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字卷 第八十三节 我回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顶点] http://www.biquge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自己母亲的打算,尤三姐自然也是说不上个什么不妥的。


        

哪个父母不指望自己女儿嫁个好人家,贫贱夫妻百事哀,嫁个穷苦人家,没个根底儿的,或者是男人性子差的,既没本事,还喜好吃喝嫖赌高乐的,那这一辈子就毁了。


        

她只是看不惯自己母亲这等趋炎附势,过于直白露骨了,像冯家这等高门大户,岂有看不出你这等小户人家的妇人打算?


        

这般作势,没地自跌身份不说,而且还容易引来人家的轻贱,反而断了结交攀附的机会。


        

尤三姐本人就是一个豪爽性子,加之本身年龄也还不大,之前自然也就懒得多想其他,今儿个被自己母亲这么一说,反倒是让她有些着相了,第二日见了冯紫英,一起上路时却没有了往日那般洒脱。


        

倒是那尤二姐却被自己母亲说动了一番心思,觉得若是能给冯紫英这般高门大户的公子作妾,似乎也不失为一个好归宿,却也胜于那等嫁个寻常人家受苦。


        

而且她也知道自己这等容貌,寻常人家也未必能接受,若是公公婆婆都是看不惯,只怕就得要受一辈子苦楚,没准儿被寻个由头休了也未可知。


        

反倒是这等高门大户见得多了,自己只是作妾,又非正妻,只要讨得郎君喜欢,那便胜过其他,若是再能生下一男半女,那后半生也就稳了。


        

冯紫英倒也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尤三姐这丫头变得安静沉默了许多,说话行事也没了往日那般大大咧咧,这反倒让他有些不习惯了。


        

尤氏一家是雇了二辆大车,一辆车拉些寻常箱笼物事,尤家败落已久,也没什么值钱物事,所以也就一辆大车便把整个家中能带的物事都戴上了。


        

尤老娘和尤二姐母女二人乘坐一辆车,倒是那尤三姐雇了一头健骡骑乘,把一个男儿模样扮得有模有样。


        

“今儿个怎么了,为何没精打采的?这眼眶儿也乌青麻黑的,没休息好?”冯紫英和尤三姐并肩骑行,只是这健骡虽壮,却如何能与军中选出的健马相比?倒把尤三姐那边显得更矮了一些。


        

尤三姐也清楚自己的心境已经被昨晚母亲的话给搅乱了。


        

之前还不觉得,陡然间发现这马上就要进京了,这京师城可不比那甘州,遍地高门望族,自己这一家子却投奔那未曾蒙面过的大姐,也不知道人家会怎么看待自己这一家?


        

母亲倒是在甘州城里应对惯了,颜面便是丢了几分也不觉得,只是对三姐儿自己来说,心里却就有些从未有过的畏怯了。


        

若是被人家瞧不起,甚至视为是来攀附打秋风混日子的,没地这贾家未必就真的合适了。


        

只是这进了京只怕就未必由得了自己了,大姐是一家主母,怕是个要做主的人,自己母亲和姐姐在这等事情上都做不得主的,只怕啥事儿都得要由大姐来安排了。


        

“也没什么,就是有些没睡好。”尤三姐竭力压抑住内心有些烦躁的心绪,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和寻常无异,“冯大哥,我们这怕是要拖累你们一行的行程吧?”


        

“也说不上,这固原镇境内本身也不太安稳,走慢一些更稳妥。”冯紫英笑了笑,“你们进京之后有何打算?”


        

“不知道。”尤三姐有些茫然地摇摇头,“母亲只说在甘州过不下去了,加上二姐那边也要尽早安排,所以也只能进京了,也不知道我们那大姐性情如何,冯大哥可认识?”


        

“珍大嫂子我只见过一面,是个能干人,不过东府……”冯紫英忍不住摇摇头,他还真不好说这等昧心话。


        

“怎么了?”尤三姐见状心中一惊。


        

“这在人背后说人本来是不好的,不过珍大哥这个人是没啥的,就是太喜欢高乐,对家里也不怎么管,下边一干人便有些不管不顾的放纵,珍大嫂子当然没啥,但是你们这一家人只怕就……”


        

冯紫英再度摇头,让尤三姐心下一下子凉了大半截,连声音都有些颤了,“那该如何是好?”


        

“那也不必着急,若是进了京,先寻个地方安稳下来,然后再去东府那边打听一下,看看情况,另外你二姐亲事那边也可以打探一下,看看有无方略。”


        

冯紫英倒是没想那么多,这些话便是当着贾珍贾蓉他也敢说。


        

“先询问你家大姐如何安顿你们,是直接进府,还是如何,你们自个儿也得心里有数,……,另外这些话你也莫要当着你母亲说,莫要让你母亲觉得是我在背后说人小话了,……”


        

尤三姐此时心境都有些乱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好一阵后才强忍住内心的慌乱道:“谢谢冯大哥了,我知道怎么办。”


        

见尤三姐脸色都有些变了,而话语里也是言不由衷,冯紫英便又道:“三姐儿,你也莫要忧心,这京师城那般大,哪里不能寻一碗饭吃?若真是有难处,便来找我,总会有你们一个安排。左右此次回京之后我短期内是不会再离开了,这翰林院读书修史我可是撂下太多了。”


        

冯紫英这话让尤三姐脸皮一下子变烧红了起来,一是第一次喊明她女儿身份,二是那一句“总有一个安排”,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莫不是真的要把自己和姐姐纳为妾?只是他尚未娶妻,难道要让自己和姐姐给他当外室?


        

听说京师城里达官贵人很是流行这般,生了儿子便可以带回家中纳为妾,难道非得要姐姐和自己替她生下儿子才能带回去?


        

这一刻尤三姐是心慌意乱之余也有些恼怒。


        

自己何曾想过这些,这家伙居然心思这般龌龊,居然就存着要要把自己姐姐一并收房的心思了!


        

冯紫英哪里知晓自己就这么无心一句话居然就引来尤三姐这么多遐想,这其实还是昨晚尤老娘一番“灌输”让尤三姐有了先入为主的概念,觉得这冯紫英真的存着某种不良心思了。


        

见这丫头脸色都有些变了,冯紫英也觉得此女真的有点儿意思。


        

有这般武艺,却又还是像一个不懂事务的女孩子一般,居然会为了进京之后的处境如此恐惧担心,但转念一想,这丫头其实也就是一个没见过大世面的小丫头,无外乎就是跟着一个方外人学了一身武技罢了,其他和寻常女孩子并无两样。


        

这年头武艺高强也不能当饭吃,要么你去镖局当镖师,要么就是给大户人家当保镖护院,可那人家都要男子。


        

要么就就是去抛头露面江湖卖解或者戏台上去演角儿,至于说那要闯荡江湖,那真的都是话本小说里的故事了。


        

从兰州卫过固原再到庆阳府,就可以直接进入榆林镇辖地了,到了延安府,再往上行便到了榆林,再沿着长城边儿上走,这一路都是驿道,道路状况算是省里边最好的了,毕竟主要粮草补给线路都是沿着这一线,这样一直向西到大同。


        

这一路行来,尤家母女三人也就跟着冯紫英一行,也方便了许多,既无边军的骚扰,在驿站中歇息时也能得到照顾,可谓一路顺畅,一直到大同。


        

这又是冯家段家的老窝子,各种来拜会送礼的络绎不绝,看得那尤老娘也是眼热无比,对冯紫英的态度也是越发热络起来,甚至还撺掇着二姐三姐轮番端茶递水,帮着张罗,弄得冯紫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从大同开始到京中这一线治安状况也就要好许多了,再无像甘肃宁夏那等乱状,所以冯紫英也就和尤家母女道别,加快进度进京。


        

这也让尤家母女颇为不舍,一直念叨着到京城定要好好感谢一番。


        

后半截冯紫英一行人就走得相当快了,从大同到京师城,也就只用了十来日时间便急匆匆赶到。


        

望着那巍峨的京师城,冯紫英终于可以舒一口气,这已经是八月末了,这一走就是半年多时间,想一想自己出草原进戈壁,这一趟行来怕不是有万里地,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自己这一个实打实的读书人,前面一条还未曾做到,这后面一条居然就抢先做到了。


        

回到京师城,冯紫英也不敢怠慢,连家门都没有回,便径直去兵部缴令。


        

先把兵部那边文书送到,然后还去了文渊阁那边,也就是内阁所在,又去了通政司,将柴、杨乃至自己父亲的公文书函都尽皆送到,这才算是把自己的任务告一段落。


        

至于说翰林院那边,冯紫英准备缓一缓,等到明日再去找黄汝良报到,总得要人喘口气不是?


        

本来时午间就到了,但是这几个衙门走到,文书公函一一递进去,签了收押,一一办完,回到丰城胡同时,已经是申正了。


        

看到那从去年就开始整修的宅院,比起半年多年自己离开时的模样,似乎又有了一些变化,冯紫英摸了摸自己晒得黝黑的脸膛,忍不住想要喊一声,我回来了。