸了不少角儿搭起了也该不小的班子。


        

他本身名气颇大,台上功夫了得,自然也有人愿意跟随,加上现在盘下这样大一个戏园子,投入巨资来经营,也被有心人看在眼里。


        

一来二去也就有了一些名气,一些小班子便也愿意合作,日后这戏园子开张,也能来表演一二。


        

“咦,大郎,你可总算是来了!”终于看到了冯紫英,薛蟠大喜过望,一趟子就跑了过来,那份喜悦和兴奋溢于言表发自内心,这让冯紫英也是颇为意外之余也有些触动。


        

“文龙兄,好久不见?”冯紫英和对方见过礼,“看样子文龙兄这段时间都是在这里扎着啊,是不是觉得生活更充实了?”


        

“嗨,还不都是柳二郎这般折腾哥哥,我说我不是这块料子,他让我便是在这里当一尊菩萨站着,说总能让这些个工匠力夫们有些收敛,莫要让他们把咱们这里边的老物件给糟蹋了。”薛蟠也是无奈,“我妹妹也是成日里敦促我,还说这些钱大头都是咱家出的,那被作践了,亏得也是咱家,我想也是啊,左右无事便来看看,……”


        

“文龙兄若是能因此收心养性,那也是好事啊。”冯紫英也笑了,“这戏园子花销那么大,若是日后不能有收益,那你们薛家亏大了,我冯紫英的口碑也差了,柳大哥的名声也败了,那可真的是三输,……”


        

一行人便往里走了一圈,边说边看。


        

冯紫英也发现果然不同凡响,这十几万两银子花得还是值得,原来的戏台子起码扩大了一倍,而周遭的观众席全部被拆除重建。


        

两层楼的弧形台座已经建成,全是大木梁栋,朱漆碧瓦,形成一圈台座。


        

后边是古柏森森,还有一处莲池,居然还有一个水榭在其中。


        

凉风徐徐而来,沿着这弧形游廊穿廊而过,简直就是一等一的纳凉所在,二楼便是所谓的雅阁包房,后端都有一圈游廊,贵客们便可从后方游廊楼梯进入各间包房。


        

冯紫英粗略的算了一下,这二楼包房大大消息便有一二十间,这楼下和场中都所谓散座,便是容纳普通客人。


        

“预计什么时候能完成开业?”冯紫英背负双手,微微颔首,的确是花了一番心思,从规划设计到建造完成,一年时间能做成,的确不容易。


        

“回大爷,预计十月便能开业。”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冯紫英一怔之后,却看见那贾芸微微拱手,眉宇间也尽是精明中夹杂着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